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都看哪些童话书吗?有一个故事一直深植在我们心里,不是小红帽、不是白雪公主、不是糖果屋,是胡桃钳,可能有的人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刻,但看过的人绝对不会忘记他的样貌,露出的门牙,守护着每一个人的童年。(推荐阅读:最优越的德国模式

虽然圣诞节并非台湾的传统节庆,但我总记得小小的我和爸爸妈妈在客厅里搭起小小的圣诞树并挂上五花八门的装饰、在纸条上歪歪曲曲地写下想要的礼物清单塞在圣诞袜里, 然后兴奋的期待圣诞节当天早上拆礼物的时刻。后来总感觉圣诞节的气氛商业了,街上到处充斥着贩卖‘交换礼物’商品的字样,尤其在台湾有好多餐厅陆续推出圣诞节情人套餐的促销,甚至还有夜店举办圣诞节单身派对,让独身男女在节日前夕找到一个伴共度佳节,弄得好像另一个情人节一样。可是,先撇开圣诞节是在1600多年前就被西方基督教会所设立的宗教节日不谈,这个节日在其发源地欧美国家其实是属于家人和朋友的节日,就像我们的农历新年一样,因此美国的学校都会在十二月中左右就结束期末考,开始放三星期到一个月的寒假,让散落在各地的学生可以回家过节、见见家人还有老朋友。(延伸阅读:圣诞节的第十种可能


2009年在加州与挪威及美国家庭一起过圣诞


一家之主切火鸡准备大餐

当然我不是说圣诞节在其发源的欧美国家就不商业了,(毕竟它可以带来的利益可是十分庞大怎么可能被放过呢!)只是除了交换礼物亲友聚餐之外,如此历史悠久的节日也连带影响了文化艺术及音乐。譬如说,由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otr Ilych Tchaikovsky, 1840 - 1893)编写的芭蕾舞剧《胡桃钳(The Nutcracker)》便是以圣诞节故事为背景所创造出来的一出经典,有些芭蕾舞团会在12月天天固定演出胡桃钳的舞码,成了圣诞节的传统,许多父母每年也都会带着孩子去观赏。尤其对于许多美国主要舞团来说,圣诞季节的胡桃钳演出票房可占了他们年收入的40%!

《胡桃钳》和《睡美人》及《天鹅湖》并列柴可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剧,原作为 E.T.A. 霍夫曼(Ernst Theodor Amadeus Hoffmann, 1776 - 1822,  德国浪漫主义作家、法学家、作曲家、音乐评论人)的一部叫作《胡桃钳与老鼠王》的故事。故事大概是描述在德国小镇的某一个家庭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圣诞夜时一位先生送他­们礼物,洋娃娃给小女孩 Clara,玩具兵给小男孩Fritz,另外还有一个剥果壳用的胡桃钳­,但不慎被男孩给扯坏了,Clara 很伤心,小心翼翼照料受伤的胡桃钳,一边哭着睡着了。午夜大钟敲了十二下,忽然间,一大群老鼠闯进了客厅,她看见了老鼠要去攻击受伤的胡桃钳便赶快去救援,并拿东西打老鼠,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击退了鼠王。此时,胡桃钳却变成一位风度翩翩的王子,并邀请她前往雪之­国和糖梅国,展开了奇幻之旅。王子带着 Clara 来到糖果王国的皇宫,美丽的糖梅仙子安排了­各种表演招待他们,有西班牙舞、阿拉伯舞、中国舞、俄罗斯舞和芦笛舞等等舞蹈表演。(延伸阅读:肉脚女孩的芭蕾舞鞋梦

柴可夫斯基后来根据法国名作家大仲马(Aexlandre Dumas, 1802 - 1870)改编的版本加谱了芭蕾舞的音乐,成为现在所见的版本,并于1892年12月18日由圣彼得堡的帝国马林斯基剧院(Imperial Mariinsky Theatre)附设的芭蕾舞学校学生在剧院首演,孩童的角色也是由真的小朋友担纲。想看现场吗?如果这段时间无法飞到欧洲或美国没关系,离我们很近的南韩环球芭蕾舞团(Universal Ballet)每年十二月也有《胡桃钳》的演出,几乎天天上演,一天两场。


旅韩台湾芭蕾舞者梁世怀(中)在《胡桃钳》第一幕中担纲harlequin独舞演出

如果不能出国,Youtube 上也有马林斯基剧院表演的全录影(全长约一小时四十分):

《胡桃钳》的音乐也被大量使用在许多电影、卡通、影集、短剧里头作为配乐,像是其中糖梅仙子的段落便被使用在迪士尼于1940年出品的《幻想曲(Fantasia)》中,是许多人童年的记忆:


《胡桃钳》芭蕾舞剧第二幕中的Dance of the Plum Fairy

汤姆猫与杰利鼠(Tom and Jerry)也以胡桃钳的故事和音乐为背景,制作了《Tom and Jerry:A Nutcracker Tale》


《胡桃钳》芭蕾舞剧第一幕的March

除了音乐舞蹈卡通之外,胡桃钳也带来了艺术创作灵感:


俄罗斯芭蕾舞团在1992年推出《胡桃钳》公演百年纪念邮票

 


2012年Google的《胡桃钳》120周年纪念

而根据德国民俗,胡桃钳这从十五世纪便存在的木制手雕艺品不仅是带来好运的信使,更是忠诚的看守者,它露出来的门牙也是用来阻吓邪灵,保护你的家庭免于骚扰。胡桃钳本身也象征着‘生命的循环(The cycle of life)’:坚果的种子掉落到地上经过百年后长成强壮的大树,滋养着许多樵夫和木匠,传说中在砍下老树之前,樵夫们也会食用水果和坚果,以将此生命循环永恒地延续下去,并传递给胡桃钳木偶的收藏者们。最有名的手工胡桃钳是来自德国中部的索内贝格(Sonneberg)还有德国及捷克边境的厄尔山脉(Ore Mountains)。(延伸阅读:在德国,我学到了在台湾学不到的事

胡桃钳在现代的德国已不再流行,但制作生产手工胡桃钳曾是 Sonneberg 及Ore Mountains本地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许多人也会为了手工胡桃钳专程前往这些偏远的地区旅游。虽然觉得摆放胡桃钳的传统已经逐渐式微有点可惜,但这大概就跟西方朋友看待我们的新年一样,肯定也有些渐渐消失令人惋惜的节庆习俗吧?

最后,如果觉得前面的芭蕾舞版本太长了坐不住,可以听听柴可夫斯基本人节选、再由来自赛普勒斯的钢琴作曲家Nicolas Economus改编成双钢琴的20分钟组曲版本 (The Nutcracker Suite, 作品71a),此为阿根廷女钢琴家阿格丽希 (Martha Argerich) 以及俄国女钢琴家齐伯斯坦 (Lilya Zilberstein)的现场演出,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