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查理周刊》因为其“讽刺”漫画,引起恐怖分子的不满,进而造成了恐怖攻击的憾事,在台湾许多报纸上,也可以看到以政治为主题的讽刺漫画,甚至有全民大闷锅等电视节目,用幽默嘲弄的方式品评时事,但讽刺跟不尊重之间的界限,法国人是怎么拿捏的?让我们来听听法国人妻与我们分享,法国人引以为傲的“讽刺文化”。(前情提要:

就在欧洲国家人民(德国,荷兰...等等)抗议他们国家正渐渐步向“伊斯兰化”时,相对移民政策比较宽松而且拥有 500 万穆斯林(mulsuman)人口的法国遭受近 20 年来最大的恐怖攻击: 2015 年 1 月 7 号位于巴黎 11 区的左派报社 Charlie Hebdo (查理周刊)被两名蒙面伊斯兰教徒闯入并射杀了里面的员工,其中包括 1 名总编集跟 4 位知名漫画家,这次事件造成 12 人死亡及数重伤。

造成这次事件的原因是 Charlie Hebdo 数次刊登了嘲讽伊斯兰教的讽刺漫画(la caricature),虽然这家报社从好几年前就被伊斯兰激进团体恐吓威胁甚至还被烧掉了整个办公室,但他们还是秉持着言论自由的态度不向这些死亡威胁屈服。其中一位漫画家 Charb 曾经还发表过 “je préfère mourir debout que vivre à genoux”“我宁愿站着死亡也不要跪着存活(意指屈辱地活着)”,以表示他对捍卫言论自由的心情永远不变。(同场加映:


图为 Charb 比较不激烈的讽刺漫画。羊:“你在读什么?”牛:“我在读食谱

或许读者们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法国人不懂得趋吉避凶,明明知道前有险路还偏往死里走?依据我个人这短短五、六年观察的结果,原因有可能是法国人真的很铁齿又固执,另外他们也很珍惜自己国家的传统。其实这种讽刺漫画已行之有年,(听说最早的漫画是达文西画的耶!)。在古代的时候他们会嘲笑法国王朝,法国大革命后就嘲笑共和政府,当然也不会放过邻近的英国还有远方的强国中国。总而言之 la caricature 主要是以嘲讽政治、经济、宗教、社会现象等时事以博得读者会心一笑的漫画。(幽默是更强大的力量:

这种几百年的传统被法国人视为理所当然,是他们的权利与自由,无怪乎这次事件会引起相当大的反弹。目前法国还有全世界的法国人为了抗议这种大屠杀式的暴力行为,发起了一个 Je suis Charlie (我是查理)的运动,在脸书上许多人把自己的照片换成了黑底白字的Je suis Charlie,在示威场合也有许多人用平板电脑,或列印出相同字样以表达支持言论自由的决心。Charlie Hebdo 的创始人因为很喜欢史奴比漫画里的 Charlie Brown ,所以才会把报社命名为查理周刊,这是一个有趣的小八卦。


另一位漫画家纪念四位被杀害的画家的作品。“画画是急迫的]”男:不可以停,我必须到处画画(左边墙上写着四位遇难者的笔名)女:这些不是图画啊!

在四位遇难者当中,有位很大咖的漫画家叫 Cabu ,他已经是位年近 80 岁的老人家了。达令对于 Cabu 的死亡表示很难过(虽然他是喜怒不型于色的人但是我感觉得出来)。达令当初念美术系时认识了一些当时蛮有名的漫画家, Cabu 就是其中一位。Cabu 在 1960 年到 1980 年代画了一系列的少年漫画 Le Grand Duduche ,描写一个金发戴大圆眼镜的高中生生活,这部漫画不只让他成为法国的传奇漫画家,更陪伴了许多法国人度过青涩的年少岁月。所以他(以及其他三位漫画家的死)对法国人造成了难以想像的冲击!

同为一个靠画笔维生的人,我对四位艺术创作者的离开感触很深,大部分人为了金钱、名声、生命可以理所当然地放弃他们的理想与意志,但是这些被死亡威胁的漫画家与编辑,却为了保存言论自由与法国传统不惜当了枪下亡魂,在这个以金钱地位至上的时代,他们的牺牲值得我们再度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价值观。(用插画反映现实:


Le Grand Duduche 漫画封面

【法语小教室 】
问: 法文的 R . I . P (Rest in Peace)怎么说? 

答: Reposer en pa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