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在感情里出轨,或遭遇过出轨吗?也许,这样的例子不算少,但鲜少有人敢诚实以对。曾经在感情里,遇上那个懂得爱的人,不愿轻易放弃的人,但你却选择放弃了他。你对自己没信心,对这份爱没信心,觉得总有一天还是要离去,所以选择在当下抛弃,几年过了,回头望着,当初那个被你伤害的人,是否用他的伤心,教会了你什么?(延伸阅读:离开你之后,我终于有勇气做我喜欢的自己

一直没想好该怎么把故事好好说完。

曾以真诚自诩,原来不过是还没见过自己的丑恶,原来,也会有无法面对的自己。

我曾经眼里只有自己,只看见眼前的欢愉,忘记真正的快乐。我犯了一个大错,我出轨,并且为此隐瞒、欺骗、撒谎,对深爱我的L。

我从未想过能被原谅。这个错误超越了我的理解,而事情的发展,也推翻了我旧有的想法--我曾是有情感洁癖的人,没想过要接受什么浪子回头,也没想过要被接受,但L开了我的眼界。他和小内一样,都是真正懂得“爱”的人。他们清楚他们要的,他们深爱,于是他们想的不是放弃,而是如何解决,是如何走下去。(和你分享:有些情,错过了才懂


图片来源:来源

L说:“当然要原谅大事。”本来以为,最大的危机度过了,就该能够白头偕老了吧?只可惜最后,我们还是因为(相较之下的)小事分开。

我犯的错,多多少少影响了我们的相处。我和第三者不再联络,试着和L如往常一样相处,并且检视错误的原因,试图挖掘内心的欲念和渴求--我们不是相爱吗?我怎么还会喜欢上别人呢?我被什么迷惑?我不满足于什么吗?是不是一直以来有某些需求被我忽视了,偷偷长成了不可控制的怪兽?(同场加映:真正懂你的,才是爱你的


Tizzy Bac《呵,爱》:“爱有我不懂的坚决/看着爱静静流动/但爱有我不能够停止的毁灭”

我还是会看见让我有好感的人,我以为我想通了,不过就是贪婪,就是有追求不完的欲望,而没有“一个人”能够一次满足我想要的所有。何必非得是情人呢?朋友不可以吗?我的爱人,非得要温柔体贴、成熟稳重、会运动、喜欢音乐、喜欢看书等等吗?所有符合条件的人我都要吗?爱必需满足我所有需求条件吗?这是爱吗?

我觉得我懂了。既然爱着,有什么不能努力呢?过去的丑陋伤疤会慢慢淡去,L的原谅救了我,我难道不能好好爱着、专注凝视他吗?

可是我们争吵不断。我忙着手边工作,我忽略他,我满足不了他的需求,我埋怨他不能够支持我做我在做的事。他说的是对的,我接了太多工作,没顾及他,只想着自己还有好多事情想做(大约也是因为原本以为犯了错,只余分手一途,不如让自己忙些)。他慢慢的愿意接受、体谅,我却不想他委屈自己--尽管他说,我的放弃才是真的伤害了他。(推荐你看:第一次,一见钟情,第一次,放弃你

在各种待办事项和他之间,我竟然选择放弃他。

我曾以为自己是爱情为重的人,原来不是。几个朋友说,我就是事业心重的人;还有位十年老友说:“别人是爱情事业各50%,妳是两个都要100%!”

我从来不觉得梦想和爱需要二选一,我相信我爱的人,会支持我做所有事情,不管我是否已经不堪负荷危及两人相处和自己的生活品质--原来这样的相信,其实就已隐隐预告着:若我爱的人无法全力支持,他就不是我爱的人。

于是我们牵手走过了一次巨大的错误,却在梦想之前,挥手道别。

坎伯的神话学里提到,一次大错,是历险的召唤。我在错误里看见自己的欲求,我以为自己面对了以后,就能妥善收好--本不是所有欲望都该被满足。但怪兽蠢蠢欲动。(和你分享:出轨,行不行?

是,我曾深爱L。

但我心里还有更深的梦。我希望自己能够自由自在地走在梦想的路途上,不必担心另一半能否跟上、能否并肩、能否支持、能否给予帮助;我希望我走在我想走的路、做我想做的事,和这条路上能够一起走一段的人,认真走一段。不强求、不屈就,我们自由的走,我们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世界,然后在睡前交心分享,共同拥有更宽广的天空。


图片来源:来源

和L分手不久,有很多不习惯的、难分难舍的怀想,可是也遇见了很想一起走一段路的人。他知道我的过去,而他说,“现在妳在这里。”

我曾因为梦想,而放弃继续在爱里努力;但我也在追求梦想的路上,遇见可以互相陪伴的R。

我犯过最荒唐的错,L的宽容救了我,但我必须历险,必须死去,才能跳脱、看得透彻,才能复活,才能历险归来。离开L后一直哭不出来、说不出口的记忆和情感,最后流泻在R的肩头。我常常看着R的脸,恍如隔世。以为会走到最后的人,原来就到那里了,而现在身边的是R。(同场加映:在爱里保持专一,需要一些努力

恍如隔世。

死而复生。

原来是这样,原来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有它的意义。

在千万缕思绪里,唯一真实的是我所做的选择、我真正做的事情--无论是我犯的错、我放弃的、或是我追寻的。

我在还爱着的时候,选择离开,选择不爱,选择自己的梦,而很幸运的,正好有人结伴同行。我曾经眼里只有L,我也曾经眼里只有自己。莎冈:“让自己幸福,是唯一的道德观。”如今我的快乐里,包含了R的快乐。但也还是会迷惑:我爱上了如此契合的人,爱的是条件吗?还是真的非他不可?还是会害怕,还是无法完全原谅自己,真的就过去了吗?真的是新生了吗?我会不会又让爱人失望?我会不会让自己失望?我懂爱吗?能爱吗?还值得被爱吗?

有两个月的时间,我写不了文章,只是疲于追赶各项任务的 Deadline,直到现在还是没办法好好把故事说完整,但至少可以开始对自己诚实、对他人坦承,可以一步一步往前走了。(一起来看:爱,是有勇气受伤

我知道没有R,我还是会一边频频回首,一边挣扎前进;可有他在背后撑着我,于是我只会回首,但再不会往回走。他的笑,是我生命最混乱不堪的时刻中,绝无仅有的真实;是一支如水的歌,轻柔的流过那些想哭但流不出泪的长夜。

温柔比所有力气更强壮。

我无比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