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主题“女人,妳可以定义自己的美”,我们整理了许多相关文章:非洲女人,美的疼痛你口中的缺陷,让我与众不同《女人的房间》摄影集。而作者 KangHao 则想从实际面切入,该如何让“胖女孩也很美”不再只是矫情口号?我们需要一个差异能舒服并存的社会。(推荐阅读:别用“秩序”打压我!偷窥狂与性少数的真实心声

那天,我收到讯息,希望女人迷的专栏作家们,可以依着三月份的主题“女人,妳可以定义自己的美”来安排作家们的写作。当然主编并没有要求我一定要配合,但我一直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中。如今三月已经过了一半,我迟迟未动笔,原因是我不知道身为一个生理男性要如何书写不同(生理)女人的美,凭什么是由我来替她们书写?可是我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提出我的看法,来跟其他篇文章对话。

比起“女人,妳可以定义自己的美”,我更想要去问:“女人,妳如何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到底那些说“女人,妳可以定义自己的美”的女性主义者,你们是站在什么立场、拥有什么条件,今天可以登高一呼说:“女人呀!你们要做自己身体的主人”?难道胸罩广告,把高矮胖瘦的女孩一字排开,诉求“the perfect body”,女人就真的取得“主动性”了吗?难道美国模特儿圈,出了一位白斑黑人女孩,我们就可以说“女人掌握了美丽的诠释权”吗?我们需要改变的究竟是怎么样的性别处境?


维多莉亚的秘密 The Perfect Body 广告过后,有一群女人自发聚集,
穿上黑背心与内裤,拍摄了属于她们心目中的 Perfect Body 广告。
图片来源

胖女孩也很美,然后呢?

还记得某一次出差,公司让我搭高铁去洽公。上车时,我身边坐着一位穿着蓝底白点点洋装的胖女孩。有搭过高铁的人都知道,高铁的座位对于一般体型的人来说,携带一个包包或手提行李都还算舒适,可是当时我旁边的那位胖女孩,却一副挤得受不了的样子,她的肉几乎都溢出座位之外,而挤压到我的座位。她见我坐下后被她挤压到多次调整姿势,便连忙向我说:“抱歉!”,而后紧缩着身子,决定委屈自己,把被她“侵占”的部分座位还给我。

我相信比起我的不舒服,她揪着身体一定比我更不舒服。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们希望高矮胖瘦的人,都可以不用因为自己的身形与外貌而遭到歧视,那么高铁车厢的座位配置,是不是能够划设出一个给身材较为巨大的人,让他们可以购买“空间拓展票”一类的票券,还给他们一个舒适的旅程?


高铁座位的标准化,其实是空间权力的展现 (图片来源:sizzle0209・CC

我们的社会上,各式各样的空间都非常的“现代”。我们习惯在建筑与空间设计中寻求标准化,每个椅子都设计得一样大,所以“现代人”,其实就是要想尽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能够“放得进”那些空间。前面所说的这个过程,就是现代化的过程。人的身体开始有一个标准、人的身体成为需要被控制的对象。可是这跟我们现在诉求“多元差异”的身体是相互冲突的状况。

胖女孩搭高铁所产生的不适感,揭开空间设计的黑暗面,它就是直接了当地告诉她:“抱歉,我们的座位就是那么一丁点大,别人都坐得下,但是妳坐不下去,妳要不要考虑一下该减肥了?”。

这种“成为现代人”的呼吁,其实就是空间权力的展现,就是歧视。我们长期以来所坚信的理性、标准化与单一化等价值观主导了空间权力,进而产生排除不适合的人的歧视效果。这种歧视的力量很强大,绝非找几个高矮胖瘦女孩,自信地穿着内衣,拍几张照片就能有所翻转。我相信我们是打从心底觉得胖女孩也很美,可是在她的日常生活经验中,却没有让她觉得身为一个胖女孩有什么好处,那“胖女孩也很美”的说法,就会让人觉得矫情。我们一方面说要看见差异、尊重多元,可是却没有生产一个足以让人家得以展现差异与多元的空间。(同场加映:看不见的问题,是因为出不了门

男人总是占据比较多的空间

我以为这种搭交通工具的不适感,只要是胖子都会有相同的经验,可是男女仍然有别。

同样是我自己搭乘高铁的经验,当时我买到三人座位的中间座位。我上车时发现靠窗是一名中年胖男人,待我入座后,靠走道竟然又是一名中年胖男人,我便被两个庞然大物夹击。他们两人各自占据我座位的一部分,我简直“左右为难”。旅程中,我不断调整姿势、移动身体,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可是真的没办法,真的太拥挤了!令人感到不悦的是,我不断暗示这两位男士,他们仍然稳如泰山,继续张开他们的脚、打开他们的报纸与玩起 iPad。

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在公共空间,特别是大众运输工具,男人经常都占据较多的空间。男人坐着时,腿总是张得特别开、报纸也摊得特别开。胖男人更是了,他们彷佛“自动获得”占据较多空间的授权。相较之下,蓝底白点点洋装的胖女孩可就没有两脚张得特别开,反倒是卷缩起来。一般而言,女人在公共空间中仍然被假设是占据较少空间的一群人。(推荐阅读:你听过 Manterrupting 吗?

在公共空间中,同样体型的男人与女人,得到不尽相同的对待。胖男人的身体超越座位界线,但他不必因为有可能会影响别人而调整自己,可是胖女人就得调整自己的坐姿。虽然男女在座位使用上的不平等并非空间设计者的初衷,但我们的社会的确存在着这样的不平等。

成就另类美的代价

所以,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坚定地做一个“大号美女”所要付出的代价。这不仅是性别议题,也是身体与空间的政治。由于我们车厢座位的单一化设计,即使妳觉得自己很有自信、很美,可是妳还是得买商务舱才可以享受到比较舒适的座位。要是妳没有那么多钱,抱歉,妳还是得乖乖地,自己想办法塞进那对妳而言狭小到不行的座位(阶级政治)。


身体与空间的政治无所不在(图片来源:SkyLuke8 ・CC)

当这个社会所有的制度跟空间设计,没有一项是对胖女孩友善的情况下,我们对身体自主的呼喊其实就沦为空话。现在,谁都知道要尊重“女性的性自主”、“女性的身体自由”,可是那些胖女孩心里早就清楚明白,虽然胖也可以胖得很美,可是“瘦不下来”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

这时候,虽然“女人,妳可以定义自己的美”,但是“女人,妳也要付出代价”,抱歉,因为我们的社会很落伍,还没有进步到可以让你舒适地做自己。

当妳是胖女孩(或者各种不同身体状态的女孩),由于空间设计的缘故,妳的生活中就是会有各种挑战与不便。我们每一次总是会喊“看见差异”、“勇敢做自己”,却从未打造让“差异共存”、让我们可以“勇敢做自己”的社会与空间,那些“差异者”永远都在适应不属于他们世界里的事。(推荐阅读:别再把胖女孩与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点图看三月专题:用各个角度谈论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