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在十一月时采访了《十二夜》配乐之一的聂琳,听她分享音乐和她之间的故事。现在我们也邀请到聂琳在女人迷上开设专栏,与我们分享音乐创作的心路历程。从第一部绿光剧团的《proof 求证》到后来与绿光剧团吴念真导演合作《人间条件》系列里头的经典配乐,聂琳怎么看配乐呢?来听听她现身说法,原来配乐与剧情竟是如此相辅相成...(推荐阅读:跳脱舞台的表演场域!剧场的多媒体想像

观众进场、灯光三明三暗、灯全暗。

黑暗中观众期待着享受整出戏、享受整个看戏的过程。

这时候音乐出现了第一个音符……

我该下甚么音?

往往在这第一段开场音乐,就已经决定了整出戏的走向,第一场戏的年代、希望带给观众的情绪,时常会在开场乐中表现出来……


《Proof,求证》剧照

做剧场音乐对我来说,是我十分喜欢的一项工作,自小学音乐的过程往往是孤独寂寞的,小小的我面对着一部黑色钢琴大怪兽,一练就是一小时成为了我儿时重要的回忆,练乐器的孤独我已经相当习惯了,长大后开始做音乐,无论写歌、编曲、做影像配乐都也是孤独寂寞的,时常一个人在深夜想破头而无人知晓。

自从十年前开始做了第一部绿光剧团世界剧场的《Proof,求证》,才发现做音乐也是可以和许多人有互动的!从那次起我爱上了剧场配乐。

当我第一次拿到《Proof,求证》的剧本时,这部得过美国东尼奖好剧本立刻感动了我,是一部描述父女之间矛盾的爱。当时戏也正在排,还没有排到完全到位,但是我在第一次看排的过程中已经泪流满面。那出戏的演员只有四位:姚坤君、罗北安、郎祖筠、樊光耀,都是硬底子的好演员,导演更是我从小崇拜的柯一正导演,对于第一次作剧场配乐的我来说真是一大挑战。


《Proof,求证》剧照

剧场有趣的地方是,它是所有艺术的结合,其中除了编剧、导演、演员外,还有舞台设计、灯光设计、音乐音效设计、服装设计、甚至多媒体设计,还没有真正进到剧场前,没有真正看到舞台灯光前,大家的沟通都只能用言语与图像表示,所以“人与人间的沟通与默契”就变得相当重要,当然这样天马行空的方式给与了剧场形式的表现莫大的空间,但是也有不少争执因而发生,好在我所遇到得团队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大老们,所以在其中我能尽情的吸收其他方面的艺术与美感,但是这也成为我重大的压力...(推荐给你:台湾人,为什么不爱看戏

要甚么样的音乐才能衬托出美丽的舞台、灯光的艺术与演员们的好演技?

但是“戏的感动”是不容小觑的,记得第一次看完排练后的夜里,我坐在钢琴前,读着剧本,想着演员的肢体与语气,当下我决定,用钢琴表现女儿的心情,用大提琴表现发疯的父亲纠结的感情,整部配乐只用到钢琴、大提琴和长笛,说也奇怪,在我读着剧本时,主题就悠悠的被我用钢琴弹了出来了!当然再好的音乐也要优秀的演奏者演绎出来,才能完成音乐的灵魂,因此我请范宗沛老师为我录了大提琴动人心弦的弦律。

第一次做剧场配乐的经验是非常愉快的,当我看到舞台架好灯光打好的那一刻,真的好感动,也像是吸毒一样爱上了剧场配乐,当看到观众满场座无虚席,谢幕时的如雷掌声,好像所有无眠的夜都值得了, 我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还要继续做下去!!(推荐阅读:日本大师坂本龙一:音乐,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