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抽的不是菸,是寂寞。”想必很多人都听过这句,每其实你想跟他说的是:“多爱你自己一点,我很心疼。”

女孩子抽菸,总是招来两极的评论。很多人说,抽菸的女孩们瞬间没了气质,马上从那些年的陈妍希变成麻雀变凤凰里的茱莉亚萝伯兹。但这或许是女性主义者最不屑的观点:女孩子为什么不能抽菸?抽菸怎么了?抽菸代表身上背着很多负面包袱?抽菸让人直觉妳不想对自己负责任?谁规定的?(同场加映:当女人好幸福,别让性别刻板印象否定妳的美!

你在街边看到一个年轻女孩拿起打火机,修长的食指与中指夹着白白的菸,吸一口,吐出一团烟雾。那瞬间,彷佛一切的烦恼都随着冉冉上升的烟,蒸发在空气中。她可能浓妆艳抹,手里拎着 LV Speedy 或 Chanel 2.55,边滑手机边叼着菸。你不知道她坚强的外表下,到底藏了些什么曲折的故事。抽完了,率性地把菸蒂往地上一甩,用高跟鞋的鞋跟随便踩踩,面无表情的走人。她抽菸,是为了释放压力?放下哪段情?伪装自己?纪念逝去的谁?我们无从得知。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绝对劝不了她们戒菸。(推荐阅读:亲爱的朋友,行事历的空位永远留给你

“不要抽啦!对身体不好。”而且污染环境。当然,我没说第二句。我看着身旁的她,这是她在我面前的第三支菸,今天的第五支。我不喜欢菸味,小时候单纯的成长环境,让我像温室里的花朵。你问我怎么受得了她抽菸,我想是容忍成了习惯。不怕吸太多二手菸?还好,平均一个礼拜就这几分钟,我的肺应该没这么脆弱。她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照样拿起打火机,右手手掌挡着风,专心的点火。坐在公寓前的公园椅上,我只觉得冷风无情地灌进大衣里,好冷。我摸摸自己的耳朵,就好像手拿着冰块,感觉不到任何触碰。摄氏五度的夜晚可不是闹着玩的,但她总是淡淡地告诉我,菸可以让她转移注意力,她丝毫也不觉得冷。

后来想起劝她的那句话,其实一点都不合逻辑。若一个女孩已经决定一天抽一包菸,“健康”早已不在她的字典里。你把那张“警告:吸菸有害身体健康”伴着漆黑的肺的图给她看,她照样会拿出打火机,无视你的关心,继续吞云吐雾。为什么?因为每一次菸蒂的掉落,就是在告诉妳,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健康,她真的什么都不想在乎了。什么劈腿的前男友,癌末的妈妈,外遇的爸爸,自杀的姊姊,爆肝工作却永远还不完的房贷,赌博破产后拼命借钱的妹婿,最好都人间蒸发。她们只想拥有这短暂的十分钟,用一支菸的时间去安抚自己,让尼古丁暂时卸下复杂的思绪。久了,抽菸变成一种习惯。饭后菸、事后菸、睡前也要一支菸。她们放不掉那种令人着迷的快感,彷佛只要优雅的弹一弹菸灰,人生数十年便成过眼云烟。(延伸阅读:被忽视的女性医学!健康生活新提案

回想起十几岁的青春时期,很多女孩子流行在手腕上划上几刀,然后偷偷地在交换日记里告诉姊妹们,她手上的痕迹是为了让男孩子们知道她有多痛,被伤得有多深。你想想,十四、十五岁的女孩们为男孩子割腕?这比为赋新词强说愁还严重。我总是看得于心不忍,努力扮演社工与心理学家的角色,苦口婆心地告诉她们不要伤害自己。而隔天,她们还是会带着两道泪痕与数道红红的伤疤出现在我面前。而这和抽菸有异曲同工之妙 -- 都是以伤害自己的身体得到心灵上的安抚,或者让人怜悯,或者麻痹自己。(嘿亲爱的:10种享受乐活人生的舒压方法

我曾经以好奇为缘由,抽了第一支菸。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很可笑,我还真想像自己是王菲,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以为一支菸可以让我看破人生。姑且就把它定义为“纪念逝去的爱情”的第一支菸吧。那阵子我像个小孩子般天天哭,哭惨了。她说她喜欢有薄荷味的菸,分了我一支,然后帮我点了火,教我如何把尼古丁的精华抽进身体里。

“很多人抽假菸,就是没有真的吸进去。对,就是这样,吸大口一点。”她的专业让我不敢恭维。好苦。我咳了几声,立刻觉得所有抽菸的人都疯了,这么难受的味道,她们怎么办到的?烟雾灌入喉咙的那刹那,真不是普通的呛。到底是谁发明这种方法来折磨自己?

过了几分钟,我试着去享受那种无所谓的感觉。世界上许多着名的艺术家都是菸枪,有时沙哑的嗓音更能带出乐曲的沧桑情调,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反而更能激发创作灵感。虚无缥缈间,好像一切都消逝了,喉咙的刺痛感转化为压力的释放,肩膀变得好轻。我开始惊讶于尼古丁的威力。抽完,我学那些女孩,很有气魄地把菸蒂一丢,头也不回的离开它,也离开他。我觉得自己的心智年龄瞬间老了十岁。(推荐阅读:希腊小岛人民的不老秘密:乐活心态让你越活越年轻

一转身,刚刚那十分钟的放松突然不见了,压力又排山倒海而来。我想起今日的事情还是得今日毕,太阳升起前还是得起床,晚餐还是得吃,房租还是得交,报告还是得熬夜写完,而那个不属于我的人,终究不会回头。我很快地又从脑袋里把那张吓人的黑色肺翻出来,狠狠地训自己一顿:刚刚那根菸排了多少废气,经由蝴蝶效应可能都飘过了太平洋,不知污染了多少人美丽的家园。经过我面前的小孩搞不好因为吸了一口二手菸而导致他半身不髓,这辈子只能坐轮椅。若我真的抽上瘾了,一定会生不出小孩,还会因为肺癌而早死。

不好意思,我夸张了。是,我毕竟没自己想像得那么潇洒,抽菸真不是我的路线。又或许,我从不愿以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去得到别人的任何眼光。我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也绝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因为时间一久,我发现到没人会施舍妳同情。许多过不了的大风大浪,只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站稳了,才能在关键时刻赢得这场战役。抽菸到底好不好,见仁见智。但下次请妳们在点燃那天的第五支菸之前,想想那张黑色肺的图片。妳们的好朋友都是很心疼的。我们劝妳少抽,是不忍见妳为了短暂的快感而让自己的肺染成黑色,让未来老了的妳,去懊悔年轻的、不知道在执着什么的妳。因为我们都相信,妳们值得用更好的方式对待自己。(同场加映:女孩,妳有多久没爱自己了?

“真的,别抽了吧!”我又说了一遍。她拿起打火机,往椅背上一靠。

“就跟妳说啦,姐抽的不是菸...”她调侃的说着,并专心地点燃今天的第六支菸,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