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在情人节这天一起聊聊爱情的本质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先开口说爱,比较在乎的人就吃亏吗?

用“求婚”当作故事一开场,却马上呈现“离婚典礼”的仪式来做承接,故事末了又以“生前告别式”做结。(推荐阅读:每个离婚者背后,都有两个故事


(图片来源)

这是这故事最特别的地方:用反差来凸显主流价值的框架。

例如,以“高调奢华的离婚典礼”来反讽主流价值趋之若骛且大张旗鼓的“结婚典礼”;用“生前告别式”来对比“死后告别式”,提醒我们告别式的焦点该是谁。


(离婚典礼:剪喜字)

也令人不禁思考:“想结婚的人得以顺利进入婚姻”的确是幸福的(婚礼现场的氛围也的确都是如此);那么,“想离婚的人能顺利离开婚姻”是否也该受到祝福?现实生活中,我们通常都能很自在地恭喜新人,但何以面对离开婚姻的人却常是尴尬与困窘?我们的社会里,究竟带着怎么样的眼光去看待“离婚”这件事、以及“失婚”的这群人?这似乎一直是我们文化里极其隐晦的禁区。

【亲密关系里的空间该有多大?】

“我不能和人说话吗?我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吗?”在亲密关系里,你需要多大的空间?你又愿意给对方多少空间?这一直是个非常重要、却也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它没有标准答案。(推荐阅读:骗人的怦然!亲密关系里的三个关键时间

在不同的亲密关系型态里,我们看过如胶似漆、视彼此为世界中心的“黏腻伴侣”,他们没办法允许彼此分离太久,因为对方就是自己生活的全部,少了对方会不知道怎么独立生活、规划时间;也看过“时而单飞,看似疏离却不会解散、界线很清楚”的“独立型伴侣”,当两个人聚在一起时,互动可以很亲密,但是当两人分开时,各自也都可以很独立、情感上不致依赖。

但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的伴侣,只要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空间,就是好空间!否则,若是一方期待黏腻,另一方却是期待独立,便可能产生摩擦、甚至终究导致分离。

因此,亲密关系里的彼此,到底需要多大空间,端赖两个人磨合、协调。在秦奋(葛优饰)与笑笑(舒淇饰)之间,便是如此。笑笑在面对秦奋的求婚时,问了一个问题:“你跟谁过过二十年啊?”这问题点出了两个人之间何以试婚后会决定分开。


(图片来源)

对笑笑来说,亲密关系里的个人空间(隐私)很重要,这一点在试婚的第一天便表露无遗、很一致;而过惯一个人生活的秦奋、从没有机会学习如何与另一个人一起生活,在关系中常常越界,这对笑笑来说很不能接受。(推荐给你:用对的方式去爱他!五种爱与被爱的真实需求

【婚姻怎么选都是错的,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

秦奋对笑笑,是“爱”;笑笑对秦奋,是“好感”。两个人对关系的看法、投入的程度不一,也是很耐人寻味之处,并如此贴近我们所经历过的亲密关系。

就像在分手那天清晨的沙滩上,秦奋说“谁动感情谁完蛋”,所要表达的,就是两人对关系的期待与盼望不同,投入就相对不同,虽然爱情不该是“对价关系”,很难要求对方该有相对应的付出、该付出多少,然而当你越用心投入在关系里,却也免不了会期待对方跟你一样投入,这也是很真实的。

“你是找感情的,我是找婚姻的”这是秦奋最后的体悟。

我们可以从秦奋为笑笑所作的许多事上,看得出来他对笑笑的爱其实颇细腻。例如:把她列为唯一的保险受益人;主动帮她把鞋子吹干,以及在她睡着时,帮他把脚底的伤口包扎好。而这些,笑笑都看在眼里、感受在心里,就像她对秦奋说:“我知道我可能犯了一个错误,以后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你对我好的人了!”(推荐阅读:即使世界不断让你失望,还是要相信爱


(图片来源)

然而,她依然选择忠于自己的感觉:对这人的好感,还不足以升华到爱,所以选择离开;她知道:这对秦奋虽然残忍,但总比勉强进入婚姻后再离开,对彼此所造成的伤害来得好过些。直到香山的生前告别式上,香山对着笑笑说:“婚姻怎么选都是错的,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笑笑似乎懂了!

懂了婚姻没有全然正确、伴侣没有全然美好;懂了“好感”或许不足以升华到“爱情”,但是也没人说得准“好感,要好到什么程度才称得上爱情”。

婚姻中的双方,因着长时间、日积月累的互动,生活细节的细琐、对孩子教养方式不同、某些部份的价值观迥异,总会因为这些而不愉快,有时候甚至会回到最初、去质疑自己:“我当时的选择真的对吗?”于是,大多数人看着眼前这位令我们有离开婚姻冲动的人,选择继续回到生活里去找答案、去找回原初的美好,让那份美好成为我们“将错就错”的支持力量。

有人不愿选择将错就错,而毅然决然离开,去寻找想像中完美的关系,有些幸运儿也许可以顺利找到,有些则落入了另一个“要不要选择将错就错”的回圈,终其一生皆在寻寻觅觅。

对于互相看得清楚、很瞭解彼此的秦奋与笑笑而言,因为把对方的可爱、可恶甚至可恨都看得够清楚,所以唯有说服自己“那些可恨的、可恶的”即便法改变,都可以“将错就错下去”,才有办法走入婚姻。(推荐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爱情里的禁忌、欺瞒与逃避

【告别式的焦点该在谁?】

香山的“生前告别式”,则让很多人一边噙着泪、一边深刻地会心微笑。不只是戏里陪他走过最后这一程的亲友们,还包括在戏外的我们。


(图片来源)

当戏一落幕,回荡我心中的,是思考着如何筹办自己的生前告别式。而且还很认真地跟一起看这部电影的好友们讨论了起来:

在生命的最后这一段旅程里,如果有一场生前告别式,你想邀请哪些曾在生命中跟我们交会过的人?为什么要邀请这些人?要请谁来主持?要在什么地方举办?要有什么布置?…等。

而看着事业成功的香山,接连经历“离婚典礼”、“生前告别式”,他两度慨叹着“不过了”,我们也不禁跟着叹息:再多事业与金钱,终究买不到幸福婚姻与健康。

这一点香山体悟很深,所以跟好友秦奋说“我这辈子是跟钱着了大急了,川川(香山的女儿)我绝不会让她为了钱工作一分钟”。这是身为一个父亲,走过为钱劳碌的一生,数度赔上了婚姻与事业、甚至最后连命都赔上了,对女儿最深的爱与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