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说阿姆斯特丹是一个适合散步的的慢活城市,呼吸一趟下午暖和的阳光佐以鲜冷空气,散漫地张望这异国的土壤、人文、和城市的颜色,这或许才是旅行的真味,你不争先恐后排着名胜景点的队,只是静默的与它共处。(你会喜欢:跨出那一步,一个人旅行找回面对生活的勇气

告别瑞士的苏黎世,我来到阿姆斯特丹。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怀念起家乡的夜市。

旅行越来越久以后,我不再像个孩子,抱着去游乐园的期待,我更像是个疲倦的城市人,意兴阑跚,把头放得低低的,望着自己的左脚右脚,一步一步前行。

但阿姆斯特丹摇醒了我。

我住在一个很优美的饭店里,名字叫作 Waldorf Astoria。

风尘仆仆地拖着脚步,拉着三大箱行李坐了地铁,一阵不算短的迷路过后,终于找到挂着高雅旗子的酒店。高大挺拔的门房人员穿着斗篷替我搬了行李,他的笑容像好莱坞明星一样灿烂,礼貌问好时发出薄荷叶子与橙香的口气。

关于饭店优劣好坏的判别,我有自己怪异而肤浅的小癖好,我觉得门房人员很重要,而这位服务人员,甜美专业的笑容中,洁白的牙齿排排站好,闪闪发亮,进而令我相信这是一家细节至上的美好酒店。

阿姆斯特丹的房子都是细长型地排列在一起,像是瘦瘦高高的男孩子,在早晨时毫无缝隙地站成一列准备参加朝会的样子。然而房子内部却宽敞得不像话,走进饭店时,我以为自己来到了完全不同的地方。

天气虽然冷冽但清澈,我出门去闲晃,沿着运河闪过了好几辆脚踏车,每台脚踏车的主人,似乎都没有踩刹车的念头,因此对于行人来说,保持精神与朝气好好把路走好是必要的。河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我好像从冬眠中渐渐地苏醒过来的动物,对任何事情都还在适应的阶段。阿姆斯特丹是一个适合外出步行的城市,我认为跑步机的生产公司在此地无法生意兴隆。

强烈建议坐上船,在运河上任意滑行,此运河体系建成于17世纪,共有160条渠道,总计有75公里长。主要干道的游船活动,可以在中央车站的对面搭乘,一趟大约一个小时,10-15欧元费用。树叶遮住一些阳光,让河面的影子跳动式地闪闪发亮。河岸的房子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好像被太阳晒昏了头似地有些中暑地歪歪斜斜,并不是每一间都完全直立。城市风景像罂粟花的香水浓度,把人薰得傻傻的。

时间也在这里逐渐变得不完全真实,这是阿姆斯特丹,还是哪里其他的什么地方,变得不太重要,相同的,我现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样对于人生沉重的信念与承诺也可以缓和下来。

第一天的夜晚,我去了红灯区,有很多成人 Show 热映中,也有很多年轻的女性身体在橱窗里面摇动,灯红酒绿。大麻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稍微吸进了一些,于是那天多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也不特别觉得辛苦。回饭店后倒是头痛欲裂,喝了很多牛奶才好一些。

奇妙的是,从红灯区的街区一出来,就连接着一个卖郁金香与球根的盛大花铺,后面是广东与四川顶尖对决的喧哗唐人街,成双成对的鸡鸭挂在门前,锅铲发出清脆碰撞的声音。

一点冲突都没有。像交响乐管弦融合在一起的一座城市。

街道与运河实在迷人,把旅人的雄心壮志都削成薄薄的。

除了买下72小时地铁畅游票以外,在阿姆斯特丹后来的几天,我没有特别做什么。看别的部落客文章介绍了很多博物馆,大部份我只是经过。

我沉溺于优雅的饭店设施,在私密得像是为皇家专人而设的泳池中用脚慢慢打水,早餐时食用清甜的菠菜与班尼狄克蛋,一口一口仔细地喝着伯爵茶。没事做的时候,就散步,坐船,在公园里坐一下午看着别人聊天,他们说的很多都是生活起居的事情,直到入夜,我就走回饭店,花比以前大约两倍的时间洗好澡,然后看一本小说渐渐入眠。

唯一值得拿出来说的,是我离开了如慢性病的自虐习惯,我不再老是自我要求,硬是挤出时间奔跑追逐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什么,我把赚来的钱拿出来不心疼地花掉,三十年过去,我终于试着不要依靠意志力,这跟细长的竿子,撑过所有的事情。

我回到了婴儿时期,只知道吃,睡,跟用自己喜欢的方法玩。我学会了好好照顾自己。

因为这样,一天的清晨,我能够张开眼睛,不夹带一丝生气,不意气用事地觉得世界亏待了我。

所以我说,从深深的长年疲惫中,阿姆斯特丹摇醒了我。

 

*饭店交通资讯:Waldorf Astoria Amsterdam 酒店沿着绅士运河(Herengracht)而建,这家优雅的酒店坐落在城市的心脏地带,沿路步行可以经过6座具有时代意义的17世纪运河宫殿。

网站资讯: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