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他们都是该时代的才女,她却说“永远不要成为张爱玲”,让我们一起阅读,这本书背后的作者——李维菁。

李维菁是国内近年崛起的小说家,文学版面上,她的“我是许凉凉”、“老派约会之必要”等书,粉丝众多;在艺术评论的领域中,她曾任平面媒体高阶主管、也是资深艺评人,为许多重要艺术家着书立说;去年底毅然决定离开已经三进三出的报社,专心写作。


李维菁勇于迎接人生停损点,全心投入写小说。图片提供/104

当了十多年记者又身居高位,为何决定退出?李维菁说,任何事情都有停损点,“如果一个工作只是为了薪水,回家后只有力气睡觉,人生不能这样过!”当陪伴她多年的爱猫过世,她无暇好好整理情绪、还是没日没夜的工作,甚至深夜加班结束之后还伏案写小说,弄得身心俱疲,终于体悟停损点已到,该做出选择,于是勇敢投入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情,写作。(推荐阅读:

李维菁在文坛起步晚,与她同世代的作家多半读文学系,十几岁就开始写作、投稿、参加各种文学比赛,她却迟至将近中年才出版第一本小说。而且她的文学起点是偶然,二十多岁时,副刊版面的同事邀稿,她首度写了几篇短篇小说发表,就像埋下了种子,开始把写小说当成习惯。李维菁长期以来的工作就是不停的写,她担任艺术线记者时写报导、评论,现在改成写小说,唯一不变的就是文字里流露出的聪明与锐利。

也许因为大学读理工科系、后来却成为记者,李维菁逻辑性强、又善于观察人际关系的细微变化,对人际互动敏感,她将闺蜜之间的心结、母女间的拉扯、公司内部各种权力结构与斗争,情人之间的进退、艺术家之间的“同行相忌”,全都看在眼中、也全写在笔下,下本小说就计画以艺术家为题材,只是主角不是艺术家,而是他们身边的女人们。(同场加映:


(图片来源:来源

李维菁说,在艺术圈里,大家都关切艺术家,她反倒注意他们身边的女人们,像艺术家的太太、助理或是行政,他们在做什么?想什么?为何愿意放弃自己的人生成为艺术家的推手,但她更想写完后给艺术家看一看,让眼中只有自己的艺术家们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也有想法、有自己的生命。

李维菁文字中的冷味常让人想到张爱玲,她说,“给我十倍才华,都不要她的八字!”因为张爱玲一生遭遇太惨。她从不想成为“另一位某某某”,也从不肯利用自己过去在报社的高阶职务呼风唤雨,她只想当作家,自由自在的作家。她将各种经验感受结构化后呈现在文章里,像在喜欢去的小酒吧里遇到的人,像职场、像感情,经过她的笔下化成栩栩如生的角色;李维菁甚至进行文字实验,试着将音乐性放进文章里,她的小说可以看起来像诗、读起来像歌。(同场加映:

小说家不好当,李维菁自称是没有社交生活的人,当旁人外出游乐、睡觉,她花大量时间写作,自律遵守着自订时间表,一天可写十二小时,半夜就算再累,也写,不为目的的写,因此第一本小说“我是许凉凉”当中收录的文章横跨十年之久,甫出版就获得当年书展大奖的荣誉。

大奖从来不是她的目标,她从不 google 与自己相关的书评报导,顶多看看各种访问里照片好不好看,对她来说,十年出一书不是为了寻求旁人认同眼光,因为写小说是自己的事情,不求代价、光做就很快乐,尽管很多人因为写作而功成名就,但她清楚知道自己不是为了“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