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经想过,若是有一天你罹患乳癌了,你会怎么面对?罹患乳癌对于女人而言除了是长期抗战的开始,更必须面对切除乳房的挣扎。最近在美国就有名为 P.ink 的组织提倡用刺青重新定义伤痛痕迹,让每一个伤痛都成为最美丽的勋章,纪念身体上的重挫以及重生。好美丽的点子!(同场加映:失去乳房,我依然独特而美丽

切除乳房是许多乳癌患者最恐惧的恶梦,毕竟胸部被视为女性魅力的来源之一,外貌上的缺陷多少会打击患者的自信心。不过美国公益组织想到了一个办法,请来刺青师傅出马,帮助乳癌患者重建自信。(推荐阅读:Girly Tattoo 女孩风刺青


刺青不但是年轻人表达自我的方式,现在也能帮助乳癌患者术后重建自信。Photo Credit: Beverly Adams

刺青有助术后身心重建

《美联社》15号报导,对成功击退乳癌的女性来说,接受乳房重建手术是恢复外貌的第一步,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公益团体 P.ink 正在协助曾切除乳房的患者,重新肯定自己的身体。P.ink 为当事人引荐刺青师傅,同时也透过旗下基金会募集刺青费用。

P.ink 在2013年推出第一届 P.ink Day 乳癌防治日活动,在纽约布鲁克林替10位妇女募得刺青费用。2014年P.ink扩大举办防治日活动,在美加12座城市号召刺青艺术家,共有38位妇女受惠。(推荐阅读:刺青女孩百勒丝:个性的身体里,藏着柔软的心


Photo Credit: 4thfullmoon

切除手术造成患者外观上的巨大改变,也连带影响了自我认同,除了生理之外,心理上也需要重建。

战胜病魔 夺回人生

居瑟丝(Diane de Jesus)是第一届 P.ink 防治日的受惠妇女之一,这位34岁的营养师想要在重建后的左胸上刺一只鸽子,因为她在接受癌症治疗时,曾经梦见鸽子。

居瑟丝说,刺青让她觉得又能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我再也看不到我的伤疤了!这是刺青带来的最大惊喜和礼物。”

创立P.ink的佛拉诺斯(Noel Franus)说:“我想有很多战胜乳癌的人觉得,这让他们有机会去定义乳癌在自己身上的模样,这也是我们在这里努力想达成的最终目标。”

佛拉诺斯的灵感来自于嫂嫂欧特温(Molly Ortwein),欧特温曾接受双乳切除手术,对她来说,无论是重建乳房或刺上乳头都不够好,欧特温征求家人对刺青的意见,最后在2013年选择了巴西苏木开花的图样。


P.ink 举办的乳癌防治活动帮助乳癌患者用刺青告别创伤。Photo Credit:P.ink

刺青师:义举意义重大

44岁的酒保兼清洁工杨科丝基(Mari Jankowski)也在P.ink的协助下,在去年12月刺了紫色的百合花。杨科丝基在2011年切除两边乳房和子宫,因为她的曾祖母、祖母和母亲都有乳癌病史。(推荐阅读:胸部的隐忧:你一定要会的正确预防乳癌七步骤

杨科丝基希望遮住胸口左上方的化疗疤痕,请刺青艺术家纽曼(Ashley Neumann)替她设计一个结合粉红丝带和百合花的图样,百合花是她的母亲和祖母的最爱。杨科丝基说,纽曼的设计美极了!

纽曼:“我找了2年半,她才试一次就成功了!”

24岁的纽曼以前也有为癌症伤疤刺青美化的经验,“这绝对是你会想继续做下去的事,因为你知道这对她们来说意义有多重大。”

2个小时后,刺青完成了。

杨科丝基看着镜中的百合花新纹身,忍不住哽咽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