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旅游的话题年年都在谈,有人表示赞同替自己的人生打开新的可能;当然也有人质疑打工旅游是不是等于逃避人生?不过,就让我们静下心,听听《南十字星的天空》纪录片里,这十个正在澳洲打工旅游的台湾人怎么说。或许,每个人都因不同的理由,心中有着不同的想望,来到那块陌生的大陆,但是不变的想法,都是他们想赌,能不能有更靠近梦想以及想像中生活的机会?(推荐阅读:梦想实践家,却不谈梦想?林弘全的 Flying V 募资奇迹

为什么这个世代的台湾年轻人要放下原本的工作,甘愿离开家乡,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化环境做劳动力的工作?在澳洲读书的哲玮有着和许多人相同的困惑,于是他提起摄影机,跟着身边的台湾游子,纪录下最真实的打工度假生活,纪录片也成功募资7万多元

这不只是一个澳洲背包客的故事,也是属于年轻世代对于当代生活的想像,向往自由和自主独立的人生。(推荐阅读:敬有点迷惘旁徨的二十几岁

“为什么要来打工度假?”

哲玮观察到来到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种。

第一种是在台湾的工作已经稳定,事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或许在未来两三年都不会有变动了。在台湾看到的只是一成不变的日子,他们迫切需要一个出口跳脱原本的生活,希望到澳洲追求不一样的体验;第二种是带着明确赚钱动机来到澳洲,他们有明确的目标需要经济上的支援,像是回到台湾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店;第三种是对未来的人生规划尚不明确,希望离开台湾趁打工度假的这一年寻找到以后想做的事。(推荐阅读:告别都市人“没事做”的焦虑!我在瑞士学习享受“安稳”

一开始哲玮单纯希望记录下这些人的生活,带着摄影机跟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走访了许多在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听了这么多的故事后,一部纪录片的计画慢慢在心中成形。他访问了十个人,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理由来到这片陌生大陆。他希望透过他们,让大家看到年轻世代追寻的生活体验,同时也真实客观的呈现在工作和生活遇到的问题与挣扎旁徨的时刻。导演清楚的知道打工度假不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澳洲工作环境的恶化、回到台湾后的生活、打工度假究竟为他们的人生带来什么影响都是他想探讨的面向。

同时,纪录片计画在台湾和澳洲的八个城市播映,他希望在澳洲的旅人们,看了这十个人的故事能回头想想自己。“有些人是因为打工的旅游很热门所以跟着过来,目的不如影片中的十个人这么明确。我很希望背包客看纪录片后,也重新想想:‘我待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对于台湾想去澳洲打工度假的人,可以评估自己当下的的生活,打工度假这个选择是否符合当下的需求,还是追求的目标在台湾就能完成了。

在澳洲尝试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来到澳洲后大家的身分角色都有很大的转换,进入餐厅、工厂、农场、按摩店等地方工作。他们接触了过去从没想过的工作,有些人当街头艺人找到了一个舞台。“或许对于想做的事,本来没想那么清楚。但他们可以在彼此身上,找到类似的情境。对于来澳洲对自己的意义,也更加笃定。”旅人间的交流使彼此的生命经验相映照,在彼此的相似或相异的目标中,更看清自己在在追寻的价值和道路就像影片中 Pauline 说的“我们在完成人生的某一部分。”(同场加映:国际志工教我的事:怎么走,都不该错过自己的人生

看见文化差异:岛国思维与大陆文化

澳洲是个文化、族群都相当多元的国度,以墨尔本为例大约四分之一的人口母语不是英文,他们对于许多外国人来到澳洲生活、工作都相当习惯。但因多数背包客在生活上仍习惯与原国籍的朋友们相处,以致和当地澳洲人交集并不多,很少人真正融入当地生活,也十分可惜的未能感受到更深入的文化交流与冲击。

相比澳洲人均生活品质佳,占社会大多数的中产阶级其生活品质也很高,他们满足于当下的生活型态。在看见澳洲与台湾的差异后,让哲玮更有空间退一步重新思考台湾的岛国文化和国际现况,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影响。

“其实我觉得,澳洲还蛮小确幸的。”哲玮身在校园,对于澳洲文化有更多观察和反思。这几年流行且激起台湾反思的小确幸文化,竟然是他来形容澳洲人生活价值观的词汇。来到澳洲让他发现岛国文化和大陆文化思维上的差异。“台湾是个小岛,希望让别人看见我们,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澳洲是大陆,在国际上一定会被注意到。例如向世界发声,让世界听到台湾的声音这种说法,在澳洲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文化氛围延伸到生活中,澳洲人普遍不会有想在人生中成就某件大事、追求成功的想法,对照之下台湾人更有希望事业发达的企图心。

忘不了的镜头,他努力唱自己的歌

“其实拍摄当下跟着他们拍日常生活,就是一个场景接着一个场景纪录。直到剪辑时某些镜头重新看过,才特别有感觉。”纪录片中的 Jimmy 工作之余是街头艺人,那天他站在广场唱歌。那天他唱了很久,可能因为地点和时间的不巧,行人一个个走过,没有人驻足也没有人投钱。这个镜头触动了哲玮,“可以感受到他多想做,正在进行的这件事。即使当下没有人关注,他还是很认真的唱自己的歌。”这就是驱使他来到澳洲的动力,他在澳洲也继续追着对做音乐人的梦。(推荐阅读:一辈子的音乐人 钟成虎

南十字星下的天空,这个离台湾七千多公里的地方,和我们拥有的是同一片的天空。也许中年世代对于打工度假这件事,充满疑惑甚至不谅解,但年轻世代对于自由的向往,希望能决定自己未来生活的想法,都是相通的。他们用短暂的离开,换一个走近梦想的机会。(同场加映:“我会不会只有这样了?”离开是为了遇见更精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