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合作夥伴妇女新知基金会带来一系列‘女人生育’专题,谈谈孕妇的生产权益,也介绍温柔生产,从写给宝宝的一封信写给害怕生小孩的妳:回到“为爱而生”的初衷,陪伴我们一起找回生产的初衷以及温柔。(推荐阅读:只要孩子,不要戒指:女人不婚生子的新可能

“回想起当初在待产阵痛时,什么事都不能做,也不能动,就只能躺在床上呻吟的无助跟痛苦,最后在产枱上憋气用力,痛到无力,最后护士还执行压肚子,真的很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更惨的是,生完孩子后会阴部又肿又痛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且产后“性趣缺缺”。我常在想,孩子是我在生、痛是我在痛,为什么我不能决定我要怎么生呢?我希望孩子平安健康的出生长大,那为什么我不能给孩子一个平静温柔的开始呢?在家庭父权的压迫与医疗权威的体制下,妇女真的只能任人摆布吗?”(推荐阅读:母亲的感人告白,为什么我选择温柔生产?)  


(图片版权:妇女新知基金会)

这是《生不由己》论坛剧场(注)在进行互动式论坛时,一位妈妈分享自己真实的生产经验。的确,“为什么我不能决定要怎么生呢?”是很多孕/产妇心中都曾呐喊过的一句话。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孕/产妇“无法选择要怎么生”呢?

台湾在西方产科医学主导下,生产被视为病理现象,孕妇被视为“病人”,加上少子化现象使得孕/产妇及家属不得不依赖医疗科技所宣称的“安全保障”,不必要的医疗常规介入(如:持续性胎心音监测、会阴切开术、施打点滴等等)经常被冠以“为了妳和宝宝好”而间接强迫孕/产妇接受,没有讨论与拒绝的空间。

同时,生产的知识与技术皆掌握在医疗体系手中,孕/产妇缺乏资讯对等和近用,也是使得他们与家属无法在平等位置上与医疗人员进行沟通与讨论的重要原因。再者,许多医学院学生已经不愿意选择“被告”风险较高的妇产科,就算选了妇产科,也不再执行接生的工作,导致妇产科医生发生严重断层,这也让孕/产妇担心自己若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万一医生不愿意接生怎么办的疑虑,这些都是恶化孕/产妇的自主权被剥夺的原因。(推荐阅读:理想的产房应该是这样子的


(《生不由己》论坛剧场,孕妇佳玲提生产计画书给医生桥段。图片版权:妇女新知基金会)

女性,生理上赋有孕育新生命的特性,妊娠及生产的过程中应以孕/产妇做为主体,充分尊重她的感受、意愿,并协助她发挥本能去完成自然生产。依据中华民国宪法第22条:“人民之自由与权利,不妨碍社会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宪法保障”,彰显女性的健康权与人权不容忽视与侵犯之精神;而且台湾政府对外所签订的消除妇女一切歧视公约(CEDAW)第12条规定,缔约国应保障女性的健康与生育权,确保其在男女平等基础上取得生育相关的保健服务。可见生产乃人权议题是不争的事实,它牵涉到孕/产妇的自由选择权(right to liberty)、自主权(right to autonomy)以追求快乐的权利(right to pursuit of happiness)。女性理当有权利在生产过程中获得充分的资讯后,提出对自己最有益的选择。


(《生不由己》论坛剧场,居家生产桥段。图片版权:妇女新知基金会)

因此,为了保障孕/产妇的生产自主权,身为照顾孕/产妇的医生、助产师、护理人员,都应该问问自己以下三个问题:

1. 我是否充分倾听、理解孕/产妇的焦虑,并支持她的选择?

2. 我是否充分了解所有医疗介入对孕/产妇所产生的益处和风险?

3. 我是否充分告知孕/产妇自己所执行的医疗行为对她所产生的益处和风险?

身为孕/产妇,也应该问问自己以下三个问题:

1. 我的医生、助产师及护理人员是否充分倾听我的需求,理解我的焦虑并支持我的选择?

2. 我是否充分了解所有医疗介入对我所产生的益处和风险?

3. 我是否愿意对必要的医疗行为保持尊重,谨慎看待生产风险?

我们相信如果医生、助产师、护理人员都能重新将孕/产妇放回照顾服务的主体位置,充分倾听、理解并支持她们;而孕/产妇也能谨慎看待生产风险,并尊重必要的医疗行为 (非常规性的医疗行为),生产过程将会是令人难忘及感动的美好过程。(推荐阅读:在家也能生小孩:孕妇的另一个新选择,温柔生产

注:《生不由己》论坛剧场是由妇女新知基金会(以下称“新知”)“性别平等倡议剧团”的成员所呈现。为了推广“温柔生产”理念,新知募集志工,实践女性培力与社会倡议之具体行动。这群热心公益的志工有人曾在生产中受过创伤、有人深信平和美好的生产是女性的天赋能力与权力,因而齐聚提倡人性化的温柔生产。这群妈妈花了一年时间分享彼此经验、讨论出生育剧场的脚本,她们不是戏剧专业背景的演员,而是将自己怀孕及生产经验,透过身体与声音表达出来,剧场的目的,是与观众互动及经验交流,共同思考解决问题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