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许多台湾人喜欢的旅游地点,而日本文化也有其渊远留长的意义,女人迷也有许多作者,分享了像是“日本女人随时都要带妆”背后的礼貌哲学、日本女孩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要“可爱”?...等等,而这次我们要从时事角度来分析,日本人的“道歉礼仪”吧!(延伸阅读:

上星期,2名日本人遭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绑架,但其中一位人质的妈妈在记者会上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请政府救救自己的儿子,而是先开口向社会道歉,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为什么?


石堂顺子含着眼泪向日本国民道歉。

求人救儿子先说对不起

CNN25号报导,强忍着眼泪,石堂顺子(Junko Ishido)站在数十架摄影机面前,她的儿子后藤健二(Kenji Goto)和另一名日本人汤川遥菜(Haruna Yukawa)遭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绑架,要求日本付2亿美金来赎回人质。

石堂顺子在请求伊斯兰国放过自己的儿子前先向日本的全体国民道歉,她说:“感谢你们的仁慈与善良,我在这里替我儿子造成的不便和麻烦道歉。”

石堂顺子是在伊斯兰国要求的72小时期限快到前发表这段请求。日本政府并没有答应伊斯兰国的要求付赎金,一天过后,石堂的儿子后藤健二再次出现在影片中,手上拿着汤川遥菜遭到斩首的尸体照片。

这一次,伊斯兰国要求释放一名被关在约旦的女性圣战士利夏薇(Sajida al-Rishaw)来交换人质后藤健二。(同场加映:


遭控干细胞研究做假的“美女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就研究有瑕疵的部分向大众道歉。

道歉很重要

天普大学东京分校的亚洲研究教授金斯顿(Jeff Kingston)表示,在日本的社会背景下,石堂顺子的道歉是可以理解的。

金斯顿说:“在日本,如果你造成别人的不便,向他们道歉并请求原谅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石堂顺子不停地表示,自己的儿子被抓给政府带来麻烦、惊动了其他的日本民众她觉得非常抱歉。

对她来说,儿子当时是不是要抢救朋友也就是另一名人质汤川并不重要,儿子以坚定的意志到危险的战地叙利亚担任记者,一直以来都受到朋友、同事甚至是陌生人的称赞也不重要。如果她在日本公开讲这些话,她就会被认为是一个兜售儿子正直品格的自私母亲。

正因为这样,石堂顺子,一名绝望的母亲,才会在儿子还在残忍圣战士集团手上并即将要被杀害的时候,“打从心底”向国家道歉接着才开始请求救援。她是在道完歉才说:“拜托日本政府救救健二”(日本人处处彰显的礼貌:

“伊斯兰国的所有成员们,健二并不是你们的敌人,请放了他吧。”


遭到伊斯兰国掳走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

同样是人质 态度不一样

金斯顿教授表示,日本大众对2名人质的同情程度相当不同,这有部分原因是因为2个人质的背景非常不一样。

金斯顿教授在人质汤川遭杀的新闻释出前,向美国媒体CNN表示:“大众对后藤还有汤川的态度是有区别的。”

“因为后藤的经验还有他曾做过的事,大众对记者(后藤)是相当尊敬的;汤川则是被认为是一个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天真冒险者,所以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政府和纳税人要对他负起责任。”


一名日本示威者拿着iPad,传达他想说的话,iPad上写着:“后藤先生不是伊斯兰国的敌人,不要杀日本国民!让他们活着回来。”

人质回国被霸凌

2004年的时候,也有3名年轻的日本人被绑架,其中有一位人质在被抓之前是在伊拉克帮助小孩。之后3个人质在伊拉克被武装分子释放,但当他们回到日本后不仅没有受到欢迎,还因为他们“造成日本的麻烦”遭到其他人回避,日本政府也向他们追讨机票费用。

金斯顿教授补充说,3名人质在回国后受到的伤害在某些方面来说比他们被绑架的时候还严重:“他们得到的待遇是你能想得到最冷漠无情的态度,这事实上是日本政府鼓励出来的霸凌。”

从之前的人质绑架事件之后,“对自己负责”、“自己承担风险”这类的话就已经深深地刻在日本人心头上。(延伸阅读:

中东不再是另一个世界

金斯顿教授也提到,这次的人质事件也暗暗改变了日本社会对首相安倍提出的“主动式和平”的想法。

在安倍首相提出要援助中东2亿美金对抗伊斯兰国后2天,伊斯兰国就接着放出了人质影片。

不管日本大众在电视机或是电脑萤幕上看到这2名跪在沙漠里的人质时有什么样的想法,亲眼看到自己的同胞被伊斯兰国绑架,使得伊拉克和叙利亚当地的情况突然变得近在眼前。

金斯顿教授:“伊斯兰极端主义本来是只有出现在电视上、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东西。”

“但是现在,它正活生生地发生在日本人身上。”

 

本文同步刊载于地球图击队
编注:对原文报导有兴趣的朋友,请参考 "ISIS' Japanese hostages receive mixed sympathy at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