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塞尚同为后印象派三巨头之一的高更(Paul Gauguin),其画笔下的大溪地女人,慵懒、性感、天真,有一身阳光的黝黑肤色与极具野性魅力的女性胴体,那么现实生活中的大溪地女人呢?就跟着作者 Annie Li 一起走一趟看看!(推荐阅读:拒当乖乖女!香港女人的洒脱魅力

印象中,这些最接近天堂的女人们,看起来安逸的身形,黝黑健康的肤色,穿着扶桑花图样的洋装,头上带朵花,舒适的坐在海边,是高更的最有名的一幅画之一,大溪地的女人。资料上说,高更晚年一直住在这如同天堂般美丽的岛上,每天寻花问柳最后死于性病,听起来如梦似幻放荡不羁,在高更死后也留下许多幅这些女人的画像,并把女人的体态描绘得如此真实。

炽热的南太平洋中间,脱了衣服就跳下海里消暑是住在这的人们只要天气好时就会做的事情,没有人在意你的身材好坏,只管享受大第赐于的温暖海水及眼前的美景,他们都很骄傲,自己身在一个如同天堂的乐园.我遇见的每个来自大溪地的人说:这里是天堂!

对我来说它是一个世外桃源,或许他没有你想像的荒芜,在帕比提市区,有餐厅有咖啡厅有点影院还有个小小的商圈,在除此之外,他是一片的青绿及蔚蓝.鱼而在水底优游珊瑚摇曳身姿,想看见美丽的尼莫轻而易举!(推荐阅读:日本最后秘境:小滨岛,甜蜜海岛的新选择

在这美丽热情的岛屿,最让我关注的就是这里的女人了!庭院旁的花朵,摘了就往头上戴,没有浓妆艳抹,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黑珍珠首饰,只要搭上如同这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无论年纪,一样美丽迷人。也许是因为强烈的日照及海风,老实说这里的女生很容易长斑,皮肤黝黑,但他们的笑容让他们一点都不显老,反而让我就要在这个热情的国度被融化了!


(男友妈妈帮我做的花圈)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前男友的母亲,她白天是一位高中数学老师,其他时间,她在自己的工作室做衣服,也为我们做好吃的蛋糕还有可丽露,挂在墙上的每一幅画也是她亲手画的。有天晚上在他们亲戚家晚餐时,他们突然拿出一盒新鲜花朵还有叶子,原来是前男友的小阿姨要请妈妈帮他做头上的花圈,当然连她身上的白色洋装也是妈妈帮他做的!

 

许多华人移民的法属波里尼西亚,虽然乍看之下带有“每个女人都必须贤慧”的父权思想,每个女人都做的一手好花圈,每个女人都能够做出好吃的料理,但在我观察下,这里的女生在家庭里反而比较强势,有种女人讲话大声的感觉。照片上的奶奶,是他们家族朋友中较有权势的长者之一,那天聚餐就是由她主持祷告.

例如前男友的妈妈遍是这样的女人,出门总是他开车,家里一切事务都由他决定,就连我拜访他表妹时,他与男朋友相处的情形,也是女方比较强势呢!或许是承先起后了南岛语族平埔族母系社会的传统。贤慧却又强势,让这里的女人更有女强人般的性感!

听说,在世界的选美比赛,大溪地小姐时常是名列前茅的呢,无论是古典美的东方美人,还是和法国混血的异国美女,或是融合原住民与东方特色的女孩这里都能看到。

不要想像这里是个荒芜的岛屿,这里的女生是很时髦很会打扮的!不少的年轻人高中过后成绩比较好的都会到法国念书.我认识的大溪地人都很喜欢美国或法国的大城市,因为他们生长的地方没有那些大型商场。但我很欣赏的是他们不会因为这样就遗失了大溪地的风情,虽然喜欢都市的热闹与流行,但对于大溪地的不管花圈还是黑珍珠或是贝壳项炼也感到骄傲!

 

 

也许是气候的关系,这里的女生我觉得每个都好性感,总穿着不刻意遮掩也不刻意裸露,很少看见过瘦的纸片人,不同其他南方岛屿的人们过于丰满,他们不瘦不胖刚刚好。(推荐阅读:我超爱自己的肉肉身材!我们爱死了珍妮佛罗伦斯的原因

我偷偷的在一场大溪地式的家庭聚会观察平常大家都吃些什么呢?或许身材也是跟饮食有关系,柠檬生鱼沙拉是这里的名菜,猪肉椰奶也是在每一餐中不可或缺得配角,当然还有许多好吃的法式家常蛋糕啦!于是在大溪地待上两周之后我也瘦了,早餐吃着这里特有的椰子面包还有每餐都有凤梨汁,午餐通常是柠檬鱼沙拉或是白饭跟简单的配菜,而晚餐就是火锅或烧肉(一开始觉得挺神奇的因为这么热的地方吃火锅?)然后每天下午都有妈妈亲自做的蛋糕,所以我想绝对不是食物的原因,而是大家每天都在海边追赶跑跳蹦!

 

即使是移民到小岛上的法国女人,也没失去原本法式的气质与味道!虽然是小小的岛,融合了南岛语族,华人(客家人)还有法国人,使得民族多元包容,即使对我这个不会讲法文的人也一样温柔。(同场加映:生活中的法文:谁说法国没有胖女人?

刚好在我来到大溪地时正在举办大溪地的中国小姐选美 Miss Dragon ,很幸运得拿到了朋友给的票进场观赏,要成为 Miss Dragon 除了要长得漂亮以外还要有华人的血统,才艺方面也是不可或缺呢!虽然这看起来只是一场小型的选美比赛,但在比赛的当天早上,只要每个要进场观赏的女孩子都精心打扮,换上平常在海边穿不到的礼服,好像自己就是要去选美一样!果然女人爱美的天性是哪里都一样的!

在我看来,大溪地的女人除了有如同南太平洋阳光般的炽热笑容见抗的肤色与体态以外,华人女性的内敛,母系社会中的强势,还有欧洲女人的独立,这些种种原因,让他们看起来好美好美。或许与高更眼中的大溪地女人不太一样,但他们的确闪耀又令人着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