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底曾说“我一直对演员身份感到不自在”,因为她期盼自己除了演员身份,能为这个社会带来更多爱。

好莱坞,围绕着战争题材的影片还真不少,但在一片以男性导演为主流的环境中,女性导演愿意挑战这议题的,恐怕一只手数得完。最着名的,大概是曾以《危机倒数》(The Hurt Locker)夺下2010奥斯卡最佳导演殊荣的凯撒琳・毕格萝(Kathryn Ann Bigelow)。

果要问我:接下来,我最想看到哪位女导演执导战争片?那我可以俐落回答:我已经看到了。

近年来致力于终结战区性暴力的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2014年底说着“我一直对演员身份感到不自在”言犹在耳,2015年初就为我们奉上这部根据真人实事拍摄而成的“类战争电影”。(同场加映


(图片来源)

喂~战争电影就战争电影,干嘛称“类战争电影”?

因为,相较于典型战争电影里大量的爆破、枪林弹雨、敌对阵营间的猛烈厮杀,这部影片虽取用了二次大战的时代背景,但上述元素占全片时间比例低,反倒选择放入了更丰富多元的议题,令人大呼过瘾。

【消失的女性声音】

电影播毕,我坐在座位上一边消化、一边喃喃自语:为什么这部影片,除了男主角路易的母亲有台词之外,其余女性,就算有出现在萤光幕前,也没有台词,更没有交待她们与路易间的关系,仅能从画面上的场景与人物间的距离来推论。

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鲜明的性别平权主义导演,会允许出现的,是不?然而,如果您以“一个女性导演,试图去诠释与理解这世界如何看待战争这件事”的角度切入,便不难发现那是种很深的疼惜与无声的抗议。(推荐阅读:

一种对“男性,不管你愿不愿意,都须责无旁贷赴战场”的疼惜,以及对“女性,国难、战争当前,被迫噤声、不被听见,好像战争与她们无关、什么都使不上力”的抗议。

【孤独,是与自己最艰辛的同在】

如果非得从“海上漂流47天”与“被关禁闭47小时”当中择一,你会选择哪一个?为什么?


(图片来源) 

如果再补充情境描述:海上漂流有同伴,关禁闭是自个儿一人,那你的选择会不会改变?为什么? 

我想,服过兵役的人都会同意:宁愿被禁假5天,也不想被罚“关禁闭”1天。禁假留营,营区里还有其他同袍会陪你聊天打屁;但关禁闭,则是一个人在幽暗的小空间,面对幽暗、面对自己。

如果《浩劫重生》(Cast Away)里的男主角-Chuck 有机会与《永不屈服》的路易对话,我相信 Chuck 一定会既羡又忌地对路易说:我真羡慕你,海上漂流时,你还有2个同伴;而我,只有“Wilson”…一颗被我画了人脸的排球,不小心被海浪卷走,还害我哭得死去活来。


(图片来源)

所以男主角路易历经海上漂流47天,挺住了。

却在日军营地被隔离、关禁闭不到47小时,崩溃了。

人的一生中,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最长,但讽刺的是,往往也最逃避。于是我们找尽任何理由与方式,避免自己落单;真的落单了,却又不愿意好好陪伴自己。

 

或者该说“不知道怎么陪伴自己”,可能会更贴近些。

曾经历重大“预防性”手术的裘莉,很能明白生命当中的病痛、重大抉择,即便有很亲密的伴侣可以一起讨论、支持,但最终要承担这一切的,仍是自己。(推荐阅读:

用生命去体现过“何谓孤寂”的她,在影片中对“孤独感”的刻划,斧凿很深,甚至延伸到下一个议题。

【父亲,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男性成人典范】

凡看过此部影片,大概都会对俘虏营里的日本军官:外号叫“飞鸟”的渡边恨得牙痒痒。然而,对于一个一辈子都活在怕父亲期待落空、需要不断证明自己够优秀的人,其实是很值得同情与怜悯的。

包括,他无法忍受战俘竟然用坚定且自信的眼神直视着自己(直视的眼神是很有力量的,不信您可以对着镜子实验看看);包括,不肯屈服于暴力威胁的战俘,竟有着自己父亲期待在他这个儿子身上看到的刚强与坚毅。


(图片来源)

一个男性,从男孩时期开始,直到长成了一个男人,耗费一辈子追求高阶将领父亲(象征成人男性典范)的肯定,却仍求之不得、终身无法成为他父亲眼中够好的男人,甚至连一个战俘都不如。

 

这种男性成长历程的长期孤寂、不被允许与接纳的软弱,全在导演裘莉的眼里。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一词,开始为台湾国人所熟知,是在1999年的921大地震发生之后。遭逢灾难而幸运残存的生命,皆为高危险群。

特别是如果所经历的,是一个集体、大规模的事件,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与专业协助。就像男主角路易,在大战结束后,战俘营的画面深刻烙印在脑海里,数十年挥之不去。

所以2012年奥运,日本境内传递圣火的任务,特别安排当时已年近百岁的路易传递圣火通过当时战俘营的现址。对个人而言,那是个很重要的“仪式化活动”,象征“走过、穿越”,具有疗愈效果。(同场加映:


(图左:裘莉   图右:片中主角-路易詹帕瑞尼,于2014年影片完成时,以97岁高龄辞世)
 

值此同时,基于谘商心理专业,我也不得不提醒:当我们面对近期复兴空难事件,除了给予逝者家人抚慰,亦别忘了空难幸存者可能会出现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心理专业的介入,不仅仅是协助当事人从创伤中疗愈,亦需教予其家人与之共处的方法。(推荐阅读:

这件事,比一味耗费社会资源在盲目造神、毁神、政治口水,来得更具价值与重要许多。

*想看更多电影点评?前往【心理学电影院】粉丝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