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孩子,但往往常用“自以为好”的方法去爱他们,却忽略“对焦”的动作。爱的表达,才是沟通的第一顺位。

“我妈竟然跟我说:妳就不能平凡一点、不要那么多意见吗?妳怎么都不担心男方的爸妈怎么想?”正紧锣密鼓筹备婚礼的Sophie,气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她第一次踏进谘商室,是在四个多月前,当时是来谈生涯抉择的。那时候的她,正面临“要继续考博士班?还是转投入教师甄试战场?”的十字路口。

博士班,是她要的;教师甄试,则是她爸妈期待的。

希望孩子“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胜过“学位的追求”,是天下父母心,我懂。子女,其实也懂。只是当双方僵持于“稳定工作VS追求梦想”而开始有很多情绪时,往往都忘了这争执最初始的原点与本质。(推荐阅读:亲爱的爸爸妈妈,或许我们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样

【争执间被遗忘的“爱”】

于是…..父母感到委屈:“我只是希望她有个稳定的工作,怎么搞到后来说得好像我们在逼她?”

子女感到气愤:“我就跟他们说,反正我会养活我自己,不用跟他们拿半毛钱、啃他们老本,为什么他们就是不相信我?”

争执之间,双方都很受伤,因为吵架不会有太多好话。这家庭一时之间被情绪淹没,全然忘记这场争执的起点,是源自于“父母因为爱孩子,不忍看孩子辛苦”、“孩子爱父母,所以试图解释、让他们放心”。

【爱,被模糊了焦点,伤害却反倒清晰】

谈了三个月后,即将告一段落、谘商差不多快结束时,突然杀出一个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又无法闪避的话题。Sophie 男友家有重要长辈过世,男方家庭遵循“百日内完婚”的传统闽南习俗,希望把原订一年后才要举行的婚礼,提早到三个月内。

Sophie 对于婚礼提前这件事,很可以接受。因为准婆婆在第一时间已跟她通过电话,并且尊重她的意愿。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婆婆有话直说、明确表达的风格,跟这个长辈互动的过程,无须揣测她是否“话中有话”。

“我总听人家说,办婚礼真的很麻烦!特别是要跟对方家庭‘乔’很多习俗、仪式、聘金数字…..一堆事情,常常闹得不愉快。”Sophie 一边用右手转着左手手腕上的玉镯(据妈妈说那是从外婆的妈妈开始传下来的),一边说:“我怎么也没想到,跟我吵得最凶的,竟然是我妈。”

她说,打从一开始,跟男方讨论要公证还是要传统婚礼,到后来“六礼或十二礼”、“可不可以不要过火炉”、“不要丢扇子”,男方通通没意见,但自己的妈妈意见一堆,母女俩光为结婚这件事就不知道吵了多少回。

直到前几天,母女俩激烈争执“新娘礼车离家时,妈妈可不可以不要泼水?”后,妈妈跟她说“妳就不能平凡一点、不要那么多意见吗?什么都要跟别人不一样,妳怎么都不担心男方的爸妈怎么想?”

她气到发抖,哭着回答:“妳让我念那么多书、受那么多教育,结果就只是要我跟别人一样?怎么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不问我要什么?我到底是不是妳的女儿啊!”(同场加映:一辈子的控制欲?亲爱的长辈请尊重我的选择

“唉…..”妈妈叹了很深的一口气,“我只是因为太爱妳,担心妳被公婆认为难搞、对妳印象差,以后过门会不幸福……我错了吗?”说完后,瘫坐在椅子上。

“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他们泼水吗?我不是故意要跟别人不一样,我只是不想他们把我像水一样泼了出去,我是他们的女儿、我这么爱他们,嫁人一定要离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被我深爱的他们当作水泼出去而收不回?”Sophie 的泪水里,满是不舍与哀伤。(推荐阅读:原来离家这么远了,新婚族的幸福与哀愁

我递过面纸给她,没多催促,在一旁静静等候;待她心情平稳些,我只问了一个问题:“妳跟妈妈各自说的最后一段话,为什么不能提早跟对方说?”

爱的方式,需要对焦;爱的表达,列为对话里的第一顺位。

亲爱的爸妈,我们爱孩子、爱家人,但往往因为用“自以为好”的方法去爱他们,却疏忽最重要的“对焦”动作。最后我们心里有怨、我们委屈,觉得努力付出没被看见。

于是发现,原来没对到焦的,不只是“爱的方式”,连“爱的情绪”也失焦、被受伤的情绪给淹没了!好多的可惜与遗憾,对不对?因为这并非我们“爱”的初衷,也不是我们想要拥抱的结果。

亲爱的,既然有爱,是不是可以在对话的时候早一点说出来?(推荐给你:家人摄影集:24岁这年,我开始认识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