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像爸妈一样快速被逼着长大,能更专注于梦想的实践,但是为什么,要追求一个看得见的未来,这么难?

爸爸的30岁

4年级生的爸爸,16岁,离开自己的家,工作,扛起一家子的生计,供两个妹妹和弟弟读书,30岁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标会买了戒指,娶了我妈,那时候还没有“裸婚”这个名词,但是他们已经是“裸婚”的实践者了。(延伸阅读:裸婚边缘也要幸福相守!婚礼省钱小撇步

31那一年,我出生了,我们还没有家,没有健保的民国七〇年代,他们为了发烧的我,当掉了他们唯一拥有结婚戒指,对4年级生而言,是被环境逼迫着要成长的年代,人家都说那是个赚钱容易的年代,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们,是比我们更必须早熟的年代,比我们容易吗?

如果爸爸还在的话,一定会搬出一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让你知道,如果不努力,有再多的赚钱机会,都轮不到你。

妈妈的30岁

5年级生的妈妈,高中毕业,18岁就开始到工厂工作,24岁结婚,25岁有了我,25岁的我,还在准备教师证考试呢,社会大学的门都还没踏进半步,后来有了妹妹跟弟弟,妈妈就在家里照顾小孩,没有出去工作了。


(图片来源

一直记得小时候那间进门还有几个往下的阶梯,黑黑暗暗的租赁房屋,在我们拥有自己的家之前,我们是在那里生活的,记得小时候,我们总是会全家一起坐在客厅里面,边做手工边看电视,妈妈的生活就是家人跟家里,那时候,他也不过30出头。

一直到我们都高中大学了,妈妈才又开始出去工作,对于5年级的他们,比我们提早,放弃了更多。

6年级的30岁

6年级后段班的朋友,前几年结婚了,却在通讯软体上面,询问我来新加坡的工作机会,我问他:“你老公肯吗?”“肯啊!”他回答的爽快,看来是两个人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情了,6年级生,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背负着30而立的家庭观,婚姻不代表着要放弃自己的梦想,超过了30岁,不代表我们就要放弃作梦的能力。(推荐阅读:写给三十岁:完整人生不该只是一张结婚证书

和他讨论着来新加坡工作的事情,我觉得在电脑另一端的他,比我,有更大的勇气,他愿意将自己放到一个未知的未来,跳出他自己的幸福,来换取不一样的视野,30岁,好像可以有不一样的风景。

7年级的我,的30岁

7年级生的我,好像被延迟长大了,我说的不是那种能不能独立生活,或者工作能力强不强这一类的,而是一种心态上面的“长大”,书读得比爸爸妈妈还要多,却没有办法,像爸爸能够用一项专业技术作一份能够养家活口的工作;妈妈30岁那年已经生了三个小孩,我却连个要一起牵手的人都没有,听着妈妈说:“像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好像一点反驳的能力也没有;爸爸36岁那年就打造了我们的家,现在我们却是要算着用几辈子的薪水,才有办法买一个小壳;于是我们住在家里的大人们为我们建造的房子里面,还在做着梦,想着要怎么样才可让自己飞得高一点,我们还在相信梦想,还没有长大…...


(图片来源

我是听着五月天长大的七年级生,30年的岁月里面,超过了一半的时间都有五月天的陪伴,所以我相信,只要有梦想,就有支持自己往前的力量,于是我在这里─新加坡,我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不太一样,我想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不是对的?(同场加映:女人过了25,为什么不能再有自己的梦想?

7年级的我们,其实是有点幸运的,因为我们走过了经济最好的台湾,我们也从最简单的时候开始,电视的三台,到现在的上百个频道,我们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从抠机到手机,从拨接网路到现在的网路吃到饱,我们在一个小时候无法想像的世界生活着,但可惜的,这也是一个对我们不太好的时代,以前人好像只要努力就可以看到未来,但对我们来说,未来好像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只能埋头努力着,不敢抬头......。

7年级的我,的30岁,像是五月天说的那样,是后青春期,还在摸索,还在迷惘,虽然没有得以在30岁的时候成为 somebody,但是,30岁,其实还不太迟,去做一件事情吧,你想了很久却一直没做的事,某一个梦想,每天一点一点地去尝试完成他吧,从埋头努力着的日日中抬起头,把怀里一直揣着的那颗鸡蛋,拿出来,看看,那个叫做梦想的东西,是否还在?

一起加油吧,迎接我们的“后青春期”。


(来看四月专题,回顾那条 20,30,40 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