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习惯漂流,留学海外工作,不断的迁移似乎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可是,候鸟也有家,家,终究是最后的依归。对于流浪惯了的你,回家,反而是一种更需要勇气的事,因为你开始要习惯一种安定,开始要懂得维持生活的平衡。安定,对旅人来说是一个必定学习的课题,也是一个绝对有价值的目的地。(推荐阅读:人的一生不平凡的时间,不需要这么多

妳说妳终于想要尘埃落定,回到自己生长的故乡,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然后开始过上规律的人生。这些年,看着妳不断的迁移,像是候鸟般的无法在一个地方待的长久,一点点的安定都会让妳感到焦虑,在每个人、每篇文章都在提倡着:“离开安稳又一成不变的生活”的时候,妳却羡慕着这些可以安于现状的人们。然后在听见了杨丞琳的新歌歌词:“你们都羡慕,我累积的飞行哩数,勉强也活出,另一种满足。”时,忍不住频频拭泪。(同场加映:

这些年的美国、台湾、大陆、英国、欧洲的不断更换工作跟居所,到处的旅行,心里却渐渐的空了。这次送给自己最后一趟旅行,一个人,到了比利时跟巴黎,沉淀自己喧嚣已久的心。

听说上个礼拜布鲁日还下着雪,今天迎接妳的却是大太阳的蓝天,一个人坐在广场的中央,看着隔壁的钟塔还有歌德式的建筑,妳想起了在德国慕尼黑的市政厅,破旧黑色的老建筑,一直都会忍不住勾出妳内心想流泪的崇拜欲望。让妳爬到快断气的钟塔,窄小甚至呈现九十度的旋转楼梯向上,走到自己有点头晕,但俯瞰整个布鲁日的街道还有灿橘色的落日,让妳明白了自己一直坚持着走下去的意义。

妳不是为了不断的流浪,才舍弃了安定,而是别人定义的安定对妳来说才更需要勇气,因为妳不懂得对别人做出承诺,不论是感情、工作,甚至是对家人。而那一种安定,需要妳真正的定下心来,付出责任,将自己与别人的所托都放在肩上,那样的责任跟压力,甚至只是这样的想法,都让妳喘不过气。还记得那一次撕心裂肺的分手,妳跑去了布拉格,一样的爬上了钟塔,俯瞰着所有的彩色格子小屋哭泣,以为是自己被抛弃,却其实是自己一直都不敢承担责任的心在逃避。(推荐阅读:

背起了行囊,妳又朝向下一个城市飞去,朋友对妳说,巴黎好小好无聊,好像只剩下 shopping,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的确,这个城市的LV店里还设有图书馆,喜欢工设的人忍不住要朝圣巴黎铁塔,但对妳来说,妳好像听见了科西莫多在钟楼里哭嚎,塞纳河边的树一摇曳,妳就好像看见了伊斯梅兰达翩翩跳起的裙摆。蒙马特的街区,妳嗅见了雷诺瓦画中的煎饼屋香气,还有黑猫轻轻一跃的跳过红墨坊的风车屋顶。第二次造访这个把浪漫溶解在空气里的城市,妳比上一次来到这里时更有自信也更笃定。因为妳知道妳即将离开,离开这变动的人生而走向安定。(推荐阅读:

最后,妳降落在台湾。回家,对妳来说并不容易,但却是个不会后悔的决定。

戏剧化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