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蒋勋曾这么说。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花样年华》

不会的。我不会
跟着你的瘟疫
蔓延,客死异乡
我要为你永远
守住这庄园
每个季节为你
慵懒假寐
为你开窗缤纷
无论这次你
是观光客或归人尽管什么
也不用留给我
我要穿着你最中意的衣服
写着你最喜欢的诗

-鲸向海,〈自己想像的爱情〉,《大雄》

// 以诗之名〉〉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安静的爱你 

说起悲伤的时候

已经渐渐不那么纯粹了
那是因为知道自己
不再是一个可以简单去看海的少年
广大的湛蓝的海被无心地经过
在懵懂地转瞬间
星月一沉 忽然就无比地年老

却依然还想念可以眺望的岸
听潮水唤来星光
指尖上的露水豢养着猫
街巷底的小理发店暗着
灯微微一盏
往下走就是海
渔船好骚动地想出发

浸在记忆里的春天
如今是颓圮的港口
只有风,还是旧旧的温柔

——孙梓评,〈春岸〉

// 想永远记得,那风的温柔、那悲伤可以很单纯的日子、我们最初的模样。

以诗之名〉〉给最初的我们 

你是我的半截的诗,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


——海子《半截的诗》

// 白色情人节,祝福大家和约翰蓝侬与小野洋子一样,爱的狂热 爱的真切。

以诗之名〉〉想和你把风景都看透
 
 
 

生命 
既不是圆满 
也不是缺憾 
不过是一个沉重的试验 
要不断地 
用信仰来驱除无望 
用爱来补偿孤单

——蒋勋,〈祝福〉

// 好多个生活、好多个过客、好多个爱人、好多个悲喜,成就我们的生命,生命,就该尽其所能的去爱,为所爱的人,戴上一轮上弦月。

以诗之名〉〉即使世界不断让你失望,还是要相信爱 

给你 其实一行就够了 可是对你的怀念
就像夏至的阳光 炽热 鲜红 悠远
就像切断的莲藕 弱小 白皙 纤细的丝
愈拉愈长 因此 我才了解 对你的爱恋
永远无法一刀两断 要向你说的话永远
无法言简意赅 于是 我就要写十四行
来想你 缠你 先写三行半 运用意象
暗喻我扯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再写三行半
平铺直叙我难以舍弃的 对你的情感 接着
四行 是要解释怕你看不懂 我字里行间
深藏的意义 后在十三行之前空下一行 让你思考
等你都明白了 再让你看最后两行

给你我所能给的 并且等待你的拒绝
流泪 是我想你时唯一的自由

——王添源,《给你十四行》

// 爱啊,其实三个字就够了,可我就要写十四行来,缠你。

以诗之名〉〉流泪,是我想你时唯一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