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滋敏采访变性人 Jazz, 她说:“我知道外面总有很多人盯着我看,但没关系,成为真正的自己,真的是一件很自由的事。”

“我以前高中同学的朋友就是变性人,你想跟他聊聊吗?”一天下午,澳洲朋友L 传来了这个讯息,我听到后非常地惊讶,在泰国采访后到澳洲是个意外的行程,所以并没有期待会有任何相关的机会,马上兴奋地说:“当然要!”

我们约了一个澳洲初春宜人的下午,在雪梨北边海滩(northern beaches)见面,Jazz 从车里走了出来,旁边挽着一个面容俊俏的男生,我知道那是他男朋友。身高超过175公分的 Jazz,及肩的金色中短发,蓝色无袖背心加上一件短裙,脸上挂着就如澳洲海边一般灿烂的阳光……“你好,我是 Jazz,他是我男朋友,前几天刚从英国飞过来。”我们简短地互相介绍,坐在 Jazz 身边,我感到一股难以言喻温暖和煦的力量。

“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女生呢?”一个每个人都会问的问题,

“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别突然的转变,比较像是一段长久强烈的困惑。我一直想要属于某个地方……”

“我很想留长头发,所以猜也许自己是个嬉皮,因为他们留长头发;我很喜欢穿裙子,所以想也许自己是英格兰人,因为他们的男生都穿裙子;我喜欢男生,所以想自己应该是同性恋,但我仍没有因此而真正开心……我也曾经为了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男人,还刻意去健身房,讲话时会努力克制不要一直像女生常会用手表达,但我看起来仍然格格不入,我越用力想改变,就越奇怪……”Jazz 笑着说着以前他曾经尝试过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的方法 “我也尝试和女生交往过,还不只一个,有趣的是所有的前女友们都觉得我是他们遇过最温柔的男生。”Jazz 边说边翻着他以前的脸书,给我们看他曾经尝试过的各种不同的样子……

“我不断地尝试成为各式各样的人,但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真正属于哪里过(I have tried so many different things but never felt belonging to any of them.)。”

Jazz 半年前到欧洲找男朋友,当时一阵强烈的忧郁再次席卷了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的他,以为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直到一天不小心看到一个澳洲非常有名的变性模特儿 Andreja Peijic 的影片,“突然间,觉得这二十几年来发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理解了。”Jazz 说,当时的他还是留着短发,男生的模样,那天他和远在澳洲的妈妈通了电话,决定在还没回家前就先告诉家人觉得自己是女生的这件事情,免得如果等回到澳洲后家人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他“我们是非常传统守旧的基督徒家庭,妈妈刚听到时当然无法接受……其实我跟妈妈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冲击很大,全家人还到教会里头去谘询该怎么是好……”(推荐阅读:澳洲超模 Andreja Peijic 的美梦成真:我成为我心目中真正的女人

“那教会里怎么说?”我问,“长久以来,即便因为我很早就展现出了女性的那一面,但所有家族那里基督徒的朋友都敷衍否认地说:‘他只是性格比较艺术比较温柔一点而已啦!’他们甚至宁可说我就只是个同性恋,也不愿意承认我就是个女孩子。”Jazz 一派轻松笑笑地继续说“他们说:‘最好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忽略这件事,虽然这可能会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但你们不需要接受这件事情(better just ignore it, it might take few years though, you don’t need to accept it.)。’”

不正就是因为“人们不去谈论它”,这个世界才会望眼过去这么多的“问题”……听到这,我不禁一身寒颤……(推荐阅读:跨性别模特儿,倾听身体的声音

“但几个月后的一天她带我去逛街,我们就像母女一样,开心地挑着女生的东西,她说:‘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那里。’现在的她相信这个世界的确有个至高的能力,但她选择去爱每个人,这两者本不应该冲突的。”

“然后我到雪梨一间专门帮助 LGBT 的辅导中心,他们介绍我医生,并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现在每隔五天我就必须到雪梨市区的医院看诊一次,每五周做一次血液检测。目前我服用两种荷尔蒙用药,一种是阻断我雄性激素的药,另一种便是增加雌性激素的药。因为治疗后就不再会产生自己的精子,我想要将来能有自己的小孩,所以我得给精子银行每半年260澳币(台币比澳币约28:1)把精子冷冻起来,等将来需要时再找卵子捐赠和代理孕母。”Jazz 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是女生就方便多了,只要找到精子就好,孩子可以自己生,像我们还得花约二十万澳币去找代理孕母帮我们生孩子。”(推荐阅读:脸书与苹果冷冻卵子的“福利”背后...

Jazz 在决定开始这一段“变性之旅”后便在 youtube上开了一个频道,分享记录着这段过程,在做贺尔蒙治疗的同时,他也同时做了激光(去除体毛)和接发,他现在因为做贺尔蒙治疗,一天会上厕所超过12次,同时也变得比以前更情感丰富,又因为身体的变化需要很多的脂肪,所以还会一直肚子饿像怎么样也吃不饱。Jazz说在整个疗程过后,会到泰国去做胸部整形,脸部女性化及下体手术,我打开才刚在泰国拍回来的变性手术记录给他看,Jazz的男朋友在旁边掩目直说好痛......

“对于Jazz 即将变成一个女生,应该对你冲击也很大吧?你怎么想这件事呢?”我问Jazz 的男朋友 R

“就算我身为一个同性恋,也一样不能只用自己的眼光去评断其他和自己不同的人,就因为他想变成女生就和Jazz分手,如果都不去尝试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it wouldn’t feel right as a gay to judge other persons, and it would feel wrong to just break up with her without even trying)。”

这番话说地如此简单却又不容易,我惊讶着,竟然是从一个19岁刚从高中毕业的 R 口中说出的……“那从开始到现在,你有觉得Jazz 哪里跟以前不一样吗?”我好奇着问,R转头温柔地看着Jazz 说:“除了穿着,比较会化妆,头发啦这些外在的改变,Jazz就还是Jazz,没有变。”(同场加映:拥有他的帅和她的美,中性模特儿 Erika Linder

身为一个变性人,以男变女为例,变成女生后,要喜欢男生还是女生都是有可能的,反之亦然。很多“正常人”以为变性人和同性恋是同一个族群,听到这里会非常混乱,其实说这么多,不管今天我们是什么性别,天生的男生或女生,男变女,女变男,或是男女皆有的中性人……这个世界用了很多不同的名词类别去区分这些族群,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在“多数的(正常)”人身上一样,在那些比较“少数的(非正常)”人也是一样,“爱”这个东西不会变的。

“你最喜欢 Jazz 哪些地方呢?”我微笑着看着他们问,“在遇到 Jazz 前,我其实是个非常没有自信的人,但在他身边我不仅感到非常的自在,也让我对周遭开始有自信了起来。”R 握着 Jazz 的手说。

我想不管是异性恋,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也许拿掉这些当今的这些类别,把爱这件事情单纯化,就只是两个灵魂互相吸引着,那些外在的“事实”也许根本就不是必要条件,这些既有的类别也根本就不存在吧……(推荐阅读:同志爱情的真实画面:爱,有血有汗

“在完全变成女生之前的这几年,你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其实对我来说,这些手术和治疗虽然看起来很痛,但我其实一点都不害怕,最糟糕的是在寻找自己到底是谁,而那部分已经过了,而其他的要怎么用一个女生的身份去面对家人,朋友和社会,这可能才是接下来的另一个挑战。”Jazz 说自从开始在网路上记录自己的心情后,原本那些拒绝,不愿接受这个改变的朋友们,也渐渐地回来和 Jazz 联络了,“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这几个月内才开始的,终于感觉找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地方,我有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即使知道在这条路上,还有许多未知的在前面等着我,但至少我知道这些是为什么 (It’s all happening right now, finally it finds its own place and everything feels so much peaceful now, even though there are still so many things which have been going on but at least I know why it is.)。”Jazz 说着,

“我知道在外面总会有很多人盯着我看,但没有关系,因为可以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I know when I go out in public, people stare, but that’s ok because I’m comfortable like is.)。”

 “你有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吗?”我问,

海岸下午的风吹着,Jazz 轻轻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似回到了不久前仍挣扎不已的那段日子:“我想对自己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一直都是(you have been doing well just as always.)。’”Jazz 睁开眼睛,

“那么,你有想要对那些和你一样的人说什么?”我问,然后Jazz 对我微笑:

“世界上有千万个人和你有一样的感觉所以,你永远不会孤单(There are thousands of people like you so you are never alone.)。”

外头的阳光正在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