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在了大家的视野里,经历了幸福和心酸。我希望子怡可以一直拥有最幸福的时光。当我们老了,我还能照顾你。

无人机已经这么红了。

今年一月底,美国航管界闹哄哄,因为一架来自中国的无人机,忽然“意外坠毁”在白宫南草坪,当时总统奥巴马正出访印度,白宫立刻紧急关闭。而这架无人机在“失控”后竟然不知去向,让政客数星期都大力抨击白宫安管太不严密、航管法规也老到生锈。

这架无人机其实是来自于深圳的大疆创新科技公司(DJI)的 Phantom,汪峰拿来向章子怡求婚的无人机是 Phantom 2 Vision Plus。两架型号一前一后,同一间公司。

其实你我就算没有拿过价值5500万台币的钻戒,也都或多或少感受过大疆科技,因为红到半边天的《爸爸去哪儿》、《舌尖上的中国》以及好莱坞《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国土安全》(Homeland)等航拍镜头,都是由大疆科技无人机拍的;甚至在纷扰不断的的中东,抬头看叙利亚上空,军政府也是用大疆科技的无人机,进行侦查工作。

Google 创始人 Sergey 最喜欢的 Burning Man 、象牙海岸海滩的景色、巴黎铁塔下的恋人,在大疆科技的网站上,有1300多条这样的视频,共通点就是用他们的无人机拍摄。在过去三年的时间,大疆科技用低调的方式窜红,销售额一口气成长80倍,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深圳是重要的关键。  

传统的飞行模型,消费者需要自行组装,对于像我这样的女生就会觉得很困难,购买的动力很低。但成立于2006年的大疆科技说:“我们要做能让消费者打开盒子就直接飞的飞行器。”这对我来说就有天差地远的差别。只不过执行面上,这个挑战很大,因为无人机市场不像智能手机一样成熟,专业模块不能从外面买,几乎所有技术都需要自己研发再拼装。这也是为什么大疆科技一开始、也非常合理的把公司设在深圳,把基础元件生产和拼装的成本,降到最低。

推荐阅读:科技让我们更孤独?研究显示...

2008年,大疆科技推出第一款产品,到了12年,他们已经拥有200人规模的工程团队。研发实力强,公司的飞行体、遥控器、放置相机的陀螺云台等细部配件,都开发得很好。消费者能够放上自己的 iPhone 或是 Gopro 来进行航拍,这打开了它国外的市场,从娱乐、极限运动、军事、新闻采访都开始有人用大疆科技商品进行工作。去年底,我在 NYU 的 ITP 科系上课,看到新闻学院里已经有一堂《The Journalism of Drones》。

今年,2015年 CES 展上,潮流科技媒体 The Verge 的痞男主持,遥控大疆科技的 Inspire (公司的最新机种)在展场里飞来飞去,一直说这是市场上最成熟的商品,也拍下每一个人在 CES 上的动作。同一时间,大疆科技发展成一间一千人规模的公司.....。

这就是科技的魅力。

无人机从电影还有玩具反斗城里飞了出来,飞进我们的日常生活:Amazon、阿里都要用无人机送货;MatterNet 要建立无边无际的跨洲无人机网路;甚至最新的 Phantom 宣布他们要制造不同功能的无人机摄像头:感温、感湿。可以想像得到,接下来农业用途、地理研究、反恐都可以用得上这样的技术。而当我们以为科技和女人可能没有交集,我看着这张影后掩着脸喜极而泣的照片,感觉无人机搞不好下一世代幸福的载具。

同场加映:幸福不在“明天”,“此刻”就是最好的行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