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见女人在挣脱外界眼光束缚之后,一段又一段真实的人生,因没有保留、没有伪装,而拥有了最动人的美丽。

“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英国女作家维吉尼亚.吴尔芙曾这么说过。你,上次好好感受自己是什么时候呢?我们总畏惧着寂寞在不知不觉中来侵袭,却忘了对自己诚实,好好地与自己相处、与自己对话。(推荐阅读:你今天,Me Time 了吗?

身为女人的我们,总是不停地在他人的期待与自我要求之间穿梭,却不知不觉中遗忘了自己本来的真实样貌。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百年前,吴尔芙认为女人要独立,必须一年有五百英镑的收入,以及一间可以锁上门、属于自己的房间。何谓“自己的房间”?最直接的定义,就是女人要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空间,这个房间是私密的,在锁上之后就没有其他人能进来干扰,这个“自己的房间”不只是实体的,还可以进一步延伸成心灵放松与思考的空间。

受吴尔芙《自己的房间》的启发,摄影师彭怡平自2006年开始执行“女人的房间”拍摄计画,在历时9年的过程中,彭怡平从日本、旧金山、北京、巴黎、古巴、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斯里兰卡、伊朗等十地访问了近两百位女性。从吴尔芙的《自己的房间》开始,百年时光过去,女人的房间究竟成了何样?彭怡平选出了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女性及其个人空间,藉由镜头来阐述空间与女性之间的真实故事。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从彭怡平的镜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女人最真实的美丽。

“为什么历史是His Story?而不是Her Story?”怀抱着困惑,彭怡平从台大历史系毕业,怀抱着有一天能够撰写《她的故事》(Her Story)的理想,来到“自由、革命与艺术”的国度──法国,她在留学期间,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她们的故事是那么的独特,使她渴求瞭解女人世界的欲望。(更多的Her Story:美的流变与历史

彭怡平开始理解到,身为女性,不少人的一生就有个理想的典范在等待着她们,她们的欲望被视为不堪、自身的言语无法真实传递给外界,她们的身体也被束缚在各式各样的社会压力里,使得大多数的女性时时刻刻都要以不同的面貌示人,并习惯与自己多重的幻影为伍,而遗落了最初的自己。彭怡平所纪录的一个个“她”的房间,不只是女人的空间,也是女人的故事,真实承载着她自身的历史与情感。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女人的房间》展览分为三大主题─“Kitchen”,“Heroom”,“Herstory”。以三个风格与展出型态互异的展览,以及《女人的房间》摄影文学书,展现长期研究的初步成果。

被彭怡平选中的女性多来自第三世界,这是为了颠覆台湾读者对住宅空间的想像。她认为台湾对“家”的想像太过浅薄,往往都被房屋广告制约,而让家看起来了无新意,无法反映出自己生活的脉络。例如古巴、伊朗妇女家庭收入一月不到十五美金,屋内摆设却极具巧思,每个物件背后都有一件故事,反而台湾人想像力被局限,才是贫穷的。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厨房是女人的天下”,因为传统性别分工,致使台湾妇女与厨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客厅往往是台湾住宅里唯一面积较大的公共空间,厨房窄小又闷热,使得大多数妇女在操持家务时往往甚感不适。伊朗却不同于台湾,厨房是整个住宅里最宽敞的,许多伊朗妇女一生当中,待最久的空间就是厨房。照片中的伊朗姐妹簇拥着花,在精心布置过后的厨房拍照,眼神中彷佛透露着,对她们来说,厨房这场域不只是做家事时压力的来源。

在接触了两百位女性之后,彭怡平发现,拥有独立空间的女子多数是单身;即使是高收入、高社经地位的女子,进入婚姻后也无法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婚姻让妇女脱离了自己的家族,并且正式的被纳入另一个父系家庭中,原先的生命断裂了,她在新家是“外来者”的身份。但我们都需要一个熟悉的生活空间,在里头我们对一切摆放的细节具有自主权,然而当我们换一个新环境的时候,这些亲密关系就都失去了。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日本女教师加藤育子是例外。她婚前坚持要拥有独立空间,丈夫同意将客厅当作她的私人房间,不许孩子打扰。她在客厅摆上办公桌,还可以自在打她钟爱的排球。(你也会喜欢:“放弃追求天长地久,谈恋爱从学会单身开始”作家许常德专访

彭怡平说,她拍摄“女人的房间”不是为了偷窥、而是为女性打开一扇门。“女人的房间不是物质的、而是心灵的空间。妳必须拥有一个排除外界眼光的空间,从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藉此与世界对话。”

看着彭怡平的作品,好像在阅读着这些女人的人生。物是回忆的再现身,让人想起了每一次整理房间,就是选择的开始。从海外带回来的纪念品,该不该留?用不到却充满笔记心血的教科书,该不该留?在角落里不敢张扬的旧情人合照,该不该留?里头每一种摆置都是自己的死心与不死心,选择的过程就如同爬梳心灵底层欲望。在这样的选择里,我们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试着去厘清自己的爱与伤痕。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女人的房间,从物件中照见她的品味、她的情调,和她拥有生活的姿态,样样都是一段人生,不一定圆满,不一定精致,但在这空间里,女人挣脱了外界的要求与眼光,将自己的欲望重新摊展在私密的空间里,这一切因真实,而让人感受到饱满的美。(一起看看:生命里爱恋的第一个对象该是自己


(图片来源:彭怡平  提供)

女性叙事使用个人的私密材料,以打破男性观点建构的空间。照片中的妇女是艺术家,她的房间里都摆放着自己的创作,纵使外人看来有些眼花撩乱,对她而言,艺术已成了她的身,在这空间里她只想被纯粹的艺术包覆。物是自我的象征,反映生命的进程以及她的亲密关系,让她重新对自己的生命做一番检视与咀嚼。

宰制展现在生活中的各个层面,充斥在日常的家庭中。女性被迫生活在充满凝视和控制的空间里,感受到的是无时不在的束缚。所以家庭空间对某些女人来说并不是一个自由的空间,也不能真正的随心所欲。现代女人是否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是否有一个可以藏有祕密的抽屉?是否可以因为自己的事,可以暂时不必理会电话的铃响或开水的笛声?在压力来袭的时候,是否有一个独自沈淀的地方?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人才能活的自由自在,生活才不会只是生存,变成辛苦的事。

在自己的房间里享受着孤独,不必迎合别人、自己跟自己畅所欲言。慢慢地在自己的表象之下,填入自己受过伤后的坚强、被现实考验后的价值观、在骚动的渴求,这一切都因无所伪装,反而让人看见了最美丽的灵魂。

不需要完美,不需要刻意描绘,在我的私密空间里我是自己的主人,空间不再只是物的组合,摆放的也同时是我的人生,而我在里头,也因对自己的无所保留,而拥有了真实的“美”。透过这场展览的阴性书写,我想,我理解了“自己成为自己”的意义。

 

 

“女人的房间”摄影展  ◎展览地点│时间

2015 3.1-3.30 亚典书店(台北市仁爱路三段122号B1)
主题:Heroom

2015 4.22-5.17 桃园市政府文化局3F第一展览室
主题:Herstory
开幕式:2015.4.25(六)14:00-16:00

台北当代馆MOCA Studio “女人的房间”
预计展出日期2016.2.6-3.27

更多美丽的摄影与故事,在彭怡平官方网站


(点图看三月专题,更多Herstory与美的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