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报文化编辑说:“许常德在《重返单身》里面说,我们从生到死,顶多只是暂时拥有某些感受,那些误以为可以拥有的人或物,只是在某个时段与你共处,并不属于你。因此,重返单身,为的是回到最初的那个自己,那个什么都不设限、什么都不追求占有的自己。”你,找回最初的自己了吗?(推荐阅读:做喜欢自己的非标准美女

不是不能许下一生只爱一个人的愿望,而是只爱一个人,不一定就比较忠贞,不一定就会幸福。

由于难度高,希望破灭的机会就高,就会发现传统给大家在观念上画了个大饼,刻意美化爱的伟大和忠贞带来的荣耀。这也是某些人会爱到自残的原因……落差太大真会把人逼疯。

做自己,需要很多接受失败的勇气,毕竟这个世界没那么多雅量接受新的尝试。做自己,是拿自己来做个实验,一个没有有实验性格的人生,就只能走老路,只能画地自限,只能每个人的脑袋同穿一件制服,就是退化。

爱情重要?还是面包重要?当你问这问题时,显然是面包重要。因为爱情重要时,你根本不会问这问题。其实爱情一直在消失,因为爱情只能在你心上经过,不能被拥有。消失,又像是一种存在,在你管辖不到的地方存在。(推荐阅读:30岁,比怦然更重要的事

门当户对,重视的是条件;天长地久,渴望的是不变;爱你入骨,执着的是当下;细水长流,不安的是激情。我们对爱就是如此地不放心,才有这些紧急措施、偏颇道理。人的心都是一座孤岛,离开和回来是最常想望的两件事,或许孤单就是人的本命,才会穷极一生那么重视爱和拥抱。

有没有想过,我们从生到死,顶多只是暂时拥有某些感受,那些误以为可以拥有的人或物,只是在某个时段和你共处,并不属于你的。

有时候,我们只是需要一个陪伴者,而不是情人或婚姻的另一半。因为性是会最快失去味道的,接下来就是在为一开始就立下的期望一一买单,车子、孩子、房子……然后是复杂的亲友考验,然后发现自己很累很空虚很像没有名字的一个家具。这时你就会想一个人,不要身分不要性不要爱,因为这些都是诱引你掉进海市蜃楼的陷阱,于是,单纯的陪伴就会胜过一切。(推荐阅读:陪伴一辈子的,是那些充满爱的例行公事

如果两人相爱,两人都尽责做到不带给对方负担,都很独立,让对方见到自己时都很愉悦、很期待,这样的相爱还会想什么责任呢?不管对方压力是不是过大,粗暴的将自己的人生和对方捆绑一起,然后却说没有责任,这还叫爱吗?真是害死人害死自己不偿命也不自知的胡说八道,那只是把自己改不掉的瘾赖给别人也赖给自己。

当爱不见时,谁都是多余;当爱久违时,谁都难以抗拒。

对于听到另一半要自由就担忧的人来说,立刻可以证明你对你们的关系完全没把握,连理性的反应都没有,完全想像不到。如果你能在第一时间就答应给他自由,他有可能反而目瞪口呆,因为他就是怕你没有他不行才会喘不过气来的,不是真的要离开你。

谁都没有权力剥夺别人的自由,除非你是专制的暴君。自由,不是狭隘的把栅栏消除,也不是不自由的反面。自由是生命在渴望“更新”。只是大多数人都停留在妄想的阶段,所以才让那些少数真正争取自由的人,也被误解成是不想负责又破坏和谐的人。

或许人生中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无可奈何的尽头,一端是重生,另一端则是坚守!既然无可奈何,就表示你是因为某种矛盾的情感而使你以包容之心咽下,这是你的选择,但会影响他人。不要以为你的牺牲或成全有多伟大,信不信,大部分其实都只是你自爽,而被你成全的人可没得到你什麽好处,甚至还只有一身压力。

为什么那么怕一个人呢?为什么那么多人怕晚年没有伴?为什么人生最重要也最渴望的事,硬要靠别人帮你完成呢?这是怎样的自我负责?(延伸阅读:一个人也很好,不代表不想与人相爱

如果我们把关系拿掉,把寄望拿掉,把身分拿掉,只感受喜怒哀乐,就像看电影里的各色季节,这样会不会我们对谁都不会期望后落空?会不会那些美梦般的诺言其实只是对未来的不安全感?

只当朋友是最纯粹的关系,只有纯粹,爱才能娇贵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