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创办人与女人迷主编将与我们分享他们如何让工作成为快乐的事!一起探索了解女人迷是如何创造自在工作环境与生活态度吧!

女人迷陪伴大家走到了第四个年头,这一条路走得很快乐,常常半夜灵感来了就可以不睡、偶尔因为结案报告忙到昏头、有了新的企划大家便士气高昂往前出冲,“为什么 ‘工作’ 对 womany 团队是一件幸福的事?”女人迷团队身体力行地告诉我“生活要有爱才会快乐,工作也是”。

直接邀请女人迷共同创办人——张玮轩,与女人迷主编——Audrey 柯采岑,我们三个人,从下午五点多聊到晚上十点多店都快要打烊了,我们还在聊着,我坐在他们两个对面,看着他们偶而四目相交透露出来的信任,看着他们彼此插话的默契,听着他们聊聊在 womany 工作的感受、看着他们目光里的梦,我再一次深深爱上这里。(推荐阅读:

womany,没有 off,就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我是女人迷铁血实习计画的编辑。一直记得我刚加入女人迷团队的日子,真的感受到什么是‘铁血’。排山倒海的编辑事务、发想新企划、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只要敢做就会发生!身处在女人迷办公室的我们,每天几乎都在一种热血与亢奋中渡过,在办公室里一个议题可以激发大家不同的观点讨论、一则新闻引起我们的悲愤写下更多关心,在女人迷的每一刻,每一刻都是惊喜并且充满期待的(但一天过后,又会觉得好像肾上腺素过度发展而有惊人的疲惫感,有时候我真的会好奇,要如何充满肾上腺素的过好几年!)。所以第一个问题,我直接请玮轩与 Audrey 与我们聊聊,她们在女人迷的时光,怎么样调整自己 on & off 的状态?

Audrey:“在女人迷时,心情一直处于‘有情绪’的状态,不论是快乐、悲伤、愤怒,这个空间里是绝对有感的,特别激起我想去做更多事,我会说在女人迷每一天,都是‘有感的日子’。”

玮轩:“我很认同 Audrey 说的‘有感’。保持高度的感知力,是女人迷团队一定要培养的能力,有感,也是让团队夥伴一直能给彼此能量的方式。而如果讲到on 跟 off 的时候,其实我觉得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我认为‘生活无处不是办公室,办公室也无处不是游乐场’,尤其是我们这个团队,夥伴们大部份的人在工作状态中少有‘on/off’。我觉得,当你一定要刻意去划分出 on / off 的界线时,反而容易觉得累,所以我常常在办公室唱歌啦、跳舞啦,让工作变成我们生活娱乐的一部份、而且工作也是我们人生志业信仰的一部分。”(推荐阅读:

Audrey:“前阵子我也曾与玮轩讨论‘什么是 on/off 的分野’,我觉得在 womany 可以做到的是“womany is a lifestyle”,学习用 womany 的角度去思考事情,不论在哪里都可以做这样的练习。刚出社会的时候,我有发现大家都会很挣扎工作与休息的分野,所以在切换时容易疲累,有时候甚至会在 off 的身体状态时告诉自己我现在要 on 了,强迫自己做一件不想做的事,那何不就让这个‘分野’不要那么明显?让自己随时处于更平衡的状态,不要强迫自己去切换工作状态,而是随着自己的感觉调整。刚开始的确不简单,很容易觉得自己都没休息,当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时,我就会再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状态,让工作中也有生活!”

玮轩:“我觉得这工作和生活这两种东西是流动的,就像河流。有时候是很急湍的水,有时候是一池平静的湖,偶尔放慢、偶尔奔跑,我希望团队就是像这样一直保持流动。工作绝对是可以停下脚步的,停止何尝不是一种对话?”(同场加映:

他们两个侃侃而谈在女人迷没有 on & off 这件事,我自己在这半年其实也深切的感觉到,玮轩说生活跟工作之间其实会有流动的对话,其实不只是与合作单位、团队夥伴的对话,更是与生活、与自己的对话,在女人的每一天,中午团队一起吃饭、下午常有蛋糕默默地出现在桌面(然后大家就疯狂许愿)、小天使引领大家跳郑多燕抒抒压(然后大家就一起打拳踢腿)、晚上感觉对了有人可以在办公室坐到半夜两点(然后默默打开红酒一瓶或是蜡烛一点)。

这就是我认识的 womany,那些我以前在脸书上看到或是 instagram 看到的女人迷,都是真的,我以前会偷偷怀疑他们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冲劲,直到现在,我也慢慢变成女人迷的模样,并且开始相信,对我们来说,工作不是对他人的责任,而是对自己的承诺,承诺我们,一起创造更好的世界(显示状态为:写稿写到半夜一点)。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在女人迷的时光很像经营一段感情,从热恋走入磨合期(因为工作量真的极大无比,大家标准又拉很高)、走过相知相惜、走过暖暖的平淡,像是与一个能带你一起成长的另一半、不停探索新的可能,为什么工作对女人迷来说是一件有点像谈恋爱的事?而工作遇到挫折的时候,那些辛苦、沮丧、自我否定,又该如何面对跟处理?来听听玮轩与 Audrey 与我们分享,在工作时遇到的挫折,他们都如何面对?

工作,要有爱,才会快乐

Audrey:“老实说,我曾经有不想面对工作的时期(备注:玮轩,这时候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偷偷看了 Audrey 一眼),对我来说在 womany 的路很像一直往上爬坡。我在遇到障碍的时候,偶尔会有‘天啊我都已经很努力爬上来了、现在居然还要跨过一个墙’这样的排斥心情。但当混乱的时候,我觉得要问自己‘是什么让你很累?’理解自己的疲惫,才可能有下一步行动,和那个问题对话:‘我可以自己解决吗?或者它可能是我成长的动力?’如果我自己不能解决,就会和团队求救,在 womany 不用害怕示弱,我可以举手请大家帮忙、和大家聊聊天。当‘上阶’遇到阻碍时,和团队夥伴聊聊、听听他们过去的经验,可以得到再往上攀爬的勇气。”(延伸阅读:

玮轩:“说实在话,看到团队夥伴发光瞬间,就会让一切都成为好值得。你会记得、会感动、会流泪,那些动人的片刻会留在你的心里。我们也曾经大吵大哭,那些东西再回去看,我都会觉得哇我们一起走了这么多路。或者是看到读者的来信,他们曾经因为爱情伤害自己、在家暴里不敢走出来、在家庭里没能实现梦想,因为 womany 的文章陪伴,和他们一起成长成一个更勇敢的人,他们找到懂得疼惜他们的人了、他们走出舒适圈去国外闯荡了。就是这些片刻,我会觉得,没错,这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我们的使命,就一点挫折感都没有了。”(延伸阅读:

Audrey:“有一天晚上,玮轩突然传讯息给我,告诉我所有事情都会不会是白走的,功不唐捐,到最后所有的努力都会用各种不同的方式产生涟漪效应。我一看到那个讯息,我就在床上大哭起来。其实我偶尔当然还是会觉得好累、但那句话用一种奇异的方式抚平了我,我知道所有事情只要努力过,它会产生回响。大多数时候我们追求的东西是速成的,但 womany 在做的事都是累积的、深远的,不只渴求‘现在’。所以我学着不要急着看到结果,偶而也要让子弹飞!”

这半年,我自己慢慢感受女人迷的工作哲学,其实真的很难在三言两语间说明,但在与他们共事的时光中,我也慢慢领悟,这真的不只是一份工作,女人迷要创造的不只是商业利润,而是价值,更有温度,也许因为这样一个单纯的理由,所以这些疯狂的家伙们从不真的觉得挫败、更没想过放弃,就像玮轩说的,当读者因为女人迷有了改变和前所未有勇敢的选择,那些真实生命,因为女人迷而产生剧烈的质变,而且变得更好,那么一切也许都很值得了。那,究竟是什么能让这两个女人有这样强壮而柔软的心?一个 80后,一个 90后,他们两个又是怎么看彼此?

Audrey:玮轩就像宇宙大爆炸,不停颠覆以前的世界观。

Audrey:“玮轩是一直在进化的人。不同时期认识她,就会有不同的形容,一开始认识,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后来一阵子她有另一面是非常严厉的(玮轩这时候偷偷笑着说,我现在可是非常温柔的),我事后回想,觉得那时候的她,可能也在尝试成为一个她心目中领导者的样子。其实,很少人会想到,像玮轩这样一直走在大家前面的角色,原来也是需要不断在勇敢尝试修正调整的。”(这时玮轩偷偷的插话:而且身为 leader,还不能心情不好,大家都可以心情不好、只有我不行。因为只要我心情不好,就会有一个低气压的气场、影响大家工作。有一次我在 Audrey 附近开了一个玩笑,她回我说你好久没开玩笑了啦。我才知道惊觉我自己的状态会剧烈影响办公室气氛。)

Audrey:“玮轩是一个有很多特质的人,她很能鼓舞团队、给大家不同的方向去思考。她的特质都是很有颠覆性的,她就像宇宙大爆炸一样,会不停的对先前的世界去做一些修正,甚至是颠覆以前的世界观,然后产生一些更新更好的观点,或是更接近理想的方向。但这个过程会有爆炸,我很感谢她愿意先有这一步剧烈的改变,带着我们一起到更好的世界。”(你也会喜欢:

Audrey 这样形容自己跟女人迷:“我觉得自己就是太空船上的船员。在 womany 就像我们一起坐着太空船探索辽阔的宇宙,你可以亲身体验那些星球爆破后的颠覆。我觉得自己很有幸,可以和夥伴在这艘船上,一起去期待我们创造出来的新宇宙。”

玮轩:我在她身上看到“无限”

玮轩是这样聊 Audrey 的:“Audrey 很像小时候的我,个性很冲、很爱看书、有点小小自命不凡,对世界想要有更多理解、对人性有更多观察,我们是可以让朋友开心的、不会让场子冷掉,我在她身上看见自己从前的样子,所以我会对她特别严厉和直接,我觉得她就是我的青春、甚至是青春无敌。我的24岁没有她的24岁精彩。如果我的24岁有一个现在这样的团队,我一定不只有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对 Audrey 都会特别着急,因为我知道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我在她身上也看到‘无限’,我看见 Audrey 在工作上的成长过程、从实习生到现在要成为一个领导者。她有各种特质都在发展中,我可以看见她还有什么可以更好、甚至是超越。她以前很像一只在笼子里愤怒的鸟,一直拍打翅膀却飞不出去,有情绪但不知道怎么化为行动,但年轻时谁没有横冲直撞过?女人迷的团队都是对社会环境未来充满情绪的人,而我们都是这样横冲直撞的,不断在错误中一起成长。有些东西我也不知道答案,我们就一起去寻找。”

Audrey:“刚进来时的我内心会有很多愤怒,以前我很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把好多情绪憋在心里,烦恼的、无奈的、难受的。玮轩就告诉我:‘你要把你的 emotion 变成 passion ,再变成 action’,所有情绪都要变成行动。”

Audrey 接着说:“前阵子有一个成大的两岸三地大学生三百多人的演讲,通常这样的任务不是找玮轩就是找 Tanya。但是他们希望我去,我一开始知道时也有‘怎么会是我去讲’的防卫焦虑感,老实说那时候会害怕,担心自己不是一个好讲者,不会说故事,害怕自己丢脸、让女人迷出糗,但是玮轩说内容企划掌控都是你在做,怎么不是你去说?‘我们想把舞台让给年轻人。’她就是这样跟我说。在 womany 只要准备好了,舞台就在那边,等着你去站,准备好了,就上去。发光!玮轩的行程很忙,但成大演讲那天,她还是陪我下了台南,她就只是坐在那静静地听我讲,事后花很多时间给我 feedback。她让我可以诚实的面对自己,在她面前坦诚那些自己不想被别人看到的缺点。’(嘿亲爱的:

玮轩笑笑的说:“对我来讲,女人迷只要是跟‘人’有关的事,绝对是排在第一位。有时候我觉得,我跟团队的关系就像是一面镜子,状况好的时候大家都愿意来照镜子,但状况不好的时候人人都害怕照镜子,大家害怕看见不够完美的自己、会想逃避,我就会特别走过去,但这个过程可能是不舒服的,所以我现在也学习让我的镜子变成柔和一点的黄铜镜,让大家照了不会那么刺痛。但我相信不论是对人或是创业,都应该要是诚实的,我自己内心也有一面照着自己的镜子,随时检视自己,然后调整,才有可能变得更好。”(同场加映:

玮轩这样形容自己:“我觉得自己很像磨宝石的宝石师,我可以看见他们身上有很多美丽的特质,看人绝对不只看技术,在变成钻石之前,他们可能会想:‘我就是石头,你干嘛要逼我成为钻石!’我就要花很多时间,让他们相信自己。”

陪着他们一起调整。磨出他们最亮的样子,是我最快乐的事。

在女人迷的我们,常常形容玮轩是可爱又迷人的反叛角色,但我们都深知能在这样的团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当然,要做一个讨喜的反叛角色并不件容易的事,听听玮轩与我们分享在女人迷 CEO 职位上最重要的三个关键!

第一点是绝对辛苦但愉快的不得不:

“不害怕被大家讨厌。成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家伙有什么不好?那不见得是好事,团队里大家常常形容我是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这样没什么不好,因为团队一定要有这样的人存在。”

Audrey 也说玮轩是一个乐意传承经验的领导者:在 womany 学当 leader,玮轩就告诉我:“你不要只想成为一个让大家都很爱你的人。如果你只想成为很贴心、很可爱的人,其实非常自私,你就是只在为自己着想,没有替夥伴着想,要看见他的问题、去想可以更好的方向。要有勇气承担他在这条路上的怨,他可能成长的很不舒服,但是这就是 leader 的责任,要让团队夥伴变得更好无论是在什么位置,我觉得都应该要抱持这样的精神。这也是在玮轩身上学到的事。

第二点是有巨大强烈的信念:

“我相信我们一直都在证明,也许我们在做的是不是最快赚钱、快速成长的事,但绝对是对的事。我相信《一代宗师》里宫二所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要忘记我们这群人这么辛苦的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场演讲可以影响三百人、一篇文章可以改变几万人,我完全坚定的相信这件事,再有挫折都无所谓了。很多人觉得我们很顺遂,但其实根本不是,这些东西不用解释、也不重要,只要信念在这,不证自明。”

Audrey 对玮轩所说的信念也有感而发:“就像我们都相信文字具有撼动世界的力量,我曾经在别人的文字里得到力量,在进 womany 实习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文字工作者,这是一个写字真的可以改变什么的地方。甚至是在写字的时候,和读者对话,也回馈到自己身上。这个流动是很迷人的,每一个读者都是 womany culture 的一部份。”(同场加映:

第三点是绝对甜蜜但绝对沈重的负荷:

“绝对甜蜜是,我真的觉得太幸福了,可以和夥伴一起打拼,我听过很多大公司小公司人事的纷争啦、倒戈啦,这很没意思,我们要做的是新的公司文化,创造新的文化气息,创造台湾梦想企业。我的团队和我一起相信这件事,让我很幸福。”

“而绝对沈重是绝对的责任,我扛着所有人的青春,包含我自己的、Audrey 的,我曾问她一个问题:‘当你看到同年龄的孩子成为大老板的特助、跟着世界跑、去好多国家,你会不会羡慕?’我要替她着想,要确定在 womany 的人能不能得到她想要的舞台,能不能实现她想做的事情,这是替他们的青春负责。我希望在 womany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不被浪费。”(延伸阅读:

这样甜蜜的负荷,让我无怨无悔走到这。

玮轩:“我自己心里就会有一个进阶版的玮轩,放在那和我对话,那是我对自己未来的想像,不是一味地责备自己,而是想像自己。人都会忙、会陷入僵局,觉得自己只有这么样子,你一定要跳出框框站在更高的点去看事情、对未来要有期待。”

在这里半年多的日子(希望还会更久),我发现因为有这样不只替公司着想、更一肩担起所有人青春的 leader ,所以我们更用心、也放心的在女人迷一起徒步开拓新的旅程。这个舞台,不是属于一个人的荣耀,而是整个团队让女人迷一点一滴地散发着温热。玮轩和 Audrey 异口同声地说,有这些夥伴,是他们在女人迷遇见最动人的力量。

玮轩:“团队发光,就是我最动容的一刻。看见夥伴在台上,比起我一个人站在台上更开心。沮丧的常常是大环境。台湾已经够小了,我相信大家要一起往外走,而不是对抗彼此,我们应该共创一个环境,甚至是建立新媒体的生态圈,让大家都少走一点冤枉路。有更多理解、友善,是我对这个环境与 womany 的团队期待。”

Audrey:“最近最动容的时刻是有天晚上办公室在做30分钟文字马拉松,写下了对刘乔安事件的不同观点,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被一股很巨大的幸福包围。你知道你身边这群人都是想说些什么的人,那么多人在为自己相信的事、想做的事努力,我觉得被一个很温暖的拥抱围绕,也是一种能量。这个氛围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而是每个人都丢了一些东西所创造出来的,因为有那么多人,为了更好的世界努力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推荐阅读:

Audrey 说到这里,流下了眼泪,这样的眼泪是炙热的,以女人迷编辑的身份,我也想和大家分享 Audrey 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写下你所相信的。”因为她,我也开始学会勇敢说出我认为应该被改变的事、并且一日复一日的发现女人迷的不同迷人面貌。一直关心女人迷的你,是不是也将女人迷视为一个俱有女性意识的网站?其实,我们想做的不只是女性意识、更是性别意识,并且除了性别,在女人迷的我们同样关心好多世界上发生的大小事。接着,就请 Audrey 与玮轩与我们分享他们心目中的女人迷!

Audrey:“第一是打破大家对女性媒体的想像,第二是让大家在这里都可以很舒服,你永远相信自己对未来的模样有更美好的想像。”

“我最近意识到大家对女性媒体的想像其实是很局限的,我们常觉得女生就应该关心某些事。但在女人迷,关心时尚没有比关心性别或时事差,这些事并没有优劣之分,就算现在女权很高涨,时尚都不应该是带有贬义的词。这些选项是平等的,我们希望创造的就是,在这里你可以看更多资讯,你体察时事、也需要在失恋时有人拍拍你的肩膀,你关心时尚、不代表没有性别意识,在这里没有对立。我希望女人迷就是可以让所有人都很舒服地做自己的地方。”(推荐阅读:

玮轩:“我想 womany 是一个很难被想像,却确实值得存在的存在。相对许多女性媒体,在资本人数规模上我们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但现在我们的确是越活越强壮了。一路上可能会遇到很多质疑,有时候要承受一些不理解,所以才需要长时间的坚持。”

“我也觉得女人迷是个迷人的小宇宙,是贴心的、舒服的,和大家一起呼吸成长的。womany 不是一个上对下的体制,我们一起失恋、远距离,一起观看时事、一起承认错误。womany 可以提醒大家不只活在历史的、文化的框架中,我们要的很简单,就是记得做你自己。”

Womany are many,you are the only. 我们总是这样激励着大家、激励我们一起在这里成为更好的人。然而,总是说着这一句话的人,又是如何坚持着这个价值、用什么鼓励自己呢?最后,请玮轩与 Audrey 分享平时鼓励自己的话,并且也送给对方一句话!

不舒服就是成长的开始。

女人迷主编 Audrey

“前阵子请假去国外一个月,回来后马上面对公司许多事、自己觉得手忙脚乱,包括有很多优秀的 intern 等着我,那时候我想自己应该要快点成长才对,但在身心灵都觉得疲惫,于是写下当时的心情,一边书写一边和自己对话,完成后我就释怀那些压力、可以面对这件事。我们感到不舒服、疼痛时常常会绕道而行,但这样就错过了更好的可能。”(同场加映:

Audrey 送给玮轩:因为她最近在进行“温柔”的实践,所以我想送她老子的一句话:“柔弱胜刚强。”

“并非真的要赢,但是我们很容易忽略柔软这件事。很多人会告诉我们要有成就、要一鸣惊人、要有崇高的价值,但柔软这件事很重要,这也是女人迷在做的事。”

玮轩总是用纪伯伦说过的话鼓励自己:“生活是黑暗的,除非有了热望;一切热望是盲目的,除非有了知识;一切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有了工作;一切工作是虚空的,除非有了爱。”

“这句话我常常拿来鼓励自己也激励大家,工作一定要有爱,每个人爱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需要钱、有的人需要理想,有的人喜欢团队、有的人喜欢当 soho,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一定要知道自己最喜欢,不然在工作里就很空虚,找不到填饱自己的意义。”

玮轩送给 Audrey 的两个字:“琢磨”

这两个字有时间的概念,不要急,琢就是要慢,要细细的雕。在琢磨之前要先有眼光,去体察更多,“Dream big,but do small.”送给 Audrey 。

五个小时,总觉得还有更多可以问可以分享,听完了玮轩与 Audrey 的对话,你是不是也对生活与工作有了多一层的想像呢?我也用玮轩的“琢磨”送给大家,活着的每一刻,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让每一天,都有机会成为你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希望看完这篇访问的你,可以更努力去实现、更有勇气去争取你想要的生活,因为你值得。

而女人迷在这里,不曾停歇地企图为所有渺小的声音创造更善解更友好的环境,与你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