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女性到底怎么了?”我们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去改善所谓的“国家危机”?请不要放弃任何能解开误会的可能。

日前,台北市长柯文哲提到“30岁以上的女性30%未婚,是国家危机”,此一言引发众怒。网民大举挞伐柯 P 言论中的性别歧视,不少未婚女性反驳柯 P 管太多。

隔天上午柯 P 出面澄清、改口回应,此发言是担心未来签署手术同意书时找不到家属:“这不是性别问题,而是社会福利问题。我在台大当主任时,常遇到要动手术却找不到亲属的情形那我们社会福利制度,对于未婚女性在老年时,到底准备好没?”我们认为他的回应并没有解决失言问题,反而更直接的坦露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偏见与对结婚的功能性期待。


(图片来源

我们推论,柯 P 想谈论的是少子化现象,以及老年社会福利制度,但是,我们仍不能同意他针对 30 岁以上的未婚女性发言,彷佛将单身女又推入“败犬窠臼”。

柯 P 也发表:“每一个没有结婚的女性,都有对应没有结婚的男性,不结婚是男女都有问题。”根据社会局提供的数据,目前在台北市35到39岁当中,未婚男性有34%,女性则是32%;30到34岁男性则是59%、女性是50%,整体呈现晚婚现象。(延伸阅读:

更进一步想,国家安全问题难道男女结婚就能解决?晚婚现象年年高生、许多人宁愿选择单身、以及柯 P 所提及的“动手术找不到亲属问题”,我们是不是有更多可以思考的地方?

在这里,我想引用柯文哲在 2014 年台北市长候选人首场电视辩论会的发表:“如果我被两性议题盯的那么凶,相信之后一定是最注重两性议题的人。我觉得校园性别平等教育应该从小学国中开始,小时候教育的好,未来就比较不会有性别歧视的问题。在制度面上,像是台大医院任何公共空间的设计跟改变,都要通过三个委员会:女性、感染、安全。所以未来台北市政府也可以学习。”(延伸阅读:

并且,我们提出三点不同意,邀请柯市长与我们一同讨论,如何不只注重两性议题,更注重性别流动。如何不只谈男女平等,不只视女性为弱势来谋求福利与政策,而是正视身为女人、男人、第三性,都应该享有的,“人”的权利。

一、国家危安不能强迫我结婚生子

柯 P 发表论述针对3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也是我们一般认为的适婚年龄,我们在网站上曾经聊过,。那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有不结婚、不生子的自由,如同男人那般,这不是任性执拗,更不是“因为男生可以,所以我也可以。”而是有些人准备好他的人生将要迎接新的生命到来,有些人不曾想像他的生命里会出现子嗣,有些人渴望家庭,有些人向往流浪,并没有哪一个选项是绝对的正确答案。

再者,即使30岁了,我们一定要匆匆找个对象,在还没有准备好担当一切,糊涂地上了床、糊涂的生孩子吗?生下一个孩子,女人怀胎十月、阵痛无数,承担这个生命至少18年的光阴,并非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能力给予一个孩子完整的生活环境。(同场加映

所谓国家危安问题,柯 P 想说的或许是“因少子化老后无人照顾”、“因没有伴侣而失去签署手术同意书的抢救机会”,可是这些如果都和“女人应该生孩子”扯上关系,那是不是就变成变相的恐吓生子?“你不生孩子,所以我们国家动荡。”除了生孩子,我们有没有别的解决方案?如果今天在并不完全乐意生孩子的情形下,那个来到世上的孩子,或许体验更多贫穷、或许未曾能经历父母的爱、或许看不见任何他来到世上的美好,这样的社会,相对安定吗?

二、我单身,不是一种罪名

柯 P 不只把30岁以上未婚女子归类为国家危安问题,后来的澄清更间接表现了对单身的负面标签。我们要再一次慎重拒绝社会对单身的污名。我从不认为单身是一种弱势、是一个下策的选项。“单身”这个字眼,不应该是一种不得不,单身的男人可以是黄金单身汉,我们同样对自己积极、努力经营生活,我们同样对事业尽心尽力、有一笔小资产,可是这时,为什么不称这样的女人为黄金单身女,而是剩女?(嘿亲爱的

你能想像吗?2010年当局卫生署署长杨志良先生甚至说过,单身者容易罹患精神疾患。这是一个多荒唐的论述?或许我们能更进一步想,为什么更多女人选择单身大于步入婚姻?也许是因为,还没有足够完善的企业制度,去供给一个职场妈妈平等的升迁环境,还没有健全的家庭观,去支持女人婚后仍能忠于自己的人生。

撕掉所有污名的莫须有,无论是女人,男人,或者第三性,你都要相信,你值得拥有更多选项,婚姻、出国留学、打工度假、创业、谈恋爱,选项没有优劣之分,只有哪一种是你向往的人生。我也支持所有人,无论性别,你们都能重新体会自己、重新思考你现在的处境对你是不是舒服的、重新从婚姻制度的意识形态觉醒、直至握有自己生活的主导权。单身,不见得是等待交往的状态,单身,并不是任何人的错,你是快乐的、自在的、主动选择单身的环境,只因为现在的你享受这样的状态。(推荐阅读

我想与他人相爱,可是在遇见怦然之前,更想安静等待,我愿意对生活尽善尽美、对自己全力以赴,30岁的单身,不是文明社会的病灶、不是谁的错,只是我还没遇到那个他。

、“成家等同于婚姻、婚姻等同于幸福”的狭隘想像

柯 P 说他的言论是“担心未来签署手术同意书时找不到家属”。这不禁使我们想起前阵子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MV,演绎出同志情侣没有亲属、姻亲关系不能签署手术同意书,因而失去挚爱的真人真事。关心异性恋婚姻,也请惦念婚姻平权,请给他们为爱人留下生命的权利,请别让他们万念俱灰的憎恨自己身为一个女人因而无法签署那份同意书,请别用法律拆散一对在一起生活20几年的伴侣。在相爱之下,我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做?还给同性伴侣平等结婚的权利,台湾现存“成家等同于婚姻、婚姻等同于幸福”的狭隘想像也将因你真正思考幸福的意义而改变,结婚真的就幸福了吗?你要的是一段为实现“理想人生”的婚姻,还是一个家?“家”不只是一幢房子,而是一种精神。期待看见,相爱不因偏见而牺牲。(同场加映:

三点疑问,不代表否定柯 P 积极行政的总总,只是我相信我们与柯 P 都看见了,你我不只在社会政策上有更多可以进步空间,对性别的敏感与意识更能影响我们如何善待这世界、及我们被世界对待的方式。这个世界上存在中各式各样的人,我们都还有好多需要谦虚学习的地方。三点疑问,不只问柯 P ,也问问我们自己,理想中的幸福应该是什么模样?牺牲少数人的权益是幸福吗?走在社会期望上却未曾替自己努力过的幸福是幸福吗?30岁得嫁且嫁是幸福吗?

归结以上,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我们争取婚姻平权同时又拥护单身权?那是因为,结婚,它是一个选项,我们想确保任何人都可以有通过这条路径得到幸福的权利,不再把议题放置在男女的二元对立。这个社会,从来不只属于他的、你的,而是我们的,当然,你的幸福或许不是只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