亲爱的爸爸,其实我们想对你说,你不是赚钱的机器,在家庭中,孩子也想要成长过程的记忆里有你。

我先生从事保险业务工作,跟我一样,工作时间相对弹性,但我们工作的领域相去甚远。一开始交往时,我的同学跟他身边的同事,都很好奇这样的组合,到底是怎样发生的?而其实我们也在交往结婚乃至于养育子女的过程中,一直在寻找我们之间的共同性何在。我想是我们都很向往自由,喜欢自己规画生活吧,也因如此,我们想选择一种,不同的育儿方式。

有一天早上,我应邀到我先生所处保险业务单位去讲课,课题是有关保险跟戏剧间的关系。想当然尔,我们就把一岁的孩子也一起带出门,我讲课的席间,孩子的爸爸带着孩子坐在一旁,他也似懂非懂地看着妈妈说学逗唱,累了就趴在爸爸同事的身上睡着了。

我跟我先生都常带孩子到工作的场所,除了我先生希望孩子知道爸妈工作赚钱不容易,也希望让孩子知道爸妈在关心什么,在为什么而努力?工作时身边的同事是什么样子?工作不只是赚钱,更是将自身才能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一出戏是怎样成形?保险业务除了签约如何待客如亲?我们身教言教,就希望把这过程当作是孩子学龄前的 Baby boss。(同场加映:人,为什么一定要工作?

因着工作的关系,曾让我有机会拜访民歌之母陶晓清,在我还未成为母亲之前,就非常羡慕陶姐与长子马世芳先生之间的关系。两人在其领域都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像是作着不一样的事,却是在广播跟音乐界,有着密不可分的传承,还有爸爸亮轩的作家身分,一家的书香与乐声,美食与友谊,成为马世芳先生成长时最好的养分,而现在我们所看见的他们,两个世代不只合作、还有对话。

如果,这样的亲子关系是我们所向往的,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如果我们为了生活选择双薪,把白天跟下午的美好时光,都留给保姆或婆婆,只用下班后那所剩无几的精力,跟尚未被污染的情绪去与孩子相处,那孩子跟爸妈会是几分熟呢?

如果是单薪家庭,爸爸带着薪水挤了车下班,看见太太抱着小孩在看电视,笑得乐不可支,会不会埋怨一整天待在家里的太太跟小孩,不知职场疾苦?或是反过来,孩子闹脾气大哭,会不会换来爸爸一句,“妳整天在家没干嘛,怎么小孩还都带不好?”(推荐思考:新女性之声:家庭主妇的时代来临了

父亲跟母亲带着工作家庭不同的频率,与孩子相遇,在一天当中仅剩不多的时间里,试图磨合出一致的共识,传递一样的价值,还要撇除情绪的波动,抵挡时间造成的压力,三者不同年纪不同需求的人,要达成融合度极高的沟通,是不是很不容易?

在怀孕的后期,我跟先生都不约而同地减低了工作量,他可能没有每天到公司报到,我则要把导演的工作适度的分配出去。孩子出生后,为了多陪伴他,我们的确也遇到可能要降职或是薪资降低的处境,但这不是牺牲,这是选择。

因着我先生以前的餐饮专才,他在家的时间,除了自我的休闲及工作之外,还要负责家里的家事,拖地洗碗,买煮三餐。不只如此,连我的月子都是他作的,而我一半的时间照顾小孩,另外一半的时间也一样在家进行着剧本的编写跟企划搜集资料。我跟先生真的是一人一半的,分配着这个家中赚钱养家与养育孩子的工作,像承载着火车运行的两条铁轨,不偏不倚。

或许在现今社会,工作跟育儿还是两件很难不被划开的领域,似乎工作时育儿就会无法专注,育儿时工作孩子也会让孩子过早社会化。于是爸爸或爸妈为了赚奶粉钱,只用很少的时间来参与孩子成长,当孩子已经学会翻滚、爬行、用汤匙吃饭这些进度,都不是亲眼看见,而是听别人说的。

我们错过的,已不是存摺金额可以弥补得回来的。

为何有些父母只会要求孩子成绩,却不问他们心情,这绝对跟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多寡有关。因为我们对孩子的观察不足,只能用这样非常“客观”标准去评量小孩,事实上是,我们可能就是跟他不熟。慢慢地,我们简化他成为考试读书的机器,他也简化我们为赚钱的大叔跟打扫家里的阿姨。这绝对是我们彼此都不乐见的。(推荐阅读:【王迪诗专栏】你替孩子安排的“名牌”之路,是他想要的吗?

时间是你最珍贵的礼物,因为你只有一生那么多的时间。你可以多赚金钱,但不能多赚时间。因此,当你付出时间给某人,乃是将你生命的一部分送给他,而那是绝对要不回来的,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时间是你所能给人最大的礼物。华里克牧师

妈妈是孩子的地,爸爸,你就是孩子的天。别让他望着你,只望得见你的背影,除了工作赚钱,你还是太太最好的支柱,孩子最温暖的依靠,这个家最忠实的保护。而这一切都需要付出时间。(推荐阅读:亲密是教养的起点,带孩子“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