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可能是造成台湾幼教老师出走的原因之一,但实际上台湾的幼教环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长期下来累积的习惯给台湾幼教老师诸多压力,琐事都集中给老师们做,相较之下,新加坡的幼教老师则有更多自由。(推荐阅读:老师辛苦了!提供老师喉咙保养步骤

前阵子,仲介朋友催我催得紧,说是新加坡方面很缺华文老师,近几年新加坡幼儿园喜欢到台湾找幼教老师,第一个是台湾的幼教老师多是从高中就开始培育所以有一定的专业能力,第二个是因为中国各个地区的口音有落差,而台湾的老师比较没有这个问题,不过那阵子,询问了身边的人,大家都跟我说目前没有计画,或者是还要再好好想想诸如此类的,也有下定决心的朋友,可爱的跟我说,因为她准备的过程中去拜拜求签,是一个不好的签诗,所以她感到惶惶不安,决定要缓一缓,我懂她那样的不确定,因为几年前的我也是这样,所以我只跟她说,没关系,妳好好想想,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找我。

结果最近我的朋友开始不当仲介了之后,倒是有了一堆身边的姊妹淘们向我询问来新加坡工作的事情,我开玩笑的跟我朋友说:“你可真是没有赶上好时机。”她笑说:“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当作做好事给她们一些帮助和资讯,不过,别跟他们说得太好,毕竟,每个人会遇到的人事物都不一样,如果让他们抱着过度美好的想像来到这里,却不适应,会很麻烦的,我哑然失笑的想着,若是想着来到新加坡就可以钱多事少,那必定会受到很多的挫折的,毕竟,你来到这里工作的日日,也不过是新加坡人的日常。(推荐阅读:台湾的幼教老师为什么越来越少?

理想的棱棱角角都在过程中圆了

一起来到新加坡的台湾老师,不外乎是两种,一种是刚刚毕业,拥有干劲,一出校门就往外冲了,一种是我这样的,觉得被磨掉了自己的热情,所以决定要向外发展,看看不一样的环境,我的公司有两种系统,一种是以照本宣科的教案为主,一种则是老师需要自己撰写教案,公司会依照面试的结果分发你到不同的系统,说也很奇怪,已经在台湾幼教圈磨练好几年的老师们,会跟我说,其实不用写教案也挺不错的,每个人还是可以发展出不同的风格;刚刚毕业的年轻老师会跟我说:“我觉得都要照着教案很没有成就感,写教案虽然很累,可是很有成就感。”甚至针对我之前的文章问了我很多的问题,像是:你有在公幼教过吗?你知道现在公幼的薪水其实很高吗?我以前实习过的公幼,他最后冒出了一句,你分到现在的学校真的很幸运…..我被她的热血撞得一头晕,却也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还记得大学时,我曾经在参观完一间很有名的幼儿园,写了一篇批判且充满问号的见习报告,现在想想真是汗颜,不过这也是成长的必经过程,后来会发现现实是不太一样的,我只问了她几个问题:“你知道一年公幼开多少个缺吗?然后我们有多少个老师在抢那些名额?因为少子化所以很多的学校都不开正式缺,很多老师每年都在考试,疲于奔命。”后来我邀请她加入了一个幼教老师的社团,希望她会看见台湾老师虽然优秀,但是辛苦的状态,台湾很好的幼儿园不在少数,但真的能够为幼教老师多想一点的,却不是那么多,很多的幼儿园,对家长来说是面面俱到的,但是对老师来说,却不是营养的工作环境。(延伸阅读:科技将带来学校教育改革

所谓的比较好,其实也不过是琐碎的贴心


开学前所有老师一起去挑教具和玩具


引起台湾幼教社团老师一阵讨论的实用教具,让幼幼班孩子学习排队和牵手的教具

某天,之前台湾很优秀的一名同事,向我问起了新加坡的工作,他说真的有差这么多吗?我只淡淡的跟他说:“幼教工作本身就不是一个很轻松的工作,但是真的很值得出来看看不一样的工作环境。”他问我:“怎么说?”“是一种工作思维上的不同,拿用东西来说吧,今天我夥伴说,教室的钉书机坏了,我就反射性地说,我把家里的带来吧!他像看怪物的看着我说,申请就好啦!没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是台湾的幼教老师,却常常在资源不足的状况下做事,需要花自己的钱去做事情,来到这里,工作用的东西,如果是需要用到的,花钱可以减轻老师的工作量,都是可以申请购买的,那天在看购买新学期物品的目录的时候,好多我第一次看到的东西,然后在心里犯着嘀咕,这个以前在台湾也用过,不过我们是自己 DIY 做的,没想到其实可以用买的;学期末的时候,有一天孩子不来上学,老师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整理你的旧教室,准备你的新教室,那天在整理教室的时候,我想起在台湾,总是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整理教室,然后还要打扫,搞得既烦躁又疲累,这里把教室做简单的整里就做交接了,星期六的时候会请工人用吸尘器吸天花板,还会把教室的玻璃做擦拭,尤其是前一个老师在玻璃上留下了胶带痕迹,正焦躁地想着不想要清的时候,学校的安踢居然拿着工具,在我照顾孩子的时候把它清干净了,都是小事…..。”我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接着说:“可是对老师来说,这就是集起来的大事。”然后我们就聊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因为他已经了解我说的不同是什么了,就是为老师多想一点而已,老师要的也就是这样而已。(延伸阅读:职场中的贴心习惯:体贴看时机

那天,学校的老师带孩子们到台湾毕业旅行回来,跟我说:“我回去台湾的时候特地挑一天到我家附近的幼儿园观察那边的老师耶,我看到他们真的要打扫耶,还要擦小朋友玩的车子跟整理环境,好辛苦的耶,哇!真的是不一样,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回去了吧,在这里比较好!”我笑了笑说:“对啊!!”不过台湾对我来说,就是家,两年一次,能留多少次要留多久呢?终究是要回家的啊….希望很快很快,我可以跟这里的同事说,我们台湾的幼教老师现在也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