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看着杂志里的超级名模时,不需一味接受,某种单一的美丽形象,相反的我们更该重新思考“什么是美丽?”

在时尚圈里,高瘦美的模特儿比比皆是,但不是每一位都能让大家印象深刻,相反的,越有个人特色的模特儿,反而成为许多设计师的缪思女神,在各大杂志、伸展台、品牌代言上大红大紫,成为被追寻的时尚美丽指标。

今天要介绍的五位名模,不刻意去掩饰自己身上的特色,将身上原本不被视为美丽的牙缝、雀斑、黑皮肤、白化症、独脚,凭着一股热情和自信,成为在时尚圈闪闪发亮的焦点,更增添我们对于美丽的多元想像!

牙缝超模:Lara Stone

来自荷兰的模特儿 Lara Stone ,最着名的就是那明显的门牙缝,“齿若编贝”是主流审美观对美女的一种想像,曾经有牙医对她说:“我帮你修补门牙上的缝”,而 Lara 却直接说:“这个牙缝让我得以付得起医疗费!”她并不因为自己的牙缝而感到不开心,相反的她大方露出自己的特色,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掌声。

在要求纤瘦身材的模特儿行业里,Lara 不是最纤细的,甚至被称为太胖(但跟一般人比起来,她其实是瘦的)但她却认为:“我是个女人,而每个女人都希望要骨瘦如材...这真是不幸的一件事!”(延伸阅读:谁把女人变瘦了?

无论身高、长相、身材、年龄都不是最具优势的 Lara ,却屡屡登上时尚杂志封面,深受香奈儿老佛爷 Karl 喜爱,或许除了外表上的特色,Lara  另外发现自己受人喜欢的原因:

“我想人们会喜欢你,是因为你有点个性的关系 

雀斑名模:Lily Cole

当我们发现脸上有了斑点,往往会急着想用雷射,或是其他美容方法去除,但英国模特儿  Lily Cole 的素颜照中可以发现,她并未消除脸上的斑点,反而,这些斑点成了她令人难忘的印记!(你会喜欢:世上独一无二的你,脸上的小缺陷都是美的一部份

Lily Cole 红色的头发、精致的脸蛋与五官,有着精灵般的气息,常以华丽的装扮登上时尚杂志,但事实上她小时候,也曾经因为自己的外表,而受到其他孩子的嘲弄,虽然时尚工作中,即使有机会可以变换发色,但她最终还是忠于自己原本的红发

因为在多年后,她了解:“在英国文化中,红发在学校是会被嘲笑的,但我已经长大到能够爱上自己的头发!”

也许曾经我们都因为别人的看法,而不喜欢自己身上的某些部分,但是在渐渐长大之后,我们越来越能够理解,自己那些“被认为”的不完美,然后就能重新爱上自己,为自己感到骄傲,妳从来无需为了别人认为的美丽而改变自己,因为妳才是定义美丽的那个人!(延伸阅读:“你最想改变自己哪一个身体部位?”大人和小孩的答案分别是...

(小补充:英国人会用 Ginger 称呼拥有红发的人,并有歧视甚至是霸凌红发人的现象,原因有几个可能,一个是因为出卖耶稣的犹大是红发人,所以他们视红发人为不吉利的象征。还有英国人会认为红发小孩没有灵魂,或是因为拥有红发基因的人,多为苏格兰人,因为种族差异的关系,让英国人不喜欢红发人。另外英国人对于红发也有特定的刻板印象,认为红头发的女性多野性且性急;红发男人则缺乏吸引力,令人讨厌。)

黑得发亮的超模 Alek Wek

有句俗话说“一白遮三丑”追求雪白肌肤,是许多亚洲女孩期待的某种美丽样貌,但是非洲苏丹来的 Alek Wek 却用她黑得发亮的肤色,成为时尚舞台另一种闪闪动人的迷人焦点!

Alek Wek 特殊的身体骨架,让她无论在伸展台上或是杂志封面,呈现出的姿态样貌,也有别与其他肤色的模特儿,不但提供设计师更多灵感,也带给我们更多对美的想像。

“真正的美丽是来自于从内而外表现出的自己,我对于下一个流行样貌没有任何的质疑,无论是金黄色的头发与湛蓝的眼睛、或是绿色的头发搭配深色的眼睛,我都可以接受,但千万不要告诉我只有一种美的标准形象 ” 

在时尚圈中不乏各式美女,对于美丽 ICON 的标准更是不断流动,但无论外界的标准如何变化, Alek Wek 都只相信一个真理,那就是:美丽绝对不止有一个标准答案,所以千万不要只相信一种美的标准,而改变自己原本的本质,迎合大众的口味,这样只会失去内在那个最美的自己。(同场加映:奥斯卡女配角 Lupita Nyong'o 真情告白:别让外表决定你的价值

白化症超模 Nastya Zhidkova

白化症是一种特殊的遗传性疾病,由于身体缺乏黑色素,他们全身上下从头发到皮肤,都呈现如蜡像般惨白,对光线异常敏感,很容易被阳光灼伤,他们的眼睛也因为缺乏黑色素而呈现红色,但这样的病症却没有阻碍 Nastya Zhidkova 成为一名模特儿。

Nastya Zhidkova 的照片中,总是有种冰冷的感觉,这种苍白如纸的肤色,却让她增添了一抹灵气,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外表常让他们受到歧视甚至是因为不了解而遭到排挤

同是白子的模特儿 Shaun Ross 就曾说过:“社会总是希望在我们身上添加不同的色彩,彷佛我们是错误的!”

但事实上,除了白人、黑人、黄种人...等等,世界上还有更多不同的人,用各种姿态努力生活在这世界上,他们都证明了自己即使跟别人有些不一样,但他们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定义属于自己的美:“我的故事,就画在我身上”白斑症女模 Chantelle

曾经以白子模特儿为拍摄主题的摄影师瑞克就过说:“我敢说你会看到美,一旦你见到了美,美会征服你,这个力量超乎想像。”

学会发现并欣赏他们的美,不刻意去改变别人,也是成为美丽的一部份!

独脚超模 Viktoria Modesta

在时尚伸展台上 Viktoria Modesta 是个让人一件难忘的存在,早在15 岁她就开始当起模特儿,但却因为病痛缠身,在 20 岁时截下左脚才得以保住一命,但她并未从此在时尚圈销声匿迹,反而更加发挥自己在音乐、艺术上的才华大放异彩,重新定义“肢体之美”

Viktoria 截去左脚后,积极和许多艺术创作者合作,利用各种义肢形态,展现不同的身体之美,甚至在《Prototype》MV 里穿上锥状义肢跳舞,用她的自己向世人展演: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与众不同”(同场加映: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样,我的名字是许芳宜

她说:“我选择用自己想要的方式面对这件事情,也希望别人能用同样的态度看我,人需要跳脱思维框架,不必一直在同一条道路上生活,依照你的直觉行事,这会让你的生活比电影里还来得有趣刺激。”

有人将 Viktoria 誉为第二的 Lady gaga ,也许是因为她们特殊的装扮,或许因为她们都拥有大胆突破的创新精神,但更重要的事情,她告诉我们不需要因为身体的限制,而阻碍自己追求艺术与美丽,追求美丽是人的天性,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身上,找出值得发扬光大的独特魅力!

什么是“美女”?这个问题应该可以得到千百种答案,不同国家、种族、甚至是不同时空下,都会拥有不同的审美观,但不变的是这些框架,都深深的影响着我们如何看待自己。

今天这五位曾经不被视为“美”的模特儿,却用自己的方式定义美丽,不用外在的肯定,就能爱上自己独特的美丽,小王子曾说:“我们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看见美的眼睛”亲爱的~你心目中的美丽该会什么样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