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驻站作家,戏剧化小姐与我们分享他对灵魂伴侣的想像。什么样的信号,提醒我们,就是他了。

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 我们只接受我们认为我们应得的爱。——《 壁花男孩》

这两天朋友得知了他过去的恋人找到了新的恋情,要说祝福他们,或许也太虚伪了。但朋友突然明白了他不选择自己的理由。很多人在一段恋情的结束时,都会拥有一段怪罪自己的过渡期,尤其是当自己被对方给劈腿的时候。总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自己在这段感情里面疏忽了什么,但其实当自己终于看开,就会明白这跟你真的无关。(延伸阅读:

因为每个人都会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朋友或爱人,多少都有过那种高攀了,或者是屈就了的感觉过,有人说很多家暴的家庭最后自己也会走上家暴的路,所以究竟真的是自己的错,才导致总是选错人,或者是这是我们潜意识里的阿尼玛斯(Animus)/ 阿尼玛(Anima)原型在作祟?那是一种烙印在心理及灵魂上的印记,导致自己总是在无意识时就做了判断,或被吸引。

就像每个女人的灵魂多半都有母性,所以她会忍不住的去寻找有关于一切可以产生优生学的对象,高学历、身高挺拔、高收入,都可以让女人产生安全感,女人会向往着灰姑娘的麻雀变凤凰,男人也会向往着彼得潘的自由豪放,这是我们先天上灵魂的差异。(当然。这不代表所有人的立场。)或像是在人群中,你会发现即便自己尚未跟每个人交谈过,但你仍可以判断出来,哪些人你愿意跟他深交、或可能可以深交,但对哪些人可能你永远都无法卸下面具或心防。这无关爱情,但是不是也算是一种 Animus 的恶作剧?(推荐阅读:

于是我们其实都是被自己的心理及精神给安排好了,只敢去接受我们认为我们应得的爱,过多或太少都会导致自己的心理失衡。曾经不幸福的家庭经验,与自己破碎的心,在无意识中影响了自己的决定,好像太多的稳定与没有难关需要克服的恋情总是无法长久,好像太多的幸福感反而造成了自己的不安。于是只能带着自己充满棱角的碎片去寻找另一个吻合,而能够枚合的,也只有另一个充满了碎片的对方。于是你才终于感觉自己的完整。(延伸阅读:

有些人的确是需要长期处于不安中才有办法把恋情持续,大家追求的安定稳定对他们来说反而像是一摊不会流动的水,让他们产生淹溺的惧怕感。于是人还是得先真正了解自己,才有办法找到属于自己的完美爱情。

另一个关于(Animus)/ 阿尼玛(Anima)原型的打趣说法,是说怪不得男人女人会外遇,的确该怪邱比特乱放箭,因为邱比特的出生,是由他的母亲维纳斯与战神马尔斯外遇后的结晶(维纳斯的原配为火神赫发斯特),所以邱比特的行为也是深受阿尼玛(Anima)原型影响的。

只是如果这样的理论成立:表示我们的灵魂有记忆,而且打从远古的远古,然后至今。然而我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不是这样典型的男人,自己就无法被吸引,日久生情究竟会不会发生?那是习惯性的接受了对方的好,还是被感动后愧疚的不忍心?如果感情可以被逻辑化,那爱情会不会有一天有公式可以运行?Fall in Love 从此可以被机率估计,Forever or Ever 也被注定。但或许每个人的感情公式都有太多的权变因子,所以还是得早点认清自己的灵魂印记,才能好好的规避不需要的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