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究竟是我们还是家族的?什么样的男人才值得嫁?怎么样才叫做一个完整的家庭?若你有过想结婚的念头吗?

过年期间,在家闲得发慌,看场贺岁电影是许多人的选择。今年,我也难得进威秀,陪家人看了场“商业贺岁片”——《大囍临门》。

图:电影《大囍临门》
来源:《大囍临门》脸书

(以下有微雷)

电影讲述一场跨国婚礼,会如何因为跨文化而遇到不一样的遭遇与挑战。32岁的李淑芬(林心如饰演)与29岁的中国男友高飞(李东学饰演),因为“先上车”,打算要“后补票”。这对在乡下渔村长大的李淑芬,以及在地方有头有脸的里长父亲李金爽(猪哥亮饰演)来说,这真是一件大事!女儿要结婚,竟然还要远至北京,父亲说什么也要设下重重难关,以凸显女儿的价值。就这样开始了整部电影的主轴。其实故事不难懂,非常贴近一般观众的生命经验,我妈在电影院里数度被女儿出嫁的场景弄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而作为一部贺岁片,所应具备的轻松、笑果与过年味,这部电影都做得很称职。本不想针对一部贺岁片做过多的评论,但编剧似乎有意安排对传统婚姻礼俗与男女相处模式的反省,那就值得我们讨论了。

又是一个“家族婚礼”

高飞和李淑芬的婚礼,终究逃不过长辈的“荼毒”。在电影里,传统婚姻礼俗的繁文缛节,可真是一项也没有少。从提亲开始,李金爽便不断刁难“不懂事”的中国女婿。嫌弃他没有请媒人与父母来提亲,不够正式、不够看重。当男方父母远道而来提亲,却又在订婚的细节始终谈不拢,造成双方家长的拉扯与冲突。中国父母大聘开价十万零一(美金)、小聘一万零一(美金),说是“万中选一”的意思,偏偏台湾父母不喜欢单数,硬要按照台湾的习惯要双数才吉利。于是改成大聘六十万(人民币)、小聘六万(人民币),以表“六六大顺”之意,还要包含十二礼,并按照台湾的婚礼习俗办理。这过程是如何唏哩呼噜地搅和就不多说,可重点是谁要结婚呀?新人真是一句话也没能表示意见呀!

幸好,高飞家可是北京房地产大户,他自己可也是金融业钜子,钱的部分可是完全备妥,没让自己丢脸。完全应证了,能结婚的都是“人生胜利组”。但问题也就出于此。台湾这边是地方望族、中国那边也不乏商界名流,双方家长不论在订婚还是结婚可都不想败了面子。全都以最高规格办理,甚至在北京上演了一场“后宫甄嬛传”,一切依寻清朝望族之古礼,着古着、骑骏马、抬婚轿,排场之大呀!

这让我想起自己曾参加过的一场学长婚礼。学长的父母可是叱吒官场的名人,婚礼当然二话不说办在五星级饭店,桌菜自然也是一桌三万跑不掉。新人出场,喷洒干冰,现场云雾缭绕,如置仙境,致词嘉宾皆是有头有脸的大官大将。菜出到一半,轮到新人敬酒,却有一半桌数以上是父母的朋友,反而自己的朋友没能多停留叙旧,这岂不怪哉?到底是谁在结婚?这时候也莫怪新郎官只想把自己灌醉,当作没这场疯狂的婚礼了。推荐阅读:结婚礼俗是“为了我们好”?这是我的婚礼还是家族的?

我奉劝即将考虑步入婚姻的新人们,勇敢“出柜”告诉你们的父母,你们想要什么,夺回自主性。可是,出柜不可意味着把父母推入“柜子”。对他们来说“干涉”孩子的婚姻,是天经地义的事,因为他们就是经历这样的“仪式”。

仪式是人生阶段的转变、是传承、是社会集体秩序的建立、是情感认同来源,因而“婚礼”具有神圣性。要撼动这样的神圣,需要耐心、毅力,以及创意,取代冲突与拉扯,用行动说服他们,你们也可以透过其他仪式完成婚姻。我也奉劝各位父母,您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他们在学校玩社团、办营队,出了社会写企划、办会议,可不比你们少呀!多少大场面他们不曾见过,不需要您老人家操心了!你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婚礼那天,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完成他们人生中重要且值得骄傲的事情。那样不是很好吗?同场加映:新婚女儿与妈妈的争执

不过,什么男人才能嫁?

在电影里,有另外一条值得一提的支线——结婚要让男孩变男人。


《大囍临门》剧照

李淑芬是一个事业稳定、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自然对未来丈夫的要求会高些。当李淑芬意外怀孕后,婚姻的脚步突然近在咫尺,但小他3岁的未婚夫却始终没有做好“准备”。高飞提亲时,在饭桌上让未来丈母娘替他剥虾,随后也不甘愿让其后母(夏祎饰演)帮忙安排婚礼,因此不顾大局搞砸婚礼,让李淑芬失望连连。奔回家乡,决定不靠男人,自行抚养孩子。

眼看剧情就要发展成一出大爱剧场,女人当自强,不靠“一个连虾子都不会自己剥的男人”,决定自己生养孩子。拜托!这是贺岁片耶!怎么可能会演成大爱剧场!果不其然,故事又发展成“少爷成长日记”的偶像剧芭乐剧情。高飞蜕变成“负责任”、“有肩膀”的新好男人,飞来台湾,做一个会煮菜、照顾怀孕老婆、努力学习台湾文化的好女婿。俨然就是新时代的好男人。不少女性观众,坐在影厅里,应该心想:“这种好男人不嫁吗?”

不过,说到底,这种男人让人钦羡,却多少反映出新时代的男女亲密关系,看似改善,但其实只是内容有所更动,本质上并未向前跨了一步。好男人仍然不离“体贴”、“有肩膀”与“非妈宝”,而女人还是得由爸爸亲手交给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手中,女人永远需要“关爱”、“照顾”与“呵护”。只有当男人不可靠时,女人才需当自强,一旦男孩变男人,单膝一跪,本来不点头,却还是点头说:“我愿意”。推荐阅读:暖男正夯!期待“好男人照顾”背后的女性困境



图:浪漫求婚人人钦羡 来源:图片1

妹一步出影厅便道:“烂死了!我以为她会坚持不嫁给他!结果还是那么没骨气。”我好声好气地说:“它是贺岁片!别要求了!”是呀!还能要求什么呢?多少红男绿女都乐此不疲呀!男的没做到浪漫求婚、女的没拍的美丽婚纱,哪会善罢甘休呢?可是这对男人与女人来说,都是性别压迫呀!不论你喜不喜欢、能不能够,男人若是不够强悍,总是要学习强化自己,人家要托付给你呀!这还不是压迫呢?推荐思考:他求婚不下跪,我就不嫁!真的是浪漫吗?

对了!还要记得不要让孩子没有爸爸!

高飞从小父母离异,他对于自己从小没有爸爸这件事耿耿于怀,始终为母所依。在婚礼上,后母与生母争执不下,搞砸了这场婚礼,李淑芬也成了落跑新娘。高飞丢下一句“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便离开,前去追回美娇娘。

每一个人都渴望“完整”的家庭。可是到底什么是“完整”?单亲家庭难道就不完整吗?一定要“一夫一妻,两个孩子恰恰好”才算幸福美满的家庭吗?到底高飞觉得不完整的缺憾,是因为没有爸爸,还是因为大家对“完整”、“美好”家庭的想像过于单一所致?

以“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为中心的现代核心家庭之出现,在人类历史上,很晚才出现,而且很短暂,并不是普遍存在、不可撼动的真理和价值。1965年台湾开始工业化、都市化,在那之后才有了现代核心家庭出现的社会经济条件。而现在台湾的家庭户数中,已经有15%属于非传统家庭。“流动的家”、“家暴与性侵后的家”、“同志与跨性别的家”、“没有血缘的都市朋友之家”⋯⋯各种家的样态,都挑战了上个世纪的核心家庭概念。

“一夫一妻”的现代核心家庭,已经越来越无法应付新时代的各种社会情境。在这个又穷又忙的崩世代,年轻人也许可以考虑其他形式的家庭组成方式,不一定要结婚,转而支持较具弹性的伴侣法与家属制度,或许能够拓展出其他的路,就算要结婚,也不一定要举办铺张的婚礼。推荐阅读:单身未婚,为何成为现代的罪名?


图:寻找21世纪的家 来源:伴侣盟

最后,我还是得俗套地说:“想想爱是什么?想想家是什么?想想你自己在哪里?”献给全天下的红男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