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的钢琴调音师许君贤的故事。他一生默默躲在舞台背后,昨日他逝世,今天我们想把掌声留给他。

香港电台昨日罕有地在 FB 刊登一则悼念词,不是政商明星也非港台高官,悼念的,是香港最佳耳朵,一位80岁的钢琴调音师许君贤。

“我好记得六年多前第一次见佢,第一感觉系,边度走个老人家出黎,但见大家都识佢,而且都好开心见佢,当日负责弹琴个乐手一见佢就话,今日有许师傅,我放心晒。”香港文化中心舞台监督李绽容接受访问时,形容这个礼貌斯文,让香港所有顶级钢琴家放心的许师傅专注、专业。(推荐阅读:热情与执着撑起那音符与五线谱的梦

许师傅不单快且准,更能人所不能,在嘈杂的环境下依然气定神闲,调出完美音律。“好多调音师要现场绝对安静,唔系就调不到,”与大师合作30年的香港管弦乐团舞台经理陈国义说,“他唔怕嘈,台上人来人往,一边与我倾计,三扒两拨就调好。”活是现代武林高手,谈笑间出招快狠准。

动人的琴音,来自钢琴每个音的三条弦产生的共鸣,如何平衡三条弦拉力的微差造成妙韵,就是调音师的功架,即如大厨调味,多一分太咸少一分寡淡。许师傅靠的,是一双最灵敏专业的耳朶。“香港大部分调音师都要靠电子仪器测音,他就不用,全靠耳朵,一听就知。”

许师傅被誉为全港最顶级的调音师,可他还是努力“练功”,五十多岁还到着名的德国琴厂 Steinway 深造。除了钢琴,香港极少人懂得调律的古键琴,也是由许师傅负责。

香港所有专业钢琴都经过他的手,港大、中大、所有演奏厅、港台的钢琴,都是许师傅悉心呵护的孩子。

“许师傅为第四台调音多年,以往绝大部份的录音及音乐会,均由许师傅为钢琴调音。第四台十分怀念许君贤先生,并对他的家人致以慰问。”港台第四台形容许君贤是调音界“德高望重”的前辈。

许君贤早年在通利琴行后转到演艺学院驻场,桃李满门,许师傅离开演艺已是七旬人生。退而不休,过去十年要等他调的琴还是大排长龙。重情义的许师傅总笑说是在还债,还敬他重他的人情债。

“试过一个音乐会,另一个调琴师调极都唔能够令乐手满意,个乐手特登打俾许师傅,要佢黎。”李绽容说。预约太满,一般要许师傅调音要排期,但大师一听是要演出的老友,会即时现身。陈国义经历最深最多,“试过好多次管弦乐团表演前个琴总是调不好,只好急call 许师傅救亡。”

一生游走弦与弦间,找寻音波频率规律,由1秒10个波动调到9... 8... 7... 6... 5... 4... 3... 2... 1.5... 1... 0.5... 0.4... 0.3... 0.2... 0.1... 0,一个称为“纯”的境界。许师傅本人,亦已炉火纯青。“他是全港最好的调音师,让全港最顶级的钢琴家最安心的人,江湖地位无人可代。”

30年交情,陈国义看到许师傅平时沉静专注的另一面,“佢好讲得笑,30年,我们甜酸苦辣都会讲。”由工作的夥伴变老友,每每在附近工作,都会与陈国义茶聚。

专注、专业以外,许师傅还专一。“几十年,每次坐低,他叫的,都是奶茶,菠萝油。”

香港一代调音师昨日不敌胰脏癌离世,享年80岁。一生在舞台背后默默表演,掌声都让给台前的演奏家。今天,让我们为您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