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与故事网站的共同企划:美是什么?对于不同朝代的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对现代的我们而言,我们常希望自己鼻梁高一点,眼睛深邃一些,但在中国的某个朝代,高鼻深目的外表并不讨喜,你猜出来是哪个朝代了吗?(其实标题默默破梗了,推荐阅读:秦淮美人的风雅时尚

在现代的审美观中,轮廓很深是一种美丽,而亚洲人又普遍认为金发碧眼也很美,但是这在唐代可是行不通的!

你一定想不到,课本上老是引唐太宗之言,说唐代是“华夷、胡汉一家”,这种说法致使穿越者以为唐代没有种族歧视、而且崇尚胡人的相貌。

俗话说得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因为人本来就是一种超级爱区别你我彼此的生物,大至一国一族,小至一里一家(要不然你以为台湾移民的械斗时尚怎么来的?),只要可以分的都会分。

不可以取笑不同族群、要尊重别人的文化什么的,在近现代以前根本没有出现过,大概从汉代以来,所谓以“华夏”自居的人群就以“汉化”别的族群为一种德政。这种心态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在台湾也满严重的(举例来说:“我把你们当人看”就是这种心态的标准体现,抱持这种想法的人往往没发现,他们虽然活着,却说着死人的话)。(同场加映:为什么要求越南女人过我们的新年?

当然,唐帝国幅员辽阔,为了统治方便,仍准许不同的族群有自治团体、保持他们的文化,但是这种自治并不是出于尊重,而是因为懒得管理。而且管理这些胡人的组织并非朝廷的核心,政府对于这些族群的政策并不一致,也不会特别发预算或者补助他们的活动,一旦胡人离开他们的胡人生活圈、进入唐人的社会后,仍以唐的律法为优先。

唐人们最爱嘲笑的就是“胡相”,也就是胡人的面孔,或者胡人不懂得所谓的“礼仪”、也没有所谓的“传统道德”(就像台湾人吃着泰国菜越南菜却依然歧视新移民一样)。迷恋于外来文化、甚至亟欲“胡化”的人,会被认为是有病的。

而高鼻深目的“胡相”会被认为是丑、非我族类。唐代的教坊记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长安城中有一位女艺人,生来就高鼻深目,但她一直靠着化妆让自己的脸不那么突出,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儿子死了,她伤心地大哭,泪水把妆给哭花了,露出她原本的面目,她的婢女吓坏了,大叫说:“娘子眼破矣(翻译:太太!!!妳的眼睛破洞了!)”

至于要怎么画,我觉得大概就像这篇报导说的作法一样,用颜料混合之后,把深邃的上下眼皮打亮、校色这样。

还有另一个故事,是一个男子生了个儿子,一生下来就高鼻深目,男子当然马上怀疑老婆讨客兄,准备把小孩掐死,结果忽然想起自己家的深色马匹曾经生出一匹白马、这是因为深色马匹的亲代曾经有白马的关系。于是男子才想到,自己家的祖宗曾经有胡人,那么孩子可能不是客兄的种。

这个史书上最早发现隔代遗传的案例,一方面显示了有些胡人的家族刻意地掩饰自己的出身、与唐人通婚、逐渐洗去高鼻深目的外表。另一方面则显示当时的唐人可能普遍是扁脸族,因此小孩子一旦高鼻深目马上就被发现了。

所以,高鼻深目在唐代很难说是美,或许有人特别喜欢,但恐怕普遍不觉得是美。


(点图看更多三月专题:你的美,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