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国外交换、留学,是许多人的理想,有人说:“即使交换学生没有替我完成梦想,它还是完整了部分的我。”独自在国外,我们进一步梳理自己的情绪、尝试理解自己,更获得了大部份的自由,可是这样的自由,需要倚靠自我意志的控管来交换,究竟一个人生活要如何在自律中拥抱自由?我们听听女人迷新驻站作家 T.J. Chen 怎么说。(推荐阅读:做自己,让天赋自由

亲爱的 Evangeline,

来到德国交换几个月之后,我们终于开始通信了!谢谢你从台湾捎来的第一封信,看到你在周末的生活也过得如此充实,实在很替你开心!而你谈到关于自律的困难,我也深感认同。特别是到了德国之后的这一段日子,自律对我来说又有了另一番新的体会。(推荐阅读:

在求学阶段,环境总是或多或少地为我们定下了生活作息。每学期的考试与课外活动也都促使我们制定自己的时间表,好达成自己的目标(或是别人帮我们订的目标?)。而当我以交换学生的身份来到德国时,一切都不同了。因为交换生在国外修课的成绩不一定要算入国内的学业成绩,而且,许多学生们出国交换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念书,因此对于课业的要求自然就降低了,以往占据大部份学生生活的课业学习时间,也就自然的被抽空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自由时间。而这不正是我们在学生时期最奢求的东西吗?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其他自己想做的事情。(延伸阅读:

我以为,在德国的我们有了时间、有了弹性生活后,交换生们就能够更自在地充实自己,发挥更多的潜能。但事实上,更多的却是许多交换生们陷入迷茫的状态,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沮丧。

一位西班牙朋友曾说:“我在西班牙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念书的,几乎每天都有小组讨论,生活过得非常忙碌,但是到了这里,我却很常待在房间里看影集和脸书,虽然也学德文和做些其他的事情,但有时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德国交换。”(推荐阅读:

但我也认识一些把日子过得非常充实的朋友。一位美国人很兴奋的谈到他在这里找到了跳舞、摄影与学术专业的共通点,他每天都努力的学习这些知识与技能,即使有时忙得累翻了但还是很开心。

又或者另一位同样来自亚洲的朋友,她的生活虽然不紧凑,但是每天都规律的累积着一些什么,像是学习德文、下厨,以及到合唱团唱歌。她很满足自己每天一点点的进步,希望可以达到一年后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同场加映:

同样是那样多的时间,为什么有人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而有的人却过得很踏实呢?

对我来说,这就像是学习照顾自己的过程。有时我会把有意识的自我当作一位花农,而照顾自己就像是照料一片田地。一位好的花农知道自己想要种哪些品种的花,撒下种子后尽心照护,在规律的呼护下种子才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从

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出目标与自律是照顾自己的两个重要环节。明确的目标(想种哪些花?)帮助人们向前迈进,自律的生活(规律的浇水)则让努力持之以恒,久而久之前进的步伐会慢慢茁壮我们的信心,也让我们与目标更加地靠近。

交换学生的生活真是对自律与目标的一大挑战。没有了学业或工作的限制,当我们能任意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时,这样的生活其实一点都不简单。自由其实是在考验着:我们清楚自己的目标吗?我们有足够的自律能力实践自己想过的生活吗?(推荐阅读:

而这番的考验只是在交换学生的生活中被刻意放大了。平常的假日、学生每年的寒暑假,其实都在考验着一样的事情。来到德国后我常在想:在这里的种种体悟,绝对不只是适用在这里而已,我要把它们带回台湾,变成日常生活里的实践,无论我在哪里。

自律是一条漫长的学习路,希望我们都能坚持下去,当自己心中理想的花农。

你的朋友

T.J.

 

注:“我从德国捎来一封信”是我在德国交换生活的再创作。收集所有在德国的生活内容为基底,纳入我个人与他人的想法,写成这一系列的书信。写信者 T.J. 与收信者 Evangeline 均是被创造的人物,藉由他们的对话希望能引起读者们的一些共鸣。这一系列的书信不是要强调德国与台湾如何的不同,不是让大家更了解德国,而是让德国成为一个引子、一种反差,促使我们回过头来用另一种角度看自己的岛屿,想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