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 Emma Watson 在国际妇女节这一天,于脸书LIVE直播中说:“如果你相信性别平权,你就是个女性主义者。”如同去年九月艾玛在 HeForShe 的演讲重点一样,性别平权需要不同性别的人共同努力,而不单单只是女性主义者的责任,如此一来我们才能让男性、女性、跨性别者通通都脱离“性别”的束缚。亲爱的,这里有五个我们认为可以变得更好的社会现象,然后我们想要邀请你,用三个小方法跟我们一起努力,让我们真正走向“每个人都能自由做自己”的世界。(推荐阅读:“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义者”女人节伦敦直播!艾玛华森十句精彩的性别宣言

 

在女性还无法享有参政权等法律所保障的基本权益的国家,争取法律规范上的平等是最重要的性别议题。但是,你觉得光是法律的规范相同,我们的世界就真的达到“性别平权”了吗?

现代的女性多半不用冠夫姓、与男性拥有相同投票权、逐渐从家庭走向职场,表面上看似男女之间没有什么不同,但隐性的压迫其实从未远离,我们的世界离真正平权还有一段距离。

一起想想下面的问题:性骚扰、性侵害或家庭暴力问题中,为什么九成的受害者都是女性?名人外流的裸露或性爱照片中,为什么我们总是不停跪求载点,看着受害者为自己的“好傻好天真”道歉,却不是去挞罚侵权者?家务分工中,煮饭洗碗、照顾公婆及小孩等耗费极大心力以及时间的工作,多由女性担任?“男儿有泪不轻弹”同样是流泪,对于男女会有不同的评价?我们的生活中其实处处仍有着性别不平等的影子,下面我们有四点社会现象,想要让大家一起更加认识我们所处的世界。

一个“理想”的世界究竟该拥有什么样的面貌?对我们而言,理想的世界是“自由”的、是“自在做自己”的、是“能真实拥抱自己的欲望和脆弱”的。亲爱的,要达到性别平权,身为女人的我们有好多话想说,也想邀请你跟我们一起从生活中努力。

停止谴责被害人!把身体的主权还给我


图片来源

你知道吗?介于15到44岁间的女性,遭到强暴或是家庭暴力的风险,比她们遇到战争、癌症、疟疾或是交通意外的风险还高。不分国界,世界各地都有受暴妇女在暗自垂泪。

除了近来备受瞩目的土耳其奸杀事件BBC纪录片“印度的女儿”以外,在中东,ISIS 组织正进行“播种”行动,他们绑架了300名雅兹迪族妇女,集体性侵她们,为了要让这些妇女怀孕,以延续 ISIS 的后代。性暴力的发生在西方文明国家也未曾缺席过。以美国为例,联邦司法部调查显示,全美五名女大学生中便有一人在校期间曾遭性侵,而纽约州情况更为严重,据纽约州反对性侵联盟数据,女生在大学期间遭性侵比例高达四分之一。

“是她们自己穿着或行为不检点,为什么要穿那么露?男生看了才会忍不住。”、“这么晚还出门,被性侵害怪谁?”每次发生性侵害事件,总会看见这样的评论,要求被害者检讨自我行为,而非踏伐强暴者的暴行。但我们除了要求女性要学会保护自己以外,是不是也该换个角度想想:为什么男性管不住自己的性欲?(一起思考:“被捡尸是女生活该?”无所不在的强暴文化 Rape Culture

在性暴力事件中,受害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以及活动的控制,但仍然没有失去对“心灵”的控制,所以那些侵害,都是真实地烙印在脆弱的心上,成了永不会抹灭的伤痕。

请把女性的身体主权还给女性,男性的强暴行为不应被视为既定而无法改变的状态。我们期待着这样的一个世界:女性也能有一天拥有像男性一样的“特权”,能在晚上自由行走、能自由穿上喜欢的衣服、能够自由凝视陌生人并投以微笑。(勇敢说不:勇敢承受伤痛!哥大女学生扛着事发的床垫控诉强暴文化

情欲,是我的隐私不是公众的

去年台湾有两个事件让人印象深刻,一个是小茉莉的“我要强奸你事件”,另一个则是刘乔安的“高级援交女事件”,前者是模特儿小茉莉在医美诊所当下无人时,对当时男友撒娇求爱:“我要在这边强奸你”,后因诊所纠纷,这段影片被诊所流出给壹周刊。最后她开记者会哽咽向粉丝道歉:“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后者则是被壹周刊以香港男子偷拍之录像直指刘乔安是高级援交女,除了报导之外,壹周刊也公布了刘乔安疑似讨论援交价码的影片,后刘乔安以一七千字的自白信向公众道歉,并解释当日是因洽谈生意,遭到设局偷拍。

我们理所当然看着她们出来为自己被侵犯的隐私道歉,却纵容媒体罔顾新闻伦理,不去追究为什么媒体可以在当事人未同意的情况下,散播性爱隐私问题来消费女体。该道歉的不应该是她们,而是嗜血的媒体。讲白了一句话:她们个人私底下的行为,不论是否符合你我的价值观,都不应该成为被媒体赚取利益的工具。(一起看看:太阳花女王的媒体猎巫启示录:拒绝偷拍捍卫性权益

但荒谬的是媒体疯狂炒作被害人的隐私照新闻,直到被害人公开道歉,为自己的“好傻好天真”负责。我们认为女性沾染上性爱是私德的不洁,媒体侵害隐私的问题被掩盖,大家都在受害者的私生活上打转,而不去谴责媒体可议的报导手法。

希望有一天,我们在台湾也能看到受害者像好莱坞裸照外流事件后,小珍妮佛劳伦斯的反应一样:“我不需要道歉!这已经不是丑闻,而是性犯罪了!”不再急着向大众道歉,理直气壮地捍卫自己的隐私。(推荐阅读:好莱坞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会被强暴”的年代,其实并未远离

美,由我自己定义


图片来源

“瘦身秘密大公开!”、“大吃大喝不怕胖!”、“最有效美白法!”、“熟女回春!”、“罩杯超有效升级术!”、“三分钟大眼方法!”这些标题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翻开杂志、打开电视或上网,“白、瘦、胸部大、立体五官”等美貌迷思就会被重复一次,使得女性要抛开这些刻板印象更加困难。

蔡依林在新歌〈呸〉的MV中就以敢曝的手法去嘲讽媒体追逐女明星事业线的现象,近几年来女性的胸部几乎被“事业线”一词所取代,不管这女性的内在、才华、能力有多少,女性彷佛胸前的乳沟要越深,事业才能有越大的可能,以演艺圈的女星来说袒胸露乳的机率越多,则越能吸引更多的镜头。女性已被社会对于女体“美”的既定框架套牢。(关于“美”的专题:我自己定义美

让我们学习抛弃“丰胸、美白、瘦身、深邃五官”的美貌迷思,如同女性主义者 Mies 的看法:“把自己当成主体,由内去感受自己的身体,试着满足自己的愉悦欲求,知道自己的需要是什么。以内心感受去定义自己,感觉自己是个完整的人。而不是以外人的眼光来观看自己,我们身体的存在不是为了让他人感到愉悦。”

不要再去信仰大众所塑造出的完美身材及容貌,处处去欣羡纤瘦的体态、圆润的胸部,或无暇的皮肤,当我们对于美貌的向往过于单一,并将自己对于“美”的标准被外界操纵时,会忘了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亲爱的,你外表的一切,只要你感到自在,就是你最美的样子。(推荐阅读:3000年来的美女标准只证明一件事:这个时代换女人做主了

家庭与事业,从不该是人生二择一的选择题

去年,人权律师阿拉穆丁终结了黄金单身汉乔治克隆尼,这段女方高学历、高收入的婚姻,让美国人类学家费雪近日发明新词──“克隆尼效应”来描述这样的社会现象。男性开始希望他们的妻子,能更独立,在家庭外能拥有自己的人生和事业。传统的男尊女卑,妻以夫为贵的组合逐渐改变。

阿拉穆丁向社会证明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婚姻并不是她人生的绊脚石,她可以同时兼顾婚姻与事业,而不是只能在其中二选一。 即使和乔治克隆尼结婚了,她也是原本的自己,保有真实的自我,她的人生不是乔治克隆尼的附属品,她的身份也不只是“乔治克隆尼的妻子”。(一起看看:不只是乔治克隆尼的未婚妻,让我们把名字还给妳:艾默·阿拉穆丁

成功的定义当然因人而异。但现代女性极欲突破的困境在于,女性缺乏或者不相信自己有选择权。“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反映出在传统女主内的观念下,男性从不烦恼怎么兼顾工作与家庭,然而女性却经常忧虑自己只能选择其一,在家庭之后,被捐弃的,往往是女性对于事业的企图心。

在美国家庭里,妻子在教养小孩上的付出,比丈夫多出30%~40%。而在台湾,女性平均在家务劳动上花费的时间比男性高出3倍。在家庭和事业蜡烛两头烧,丈夫无法一起分摊的情况下,当一个妻子或母亲好辛苦,女性的时间不再属于自己的理想,而被婚姻绑架。最后成了一个睡眠不足、工作超时、回到家还要料理家务的劳动机器人。(推荐阅读:请感谢,愿意在台湾生小孩的妈妈们

亲爱的,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当机会来临时,大声说:“我可以!”不要害怕被贴上“强势”、“企图心太强”的标签,不要总是低头计算,害怕自己不能兼顾婚姻或家庭。在寻找人生中的另一半时,找个能彼此平等对待的伴侣,找个不害怕女性可能比自己更有成就的伴侣,找个认为能够欣赏自己聪明、有见解、有抱负的伴侣,找个愿意和你一起分摊家务的伴侣。我们要先在家里取得平等,才有机会在职场上取得平等。(你也会喜欢: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职场

我们,能做些什么“改变”呢?

父权体系常让置身其中的人感到平常自然,以至于丝毫不觉压迫的存在。我们往往不去看清父权的真面目,把歧视、偏见和压制视为合理不过的事,要撼动既存已久的体系,需要不同性别间的共同努力,我们才能真正自由作为一个“人”,而不是在“男人/女人”的二分标签下继续挣扎,这些简单的行动就从你我开始:

1. 保持怀疑,没有任何事是“理所当然”。

很多人会认为“反正不是我做的,或不是发生在我关心的人身上。”而认为性别在父权体系下的问题,自己并没有责任。但“被性侵害是自己不会保护自己!”、“白、瘦、大眼睛、大胸部才是美女。”、“性爱照片求载点!”、“婚姻的意义就是家庭。”等等,这些在生活中处处可见的观念,其实都是父权体系下的集体产物,身为个人的我们也常在不自觉下成了推波助澜的帮凶。所以我们要变得更加警醒,留意身旁在发生的事——主动观察、阅读、倾听、学习并怀疑自己所看见的东西,而不是随波逐流跟着舆论走。(你也会喜欢:澳洲超模 Andreja Pejic 的美梦成真:我成为我心目中的女人了!

2. 练习发声,让人听见自己的声音。

父权靠大众的沈默存在,所以我们不要把沈默变成习惯。所以让我们一起从生活中练习,例如:别人讲性别歧视的笑话时,我能不能不要跟着笑?媒体罔顾新闻伦理时,我能不能抛开好奇心,尝试写信去抗议或拒绝点击相关新闻?当别人的话语中流露出歧视的时候,我能不能不怕破坏和气,勇敢告诉对方自己的感受?

社会并不是永远停滞的庞然巨物,只有人们的参与,体系才有意义,当我们都理所当然地去循既定的路线走时,父权的压迫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被维持和塑造。别让压迫局限了我们的生活还有想像力,使我们的眼界无法超越它。别忘了每当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反应时,我们就让别人看到了有其他不同路的机会。(一起发声:好莱坞众男星力挺艾玛华森!#HeForShe 让男人做女人背后的温柔支持

3. 彼此互助,理解性别从来没有固定角色。

去年十二月在美国加州,一位12岁的男孩罗宁希米苏因为不堪在校长期受到霸凌,选择走上绝路。造成他饱受同学言语霸凌是因为他是学校唯一的啦啦队男队员,后来还被选为队长,而常常被酸笑为“像个同性恋”。嘿亲爱的,从这令人心碎的故事中,我们想说的是:男性并不只是“阳刚”的,女性也不只是“阴柔”的

要松动父权体制,就要避免把性别二元分类,避免用传统“性别角色”,去界定个人的表现与行动。当不同性别的人都能从“男人婆”、“娘娘腔”这些违反既定性别印象的词中解放,男人可以大方落泪、表达情感、不用事业的成就来界定成功,女人可以独立自主、具有支配性、不善于养育的时候,“性别”才能不再是束缚,这段路需要不同性别的人之间互助,不再用“要像个男/女人”的标准去看待他人,并彼此拥抱差异。(推荐阅读:当《明日的记忆》成为今日的性别问题:男性有没有柔弱的权利?

女性主义的主旨从来不是“仇男”,而是要改变既有社会结构对单一性别的压迫,让不同性别的人都能自由。埃克哈特·托利说:“等待是思维的一个状态,意味着你需要未来,而你不要现在。你不要此时此刻,你把希望寄托于未来。”

亲爱的,如果你跟我们深信着同一件事,让我们现在就一起在生活里实践,或许理想的未来还很遥远,但只要一天改变一点点,我们就能接近自己喜欢、觉得自在的样子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