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 OISTAT 要介绍的是芭蕾舞者,看她如何在艰难的环境当中突破重围,成为芭蕾舞界难得的深肤色芭蕾独舞者!

对于不同族群仍有牢不可破的刻板印象

在全球化的时代,国际交流往来日益频繁,尊重包容各式文化成为共通的核心价值,然而迄今有些领域的种族刻板印象仍牢不可破,芭蕾正是其中之一。

提到芭蕾,你会想到什么?纤细修长、完美比例、洁白纱裙?芭蕾,总给人纤弱柔白的印象,知名舞剧“天鹅湖”更加深了刻板印象---不白皙,怎么能称得上天鹅? 似乎陶瓷般白皮肤才吻合芭蕾的美。最近这魔咒被全美顶尖芭蕾舞团—美国芭蕾舞团(American Ballet Theatre,简称 ABT )的 Misty Copeland 打破,她以努力和天赋,成为 ABT 近二十年来第一位深肤色的独舞者(soloist)。

近年来能让芭蕾风靡大众的,一个是娜塔莉波曼主演的电影“黑天鹅”,另一个就是 Misty Copeland。(推荐阅读:绽放黑天鹅的美丽姿态

在美国,职业芭蕾舞团舞者大多数是金发碧眼,非白人的舞者少之又少。因为芭蕾注重形貌比例,隐形的种族刻板印象深植人心。初阶新人多半担任群舞者,而群舞讲究整齐画一,当一个舞者和其他人肤色不同,很难不造成影响。

成长于加州的 Misty Copeland 并非有钱人家的小公主,她的母亲必须兼两份工作才能养活四个孩子。她起步非常晚,在十三岁的时候才接触芭蕾,但她展露了过人天赋,几乎所有的动作都能过目不忘,且能立刻重复一遍。

2001年,18岁的她加入梦寐以求的美国芭蕾舞团,没想到刚入团三个月就因为骨裂必须停止舞蹈训练一年,休养后,尚未来月经的她在医生建议下,服用贺尔蒙药物希望能让身体运作正常,并让骨质更强壮,没想到在短短时间内,Misty Copeland 从“具有合适的身材”的芭蕾神童,长成为一个曲线丰满的女孩。(推荐阅读:肉脚女孩的芭蕾舞鞋梦

“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学会如何跟我的身体相处”

各方负面意见如潮水般涌来,她被批评的体无完肤:“身材太壮、曲线不对、比例不对、太矮、不具有芭蕾舞者的条件”,原定的舞码角色被他人取代。无数小时的训练、泪水、寂寞的通勤夜晚,所有的努力似乎都要付诸流水。她咬牙紧撑,孤身一人在纽约市奋斗,但对人们对芭蕾的刻板印象始终挥之不去,甚至当她逐渐闯出名号时,工作人员还曾私底下评论:“Copeland 不适合跳天鹅湖,她肤色就不对。”种种有意无意的讥评影响了她,她坦承“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学会如何跟我的身体相处。” 正因她天生跟别人“不一样”,她格外用心聆听自己身体。被问到为何大胆启用 Misty Copeland 担纲重要角色,ABT 艺术总监 Kevin McKenzie 回答:“芭蕾舞不仅仅是技巧天赋,人生经验也很重要。Copeland 每次休息过后都比之前更加精进,从不将自己的天赋视为理所当然。虽然起步晚、青春期身型改变、受伤,每经历一次挫败,她都能从中崛起,更加闪耀。”(推荐阅读:选择比天赋重要

挣脱框架,为自己的色彩骄傲

即便全世界都不看好,她依然努力不懈,终于挣脱芭蕾重重框架,展现独特美丽天赋,2014年 ABT 秋季澳洲公演,由 Misty Copeland 一人分饰白天鹅与黑天鹅,是 ABT 创团以来第一次由黑人舞者担任天鹅湖主角,她的杰出表现获得世界瞩目。芭蕾舞界猛然醒觉,开始重视这位“不一样的芭蕾伶娜”,媒体开始传颂她的奋斗史,广告、书商、电视圈皆被她的故事吸引,Misty Copeland 成为新一代的芭蕾代言人。


Misty Copeland 与 ABT 独舞者 Alexandre Hammoudi


Misty Copeland 站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前跟自己的海报“火鸟”合照

颠覆芭蕾美学 勇敢为族群发声

Misty Copeland 的亲民特质与独特魅力使她成为闪耀的明星,影响力超过舞蹈圈,触及一般大众 ,鼓舞了众多追求芭蕾梦的少数族裔的孩子,证明了就连芭蕾如此守旧的艺术,都有突破框架的可能。她走入学校分享自己的故事,力抗芭蕾的种族刻板印象。Misty Copeland 表示“当我在大都会歌剧院看到自己的海报,我看到的不是自己,我看到的是一个黑人女性也能代表芭蕾舞、代表美国顶尖芭蕾舞团站在世界舞台上。”(延伸阅读:外籍学生的台湾观察:非白人可能被歧视

她不仅仅颠覆芭蕾美学,还反过来“拯救”芭蕾,她给自己定下目标“不仅要成为美国芭蕾舞团的第一位黑人首席舞者, 以自身形象为芭蕾吸引不同的观众群”。这股 Misty Copeland 旋风会为带来什么影响,令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