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是否曾带给你一成不变的感觉?是否在音乐会上只能欣赏音乐呢?随着跨领域艺术的结合,越来越多音乐家开始与视觉艺术家合作演出,形成一种好听也好看的表演艺术。这样的表演如何进行?让 OISTAT 介绍给你认识吧!(推荐阅读:充满惊喜的街头艺术

不再只是听觉飨宴

到一场现场音乐表演,期待的不外乎是一场听觉的飨宴。对音乐有钻研的乐迷,听得如痴如醉,对初入门者不甚了解乐理,音乐表演可以有什么“看头”吗?姑且不论演唱会类型的表演可能会带有现场舞团、乐团、华丽的灯光,以及演出者本身可能会进行7秒变装秀之外,一般的交响乐、室内乐、独奏会等音乐表演是否都曾给你一种画面一成不变的感觉呢?


图:传统音乐演出形式

传统音乐表演者自然也发现了如此现象,因此,许多音乐团体也纷纷向其他领域的艺术创作者找寻合作的机会。看准了现场视觉创作的独特性以及其带有“表演”的特质,音乐家开始与现场视觉创作的艺术家合作,发展出听觉、视觉皆能体验的现场演出。

现场演奏表演与视觉艺术创作的合作方式有许多,其中较直接的方法,除了让视觉艺术家在舞台上与音乐演奏者同台之外,便是将现场创作的画面投影在舞台上。这一类型的综合演出可以忠于视觉艺术家的创作素材,例如涂料、黏土、或是在近几年极为盛行的“沙画”(Sand Painting)。


2011年 YouTube 交响乐团与沙画艺术家 Kseniya Simonova 合作演出

视觉艺术创作者透过对音乐表演的感受,现场创作,将其脑中画面以不同的媒介传达出来。有时候不仅是视觉创作者,现场的音乐也是即兴而成,双方艺术家利用各自的专业表达,让整场演出已超越单纯的音乐表演或是艺术创作,而是有如戏剧中的角色们,有所互动,有所对话。(推荐阅读:【展览/表演】英国女婿,剪纸 eye 台湾


音乐家 Jessica Lurie、Marjan Stanic 与画家 Danijel Zezelj 联合即兴创作演出

随着各式数位绘图软硬体的出现,搭配上影像与动画处理,以及投影技术,视觉创作的速度变得更快,能作的变化也更多。艺术家不仅可以随时更新画面,更可以快速剪辑各个作品,或让不同的作品有所互动,这些都是传统利用水彩、颜料等实质素材的创作所达不到的。


大提琴家 Anna Callner 与数位绘图家 Shantell Martin 合作演出

葡萄牙籍的插画艺术家 António Jorge Gonçalves 从政治漫画、绘本插画出身,因着尖锐的观察力,近年频频获邀与交响乐团合作。在如此的合作当中,透过他对音乐的感知,利用现场创作绘画,展现音乐的视觉风景。对他而言,所谓音乐会的现场创作,并非上台才第一次绘出素材,而是经过与乐团排练,与指挥讨论想法,充分准备素材,才得以上场演出时,运用自如。而此时,指挥某种程度也成了导演一角。同时也提供了乐迷另一种欣赏音乐会的视角。


António Jorge Gonçalves 在 Expresso 四十周年庆上与现场乐团演出之缩时影片


António Jorge Gonçalves 与音乐家 Pedro Lopes 于2011年葡萄牙 Montemor-o-Velho艺术节上的合作演出

知名数位绘图家 Android Jones 也在2011年与 YouTube 交响乐团于雪梨歌剧院合作,搭配剧院内的交响乐演出,以雪梨歌剧院的屋顶作为画布,即兴绘图。透过即时影像投影,厅内欣赏交响乐的观众可以看到画作投影在内墙上。而在户外的观众则可以伴随厅内音乐的即时拨放,欣赏歌剧院屋顶的绘图创作。(推荐阅读:叹为观止的湖上歌剧院


数位绘图家 Android Jones 与2011年 YouTube 交响乐团合作

实验性表演艺术家 Laurie Anderson 也在2010年受温哥华奥运的邀请,制作结合舞台视觉与现场音乐的表演《Delusion》。她的当代音乐,配合上舞台装置及影像,引领观众进入一场奇幻的旅程。其多元的感官飨宴也巡回至全球,在2013年也曾到国家戏剧院演出,惊艳全场。

还认为音乐表演只能提供听觉飨宴吗?不妨换换更有“看头”的演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