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把喜欢说出口,却习惯用沉默描述所有的感受。

为什么不能把想念说出口,却以一种压抑的方式将情绪封锁。

 

绝大多数的事情,我们让它们处在一种暧昧又混沌不明的姿势中,然后又假装仔细斟酌,煞有其事地收在每一个贴好标签的抽屉与橱柜。接着像是图书馆的管理员,没事撇撇灰尘,事务性地在借还时盖个章。

 

老实说,被借走了什么,还回来什么,都只是形式上的图个心安,放在心上,却又不太愿意花时间整顿它们。然后,某天发现可能资料短缺了,也可能新书爆库了,才想在这种时候,替脑袋早已被阻塞的疏洪道挖淤泥,除水草,瞎七瞎八地乱了手脚不说,还可能留下一堆更难收拾的后果。

 

首先我们试着请教相关的专业人士,这些某部份来说算权威的大人物太忙碌,实在很难完整听完你的毛 病是什么,所以他会给你一套非常制式但不失逻辑、理论基础,的确有部分效果的方法,让你在一时一刻之间,似乎觉得有了新的契机。不过时间久了,问题还是存 在,你便开始不得不怀疑,他们极可能只是想轻松赚取顾问费用的王八蛋。

 

所谓三折肱而成良医,虽然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不过学会应付专业人士之余,却偶尔还可以自己加点创意乱弄一通,反正,死马当活马医,没有损失。

 

经常,你会蛮羡慕那种和你完全相反的人,(他可能也蛮羡慕和他完全相反的你)所以,你可以试着尝试去请教他,一些你可能觉得非常棘手,他却得心应手的状况。在无法理解之中,试着找寻脉络,找寻可参考之点,所谓不耻下问,也算是一种德。

 

有些人是很热心的,他会站在你的角度,希望透过他的理论,洗刷你浑身的烂泥巴,接着最后以一句:“看开点,这就是人生,往前走就对了!”做为非常正式且严谨的结论,我必须肃然起敬的是,感谢你听了别人一堆废话,你也还给他一堆废话。在“人生,谁不是这样?”的立场下,我们竟然还耐着性子地听完彼此的废话。

 

也幸好,我们没有找一堆人围着 一个圈圈,手牵着手,还互相精神喊话,否则更会让我多了一种彼此相视微笑,却让我想掐死人的罪恶感。

 

当然,这样的人还比,才看到你的嘴型张成一个“啊”,就赶快挥手说:“不要自怜自艾,回家去洗屁 股吧!”不耐烦又焦虑的像是赶走讨厌的绿头苍蝇一样。不得不,你的嘴型自然会变回上下唇贴紧的窘样。因为……你必须知道,人家只是用另一种方法激励你,贴心地不让你变成绿头苍蝇,而你也贴心地报以不让人家变成大便的感恩。

 

虽然,所有的,可能真的会逼人上梁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而当节奏乱掉后,显然也无法继续保持既往的冷静,甚至别人说的冷酷。

 

在这种巨大的混乱之中,一切都 快得令人错手不及,即便我们本不是优雅的人,起码不是无法理性分析前因后果,就莽莽撞撞行事的性格。却在这段时间上的好多冲突点,很明显地连表面的从容都 无法假装,更遑论在心中不断不断不断不断,一而再,再而三,无法抚平的矛盾挥之不去。

 

一直思考,一直思考,一直思考,一直思考......忽然间,呼吸急促,陷入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慌,参杂着连日的郁闷所转换而成的亢奋。

 

为什么不能把喜欢说出口,是对着她。

为什么不能把想念说出口,却是另一个她。

那是不同的。不同的人,不同的情绪,不同的应该要分离,用一种非常清醒地确实切分后,用力往前踩踏

 

但,却忘记,舞步。忘记在每一个拍点上,到底应该摇曳或跃动。

 

如果你完全掉了拍子,那么就让这几小节略过,找到你能进入的点,再开始舞吧!因为在玉石俱焚的 瞬间,就算停止了动作,也停止不了茫茫然的空洞。

 

而我们应该试着用什么填补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