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欢村上春树,那你一定没有错过他的经典作品《海边的卡夫卡》。在书中,男主角逃离东京,来到濑户内海的松高市,展开一趟属于他的心灵冒险。你可曾好奇,这书中所指的“濑户内海”究竟是哪里?有着怎样的面貌?今天,就让我们随着《旅行的速度》一书,来一探这个宁静的“逃城”!(延伸阅读:走进挪威的森林,寻找逝去的爱情

濑户内的直岛、犬岛、小豆岛、丰岛、男木岛、女木岛等岛屿,艺术

家的作品散布其间,藉着渡船穿梭其间,展开充满阳光与海风的岛屿探索与冒险,那是一种缓慢却又神奇的“跳岛旅行”,同时也是一种自我放逐式的心灵之旅。

村上春树的作品《海边的卡夫卡》,描述一位少年逃离东京,搭乘夜间巴士来到濑户内海旁的高松市,他在高松市的图书馆与咖啡馆流连,甚至因为咖啡店一直播放古典音乐,开始迷上从未听过的贝多芬与莫札特,之后因为某种原因,来到濑户内海中的小岛,坐上 MAZDA RX8 跑车在岛上奔驰,穿越了森林峡谷,来到一个鸟不生蛋、无人的海滩,少年在海边独自生活了一段时间,终日与濑户内海的浪潮、夕阳相处,这个地方成为了他与内在自我对话的祕密基地。

过去我就曾经因为探访安藤忠雄的建筑作品,数次来到濑户内海中的直岛,除了造访直岛美术馆、地中美术馆之外,也进住安藤先生所设计的直岛美术馆,在那个充满艺术与自然的岛屿中,参访者得到了心灵中难以想像的安歇与宁静,也得到了艺术作品所带来的满足与喜悦,我因此引用《旧约圣经》中的典故,将这些岛屿称作是濑户内海的“逃城”。

濑户内海

濑户内海的直岛、犬岛、小豆岛、 丰岛、男木岛、女木岛等岛屿,因为艺术季相继热闹起来,游客藉着渡船穿梭其间,展开缓慢却又神奇的“跳岛旅行”。

这几年在濑户内艺术季的推波助澜下,包括直岛、犬岛、小豆岛、丰岛、男木岛、女木岛等岛屿,开始热闹起来,艺术家的作品散布其间,观光客藉着渡船穿梭其间,展开充满阳光与海风的岛屿探索与冒险,那是一种缓慢却又神奇的“跳岛旅行”,同时也是一种自我放逐式的心灵之旅。

大竹伸朗的陋器建筑

濑户内国际艺术季选择在濑户内海上的七座岛屿上举行,这几座岛屿过去有的曾经是污染严重的炼铜厂,有的是抛弃事业废弃物的垃圾岛,更有的是放逐麻疯病人的隔离岛,但是藉着艺术活动,重生了这些岛屿,同时吸引全世界的游客来到这些岛屿,进行夏季海洋跳岛旅行活动。

艺术家大竹伸朗先生也参与在这个艺术活动中,他设计建造的建筑物,都呈现出一种俗艳的趣味性与庶民的亲切感,我们姑且可以将之称作是“陋器建筑”(Low-tech Architecture),意即用现成器物所拼凑组成的简陋建筑。

大竹伸朗先生喜欢捡拾各种奇怪的废弃物,用来装饰他的房子,之前他在本村“家计画”艺术空间中,曾创作一座旧齿科医院,并将它命名为“舌头上的梦”。这座建筑墙上装满各种捡拾来的旧招牌、废弃物,甚至有废弃船只也被装在外墙上,室内更有一座巨大的自由女神像,据说是从一家停业的柏青哥店捡来的。

位于直岛宫浦港旁的“I.LOVE.汤”,则是一座充满俗艳色彩的钱汤,原本是福武先生所拥有的房子,但是他捐出来,请艺术家大竹伸朗及graf设计公司改造,成为一座供居民洗澡泡汤的公共建筑,并由居民自组委员会管理,算是福武集团对当地社区的回馈。

 

在“I.LOVE.汤”建筑上,大竹伸朗先生装置了许多霓虹灯、异国情调的装饰物,甚至船只的构造物,以及绿色植物等等,最有趣的是一只巨大的大象模型,被放置在男汤、女汤之间的围墙上方,监视着裸身泡澡的男男女女。“I.LOVE.汤”实在太好玩了!它成了社区居民重要的社交场所,同时也成了来直岛旅行的游客,一定要去经历的空间体验。

回馈社区居民的方法很多,有的地方会盖美术馆,有的地方会兴建活动中心,但是对于直岛的居民而言,一定会认为盖一座钱汤比建一座美术馆更实际,也更有意义!

美术馆天外天

美术馆的概念在新的世纪,有着革命性的改变,传统的美术馆多是一座建筑物,里面陈列收藏着许多艺术品,但是新世纪的美术馆,颠覆了传统的观念,不再被建筑空间所局限,也不仅是扮演收藏陈列的角色,甚至整座美术馆里,就只有一件奇特的艺术品!

丰岛美术馆就是这样一座新时代的美术馆,座落在一座偏僻荒凉的岛屿上,更奇怪的是,这座美术馆内,一件艺术作品也没有!可是每一个参观过丰岛美术馆的人,都会被这座美术馆所感动,无法忘怀!

丰岛美术馆

建筑师西沢立卫设计的美术馆,是配合着艺术家内藤礼的“水滴”艺术概念而设计,建筑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

丰岛美术馆由建筑师西沢立卫所设计,虽然建筑物内看似没有艺术品,但是这座美术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并且是配合着艺术家内藤礼的“水滴”艺术概念而设计。美术馆位于濑户内海丰岛的山麓上,整座美术馆呈现水滴状,纯白色的建筑在山林田野间,有如外太空降临的不明飞行物体,弧形不规则的外壳颠覆了我们对于美术馆白色方盒子的制式看法,建筑体上方有两个大小不一的圆形开口,让光线、甚至雨滴可以直接进入美术馆室内。

我们顺着建筑师设计的动线,穿过树林、穿过草原,迂回间从林木中望见白色美术馆的身影,犹如森林中精灵梦幻的居所,有些不真实,有些超现实,那是梦境吧!入口处的服务人员唤醒了我,白色服装的工作人员,活像是外星飞碟上的技术师,居然要求我们要脱掉鞋子,才能进入美术馆,难道这座美术馆是圣域,是不容玷污的地方?

从食道般的通道进入美术馆,纯白的空间宁静得令人屏息,整座美术馆像是一座宇宙!轻柔的雪花从屋顶开口飘下,然后慢慢止息,接着阳光倾泻而下,在地板上留下圆弧的阴影变化;这时才发现地板上有水滴流动,这些水滴犹如有生命一般,在地板上移动、汇集、然后形成长条状滑行,有如科幻电影中的液态金属一般。

仔细观看才发现,这些水滴可不是从天而降的雨水,地板上有一、两个乒乓球状的小白球,汨汨溢出水来,原来这些流动的水珠是精心设计的,是美术馆作品的一部分。丰岛美术馆事实上便是以水滴作为设计概念,除了美术馆大水滴之外,另有一座小水滴咖啡馆,在圆弧空间席地而坐,天光倾泻而下,啜饮咖啡之际,恍如置身天外之境。

美术馆的空间革命,已经进化到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但是像丰岛美术馆这样的建筑,是不需要理解的,你只要带着一颗心去感受,就可以体会建筑师所要传达的事物,并且得到丰富的美感满足!

图片、文字来源:
《旅行的速度》大块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