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几岁,你正要脱去穿了十几年的学生外衣,终于要成为一个社会新鲜人。这之间你会有许多迷惘与不安,你会害怕自己不够优秀,写给每个人初踏社会的“第一步”,让我们一起来读读给新鲜人的一封信。(推荐阅读:

大学毕业时,我认为只要努力、表现杰出,就能让每个人刮目相看。我搬到纽约市东村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住下来,专注于――好吧,应该说是沉迷于――我的未来。我写下一份目标清单,甚至把它钉在浴室门后,每次上厕所时都可以紧盯着那些我想完成的事情。

一年后,我申请到罗德奖学金到牛津大学进修,当时我正在纽约市政府为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效劳。他为我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宣布我荣获奖学金,并邀请我家人和大学校长光荣地坐在前排,共享喜悦。隔天,纽约《每日新闻》(Daily News)的标题刊登:“市府终于出了天才”。大学母校在招生简章中也大幅刊出我的相关报导。于是我负笈英国,攻读政治学。

看起来很厉害,对吧?只不过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在英国,我并不开心,也交不到好友。一年后,我辍学了,搬回老家,和困惑不解、时而愤怒的父母同住。没人了解我为什么会放弃罗德奖学金。大学校长说我让学校蒙羞,我觉得很丢脸,把自己关在幼时的房间内,鲜少外出。我坐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啜泣,看着运动奖杯积尘蒙灰,整个人感觉也快长蜘蛛网了。 我很快就发现,用功读书及努力工作让我达成目标,却忽略了内心的真正想望。我的自尊已经和“累积成就”、“赢得好评”紧密交织。一旦我不再成功,自我意识也随之破灭了。“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一再对朋友这么说。(延伸阅读:

雪柔在这本书里提出一个强而有力的问题:“如果你毫无畏惧,你会怎么做?”回想那段坐在房间地板上的日子,我知道那是一种恐惧,而且那感觉持续了很久。

我的故事并不特别,如今我指导的许多学生也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更多的学生需要知道,踏入社会时感到心慌、担忧、纳闷,都是很正常的反应。身为女性领袖培育协会(Girls Leadership Institute)的共同创办人,我鼓励她们接纳这种不安感,以自己的方式培养领导力。 现在我该怎么办?

我收到很多令应届毕业生感到恐慌的问题,但是那些问题归结到底,其实都是同一件事:“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跟她们解释,感到困惑是很正常的,二十几岁的人生向来混乱,过程往往痛苦。她们期待听到我进一步阐述,当我没继续说时,她们感到失望,又继续追问:“你只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好了。”(你会喜欢:

那个问题其实就是症结的一大部分。当我们走出校园、踏入职场时,我们不太需要聆听他人怎么说,我们更需要听的是自己的心声。其实,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下一步,像天造地设的爱情那样等着你。为什么我们还要苦苦寻找呢?为什么还期待别人告诉我们怎么做呢?

可惜的是,很多年轻女性并未受过倾听心声的训练,外界灌输她们的观念是:你必须想尽办法脱颖而出,有一条“正确的道路”可以迈向成功。没错,走在那条路上可以得到许多鼓励,但是我们的内在心声也会遭到突袭。我们需要聆听心声,以便帮助我们了解与展现感受,坦然面对失败,直接因应冲突。心声有如罗盘,它会帮你找到“现在我该怎么办?”的答案。

现在我可以坦承,我从来就不想去英国攻读政治理论,我只是想成为罗德学者――只是想赢得奖项,让人肯定我很特别。当初我要是能够诚实回答“我真的想到英国研究已逝白人写的论文吗?”那可以省去很多的不快。要是我当时倾听了自己的心声,应该会做出不同决定。

打破规则

很多学生努力追求完美,想拥有高不可攀的三冠王宝座:品学兼优、多才多艺、魅力过人。这让她们饱受压力的困扰1。然而,就连追求完美时,她们也牵制了自己,回避可能有损其亮丽形象的机会和挑战。她们要确定答案正确无误后才发言,不敢选修有趣但艰难的课程或追求不一定能达成的目标。为了维持完美无瑕的记录,甘愿放弃学习与成长的经验。当教授、家长、生涯谘询师纷纷警告,脱离“正确道路”可能导致人生失意、不幸福时,又更加深了她们追求“正确道路”的执念。(你会喜欢:

这些讯息,再加上自然产生的困惑,让一些应届毕业生乱了阵脚,也就是所谓的“大四耳光”(senior year slap in the face)。这时你发现自己你必须单独做决策,承担后果:万一那份工作无法达成我想要的目标怎么办?万一我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万一我讨厌研究所呢?万一我做错决定呢?这些问题之所以出现,并不是因为我们无路可循,而是因为我们以为只有一条唯一的道路。不确定性应该是刺激好奇心和思考,但是在此情况下却激发了恐惧。

学习接纳不确定性是自我发现的第一步。为了找出属于自己你的路径,你应该开始倾听内在的心声,了解自己你的想法和感受、你真正在乎什么。你不需要马上找出热情与人生志业,那通常需要时间的酝酿,但你确实需要避免自己成为人生的过客。

很多女性习惯了性别规范,难以鼓起勇气冒险、畅所欲言。社会教我们先迎合他人,再取悦自己,导致我们与内在的心声更加疏离。积极倾听真实感受并非与生俱来的能力,而是需要练习的。幸好,这些技巧就像肌肉一样,愈常使用,会变得愈加坚韧。(推荐阅读:

以“正眼看人”为例,不是每个人都能自然和人目光相接,有些文化认为,那样做不太礼貌。很多人需要努力练习,天天做才会习惯。有时我们心情好,双眼可以直盯着对方;有时又突然失去勇气,刻意回避目光。练习是让我们熟练的唯一方法。

你正在想什么?

读到这句话时,你可能听到脑中浮现一个声音,也许它是说:“我饿了。”或是“我想看一下我的脸书。”这些都是掠过我们脑中的真实想法。仔细聆听这个声音不表示你疯了,而是你注意到内在发生了什么事。 多年来,每当我认识新的人,总是立刻想和他或她成为朋友。我经常微笑、发问、自嘲。但是某天我突然想到:我从来没停下来自问是否真的喜欢那个刚认识的人,就以为让对方喜欢我是我的任务。一旦我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感受以后,我的行为就变了。在交友方面,我变得更加深思熟虑,那也为我划清更好的界线,减少了麻烦。

你内在的心声说了什么?在你开口前,先帮你修饰想法吗?它说“我已经受够了朋友约我见面老是迟到”吗?它说“别再打断我的话”吗?它说“你其实对眼前那个男人没兴趣,反倒你对他旁边那个女孩比较有兴趣……这表示你是同性恋”吗?(最后那句肯定是我的想法)。想法会驱动行动,如果你不仔细聆听,可能会让别人来驱动你的行动。 相信我,当你愈常仔细聆听时,那个声音会愈来愈大。最近,我上班时,顺道去了老地方买咖啡,我是那里的常客,所以享有折扣,但是那天店员忘了,多收我几毛钱。当下,我的直觉反应是算了吧,就别提了。我不希望对方觉得我很严苛或爱计较,但是我听到脑中随即响起另一个声音:“不是应该是一块二吗?”我的嘴巴跟着重复了一遍……对方一听,马上道歉,找回多收的钱。

这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例子了。我的用意就在这里,你可以在最平凡的时刻练习聆听,然后说出那声音。也许是在餐厅里更换点餐,或是找室友们坐下来谈她们忽略已久的杂务。(传简讯或是把纸条贴在冰箱门上不算数,你必须说出来)

每次聆听内在的心声,接着采取行动,就是在锻炼肌肉,养成习惯。这样一来,当老板给你年薪三万五美元,你想要四万美元时,你已经准备好说出来了。当你练习到这种状态时,就更往你自己真正想过的人生又迈进了一步。(你会喜欢:

跨出第一步,别老是想着一次攻顶

当梦想逐渐成型,切记,有坚定的抱负是好事,但是给自己不合理的压力就不妙了。

有句名言说:“每天做一件你害怕的事。”这我可受不了。别让这类似是而非的言论阻碍你向前。有谁希望自己每天被吓得半死?改成“每天做一件让你有点紧张的事”呢?我知道这句话念起来没那么顺口,但是有意义的改变正是这样发生的。

二十多岁的嘉里丝梦想开一家面包店,但是没钱创业,也不想为了存钱边念书边利用周末兼差。于是,她白天上班,晚上每周两天在纽约市的一家面包店里实习,渐渐地朝目标迈进。

现在的你有什么目标?如果整个目标感觉太远大了,不妨试着把它分成小阶段,逐步达成。小目标比较好管理,可以免除焦虑、完美主义、自卑等等阻碍进步的毒素。如果你不敢在职场上大胆直言,但知道那是成功必要的,以下是一些可行的第一步:

• 列出大胆直言的所有优点。花点时间认识同事,如此一来,你大胆直言时比较不会焦虑。 • 和上司谈谈你想大胆直言的目标。 • 在说出来之前,先写下来。 • 和比较熟悉的人练习大胆直言,例如父母、朋友或信赖的同事。(推荐阅读:

决定小目标以后,订出日期和实践的时间。当你采取这些小步骤时,会变得更有自信,也更放心。一旦觉得举手发言的时候到了,你就能办到。 另外,多多仰赖同侪,即使他们的目标和自己不同也没关系。这些人不见得要是你的导师,也不见得要知道他们的下一步是什么。他们只需要像你那样尝试,能够提供意见与鼓励,帮你跨出下一步就行了。

最糟会是怎样?

当你害怕冒险时,自问两个问题也很有效:“最糟会是怎样?”及“我能接受那种情况吗?”对多数人来说,做最坏的打算可以减少风险的神祕感。以大胆直言为例,最糟的情况可能包括:“我说错了”、“我讲的方式不对”、“别人会评断我”。

这些都很有可能发生,因为每个人都可能遇到。把焦点放在负面结果上,只会让人更加恐惧。说错话并不表示你笨,而是表示你尝试过了。你也应该花点时间思考最好的情况:你说对了,清楚表达个人的想法,也解决问题或帮助团队。

焦虑就像廉价的外带餐,是踏入社会后的常态,即使是看起来老神在在的同侪,也有焦虑的时候。感到害怕不需要手足无措,开始聆听内在的心声不需要先知道这辈子想做什么,甚至不需要知道今晚想做什么。 有些经验很辛苦,但熬过去是值得的;有些经验只是单纯地不适合你。如果你感到悲惨,受尽了折磨,那就放下离开吧,但是不要像我以前那样,坐在卧室的地板上哭好几周,别因为人生转错弯而惩罚自己。欧普拉最近在毕业典礼演讲时提到:“世上没有所谓的失败,失败只是人生想要我们改走其他的方向罢了。”(推荐阅读:

你可以舔舐伤口,哭肿双眼,再重新上路。当我们担心别人怎么想时,就忘了自己的主张;当我们寻求他人的认同,想要事事追求完美时,也疏忽了内心的罗盘。我们常误把外在形象看得比真实自我还重要。你应该持续倾听内在的心声,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迈开小步。

我在南非的一所高中演讲时,第一次提起我放弃罗德奖学金的事。(没错,我很怕公开提起那件事,所以跑到地球的另一端才敢说出来)演讲结束时,大家沉默了半晌,接着学生及家长都站起来欢呼。我才终于明白我的经验不是该隐藏起来的错误,那也是我挺身而进、追求真实自我的开始。

 

更多勇往直前的建议,都在《给社会新鲜人的挺身而进》

给社会新鲜人的挺身而进  分享会】

这一次,为自己挺身而进!女人迷与天下杂志出版携手合办,邀请到女人迷共同创办人张玮轩以及薰衣草森林创办人林庭妃分享, 想告诉全天下的女人,妳,就是改变的起点。来一场台湾版的挺身而进吧!

活动时间:2015/5/8(五)19:00-21:00(18:30 开放入场)
活动地点:金石堂城中店(台北市重庆南路一段119号)

本次活动采免费报名,席次有限,请事先报名:报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