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让你愿意维持满是思念的远距离恋爱?作者柴说,当你真遇上了,便明白原来爱是很难用条件取舍的。

两年半之前,我做了一个可能是今生在感情面最勇敢也最荒唐的决定。在迈向二字头年纪末端的日子,离开了同居三年多的情人,因为一封信、一些浓稠却细碎的线索、一个可能还太单薄的吻,和妳开启了我们十二小时日夜颠倒、隔着远远大海的远距离感情。(延伸阅读:

每每回想起来都还感觉这样事情极为疯狂。身旁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在美国待了太久而不免成为硬蕊实际主义者的人,一半替我担心,一半笑我傻,感情不就是每日生活的累积吗?若能够拥有陪伴,何苦一个人?

不在远距离感情中的人时常难以理解我们的选择。孤单是一项极为强大的情感能量,在无法经常相见的感情中又被更为放大。但爱情可能还有比逃避孤单更为重要的事,至少对我而言,我想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让我觉得可以安心回去的地方,一份归属。(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

一年之中,我们真正能好好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加加总总差不多是一个月。在这十二分之一的感情之外,我们经常都是,对海遥望。我在美东白天工作的空档,想着妳加班中的晚餐;在黑透了的纽约小巷想着妳上班的路程,台中市区的交通,那修缮已久的文心路和晨间的摩托车车潮。然后终于能够回到妳身边,我们做着最生活的事。接送妳下班,买菜,讨论工作的细节,和城市的改变,彷佛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妳说这是不是爱情?

有时候我想着妳是在替我维护城市的记忆。我们的日子,在对视之中覆盖了时空的距离。若是这一年台湾大大小小的政治活动成就了什么,也许是人们感觉和国家靠近了一些。家乡本不该是人们想急速逃离的岛。常听到海外的游子说:台湾回不去了,薪资低劣、城市文化发展缓慢、媒体民风保守、政治动乱。听到这些话语时,我会想着我们那十二分之一的感情,充满着尚未被解决的现实面问题,但我们在一起,和我们所爱的城市,感受它的每一个脉动,共同悲伤欢喜。若这还不是爱情。(推荐阅读:

假若能迁徙至没有人认得出我们的国度,不再有管束和责任,进入两人世界,多么美好。但我们将失去凝视的对象、语言的脉络、将感情付诸意义的城市。我看着妳的背脊,想着我爱妳是因为妳潜藏的无尽神秘,更是因为妳所代表的归属,一个我不会停止遥望的场域。有时候那十二分之一就是我的所有。

 

更多爱的日常幽微记忆,都在 Chai 柴 的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