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中天新闻台的政论节目〈新闻龙卷风〉而爆红的“太阳花女王”刘乔安近来因为《壹周刊》报导指称她为高级援交女,而彻底对她的人生产生影响。这一周以来,媒体开始不停揭她疮疤、各种未经证实的爆料纷纷出笼,刘乔安沈寂了一段时间后,也在自己脸书上发表长达七千字的公开自白信,扬言将对《壹周刊》告到底,这场风暴还没有结束,舆论持续对着这普通女生施加道德压力,在媒体战中我们也看到了许多猎女巫的圈套,这其中究竟存在着怎样的问题,一起跟女人迷来思考!(推荐阅读:人人是媒体的时代,你的媒体原则是什么?

在反服贸运动期间因外型亮丽而被封为“太阳花女王”的刘乔安,近日被壹周刊以香港男子偷拍之录像直指是高级援交妹,除了报导之外,壹周刊也公布了刘乔安疑似援交的影片,影片画面中双方疑似讨论到援交的价码,后因价钱乔不拢而作罢。刘乔安也对此解释,自己是因为透过友人牵线,为了洽谈生意,才与男子相约在饭店,怎知到现场后才发现该名男子想要和她发生性行为,为了能够顺利脱身,当下只能顺着该名男子的话对答。事件爆发后,嗜血的媒体开始疯狂报导刘乔安的过去,把刘乔安塑造成坏女人,大众也对刘乔安的行为开始进行锐利批评,认为她败坏社会风气,全都是咎由自取。

刘乔安昨日发表了一七千字的公开信向大众说明事件始末,正反两方的声音又开始交战,支持刘乔安者认为单亲妈妈维生不易,应该还给她隐私的空间,而反对刘乔安者则认为是她自己没有注意到行为是否妥当,有失当就不要怕大众批判。

面对这个不断在猎女巫的社会,心里有好多的疑问,难道没有一个公审的女巫,我们就不知道怎么爱这个社会了吗?在这样扭曲的媒体环境下,我们又中了几个猎女巫的圈套?(你也会喜欢:太阳花女王与黑纱女:父权社会共犯结构与主流女性主义的局限

1. 圈套一:太阳花女王想红就要付出代价,自己都不洁身自爱!


刘乔安在脸书PO文自清

从小茉莉的“我要强奸你事件”到刘乔安说自己“pretty tight.”,壹周刊罔顾新闻伦理,都在当事人未同意的情况下,散播性爱隐私问题来消费女体。在媒体的搧风点火下,社会开始公审刘乔安,大众随着媒体起舞,不但不谴责壹周刊屡次使用偷拍影片,还讪笑原来好紧的英文这样用、太阳花女王好棒棒还有爱国价七折、华干先知,大众不断与肮脏的太阳花女王切割,认为她自我物化,将女性纯洁客体染黄,这也是她成名后不洁身自爱的代价。

但刘乔安在学运期间从未自愿登上媒体版面,一切的起因在于彭华干在新闻龙卷风中对她有不恰当的评论,使得她在媒体报导的追逐下变成公众人物,这一切都不是她自己的选择,而是媒体为了自身利益而强行赋予在刘乔安身上的!太阳花女王的名称始终是媒体自己冠上的,刘乔安在意外爆红后也未利用此身份来进行公众活动。

媒体以“学运”形象的纯洁造出了女神以后,现在为了点击率又以耸动的内容来灭神。太阳花女王与家人的关系不好、整形、当小三、被包养等许多未经当事人证实的新闻一再消费着这个普通人,但我们不问媒体的报导的正当性来源,也不问媒体为何可以从女人的性爱中,获取庞大的商业新闻利益,而是持放大镜检视刘乔安这个非自愿的公众人物。

今天不管太阳花女王当下的行为或想法是否恰当,我们都不能高举着道德的大旗,要她背负洁身自爱的义务,去跟大众公开解释性私密,无论她的情欲体现为何,她对自己身体拥有自主权利且向自己负责,而不是向大众负责。

刘乔安在公开信中说:“我从来没有以玉女自居,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会跑夜店,喝醉酒会暴走会打人,看到帅哥我也会喜欢,有时候也会主动搭讪。那就是我!一身缺点的平凡女人。”

为何当他们非自愿性当上公众人物后,他们就必须忍受大众的道德高标准?在大众前面保持道德完人的形象?我们看着新闻,一起向沦落的女神丢石头,但我们都忘了关掉新闻后,我们其实也没有比较高尚,一样会说谎、在感情上有瑕疵、妄想着财富的手到擒来。或许她的价值观不是每个人都认同,但尊重个人的选择,该谴责、该抵制的是连最基本新闻伦理都不顾的媒体,而不是一个跟你我一样,性格可能有缺陷的普通人。(推荐阅读:台湾媒体听着!请放过非自愿性公众人物

2. 圈套二:只有好女人值得保护?坏女人就活该被丢石头?

刘乔安的自白公开信在网路上公开后,开始有人跳出来爆料里面写的都是谎言,企图告诉大众刘乔安是个谎话连篇的坏女人,并非自白书呈现的单亲好妈妈形象,网路上也有人纷纷支持爆料者,认为这样的坏女人不值得被保护。但一事归一事,不管刘乔安本人生活的真实样态如何,这起事件真正可怕的是媒体的设计手法以及有恃无恐的态度。

刘乔安对于《壹周刊》不当的采访手法扬言告到底,《壹周刊》方面回应若刘乔安提告,也许对她来说会适得其反。从《壹周刊》的回应,我们可以看出其深知如果刘乔安坚持提告,对于她个人的名誉只会有害无利,因为各种负面爆料不会放过刘乔安,更会把道德压力重新转回给刘乔安,也使得《壹周刊》对于自己罔顾新闻伦理的手法更为有恃无恐。

在我们不断执着于道德正确,并且在把刘乔安塑造成辛苦、有母爱的好女人过程中拉扯,我们会忘了谴责这样不正确的媒体心态。难道当负面爆料开始重新建构一个打破贞洁迷思与道德框架的女子,“坏了”、“糟糕”的刘乔安,就活该被媒体予取予求吗?

《壹周刊》正是看准了相较于受到主流社会支持的“圣女”刘乔安,因负面爆料纷纷出笼而形象大伤的“恶女”刘乔安在这场媒体战中,可用的资源将会少得可怜。挑战父权规训的“恶女”刘乔安将永远只能在父权社会中承受第二次的污名,同属壹传媒集团的《壹周刊》以及《苹果日报》还可以藉着圣女与恶女刘乔安的不同形象交替报导来赚取点击率,而不会真心反省自身错误,向受到伤害的当事人道歉。(一起看看:太阳花女王的媒体猎巫启示录:拒绝偷拍捍卫性权益

3. 圈套三:我们不要谈这些低下的新闻!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环境!

的确眼前还有许多重要的议题需要我们的关注,在讪笑的反面是有另一派的大众开始呼吁大家要关心其他有水准的新闻。是的!我们必须放弃公开讨论刘乔安私领域的生活,尊重她的身体自主、性自主,不再针对“特定的”人物,来期待她保持纯洁的女体形象。

但是不代表我们应该放弃针对“性别事件”本身,来做去个人化的“性别”与“性”讨论。如果我们不公开讨论性别与性的议题,让大众有个共识的底线,同样女体被消费的事件只会一再发生。

我们的社会对性作为议题,很敏感也很脆弱。触碰到性,就动辄得咎被认为是肮脏、不洁的,但我们如果一直把性藏在阴暗角落里,性只会更扭曲。台湾人对于性的健康观念非常薄弱,往往认为A片展演的就是一切,但主流A片内容通常强调男性的征服,所以我们看见了男人在性当中主要追求的是宰制女人,喜欢让女人受到屈辱或占有女人,而非以同等的方式相互看待对等关系。

美好性欲的展现需要女人在爱情、温柔、感官肉欲都克服自己的被动性存在,如果男女之间在性上面仍然具有不对等的尊卑地位,女性永远无法在性中得到自由,这需要女人可以主动从男人身上满足欲望,又同时得到男性的尊重,彼此都体验到属于自己的欢愉。

当我们永远不公开去谈性与性别之间的关系,只强调一个去性化的干净环境时,女体就始终只会被僵化在纯洁的身体框架中,一旦跨越界线就会立刻被当成下一个败坏道德的女巫,猎女巫的行为也永远不会停止。(同场加映:太阳花女王,喜欢做爱有什么不可以?

4. 圈套四:性交易是女性自我物化!教坏小孩!

今天很多人会说我们不反对女生谈性,但反对性具有金钱对价关系。性交易是女性自我物化的行为,会教坏小孩子。

先就自我物化的问题来谈谈,“物化”现在常常成为反性交易的主流攻击论述,认为女性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身体了,还要别人来尊重她?这是倒果为因的逻辑谬论,性交易是个人的选择,娼妓与客人之间有性关系,并不代表你就可以认为她是肮脏的、任何人都可以唾弃嘲弄,而不尊重她的个人隐私以及性自主。(推荐阅读:比性交易该不该合法更重要的事:尊重妓女的荣耀 Whore’s Glory

再来只单以物化为理由太空泛了,物化有许多层次:专柜小姐需要甜美笑容来服务客人,算不算把自己的情绪当作商品?空姐要有精挑细选后的美貌,算不算把外表当作商品?有许多工作都需要身体美学劳动以及情绪劳动,性工作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我们的社会中圣女和娼妇之间界线还在,性工作者不该因为她们的职业而被划为低下的阶级,刘乔安脸书贴出遗书,说活得好累,都反映了这条界线依然捆绑着女人。

刘乔安说:“今天我是一个女人,人家付十万块要跟我上床,我是道德沦丧的败类。今天我是一个男人,人家付十万块要跟我上床,社会会对我竖起大姆指!”

从刘乔安的回应我们可以看出男女的身体界线大不相同,当我们谴责着刘乔安不自重时,这样的批判力道真的恰当吗?部分女性主义者认为,性工作本身就是父权结构下压迫女性的社会产物,但是如果我们只单谈“身体自主”、“性自主”,而避谈“性交易”时,我们会忽略“性劳动权”被污名化后性工作者背后的困境。

我们应该直视性工作所承受的污名,让性工作得到平反与解放。当我们不自觉复制着职业的阶级时,那些跟你我一样会哭、会笑、会受伤害的性工作者永远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不得翻身,既然性产业不可能被消灭,我们何不放下有色眼镜,去看看那些长期被污名化为“爱慕虚荣、轻松躺着赚钱”的性工作者真实困难?

不要再说刘乔安会教坏小孩了!我们回避着、切割着、嘲笑着,才是真正的教坏小孩,我们连对一个人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让对性的污名与恐惧如影随行,只会助长了媒体操作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教导小孩的是正视和分析性污名,否则产生的效果就会是各种“性”的样貌会在日常中继续被狠狠打压,只留下媒体嗜血报导下扭曲的“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