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巴黎人都很冷漠吗?作者 RenRen 要来打破这种观念啰,不幸钱包被扒的他,在巴黎遇到很多贵人相助,最后终于解决问题!去欧洲玩的时候,常常会遇见经验丰富的“老扒手”,这种时候千万要冷静,才能顺利度过危机喔。一起来看看 RenRen 是怎么处理的吧!(延伸阅读:支持摄影,法国推行无图日报

前情提要:由于本人粗心大意,所以乐极生悲在赫赫有名的艾菲尔铁塔被东欧老扒手偷了皮夹,连护照也不保。独自找到警局要报案,却因为无心的要求要说英文而被警察恶搞,等待了两个小时之久·········。

在警局百赖无聊地等好久,幸好我有申请跨国网路599吃到饱可以跟朋友和妹妹抱怨很久,终于轮到我了。进到一个小房间,里面坐着一位黑人小姐一位金发穿低胸上衣的太太,两人都穿便服。帮我做笔录的昰低胸太太,一开始需要大概描述我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出示我的身分证明(我放在手机里面的护照影本)。接下来就是长达一个小时的详细问题,大致上是问说几点左右在哪里疑失的,有没有看到嫌疑犯等等......这大概是低胸太太第一次帮台湾人做笔录,所以有些情形还蛮有趣的。(推荐阅读:《Paris,我恨我爱你!》巴黎女人的魅力

低胸太太:妳知道其实艾菲尔铁塔旁边就有警局可以报案吗 ?因为每天被扒的人太多了。
我:因为我想回到住的地方附近比较有安全感啦!(OS: 齁!早知道去那里报案,一定可以讲英文又不会被你们同事恶搞!)
低胸太太:疑!妳不是跟法国人结婚吗?妳怎么没有冠夫姓 ?
我:ㄟ~这文化差异啦! 我们台湾人比较没有冠夫姓的习惯。
低胸太太:妳到底是台湾人还中国人啊?为什么护照影本上面写 Republic of China?
我:唉呦这是历史问题,我当然是台湾人啊!你输入台湾人看看,一定行的啦!
低胸太太:真的有台湾人耶!给我妳家长的名字我要输入。
我:爸爸 XXX,妈妈 XX 惠
低胸太太:“惠”怎么拼啊?
我:HUI 啊!
低胸太太:那不是念成“淤一”吗?我不会拼啦!
我:啊我忘记你们 H 不发音,那怎么办?
低胸太太:那算了啦!我不要输入妳家长的名字。


我的报案纪录

这样一问一答搞到晚上7点,达令回到家急着打电话找我,一听说我在警局他快吓死了。我把电话递给低胸太太请她告诉达令一切没事以及告知他怎么到警局;问完笔录后低胸太太还要站在我的立场打一份报告描述我被偷的感想,我猜她在学校时作文一定很好!最后低胸太太跟我说她觉得我很冷静还笑得出来,她处理过的受害者都是哭天抢地的!天知道我是哭在心里啊~法国人总是比较外放会表达自己。(同场加映:偷心的巴黎,令人心碎的浪漫之城


回到家后达令煮东西给我吃,慰劳我难过的心情....

拿到护照遗失的报案文件隔天,就得去离奥赛美术馆不远的驻法国台北代表处申请新的护照。需要自己准备2寸相片两张(每个地铁站都有自助照像亭,照一份5欧元)、警局开的文件、和23欧元。早上去申请差不多下午2、3点就可以拿到新护照了。台北代表处这样神速的处理速度让达令以及他的同事朋友们非常惊讶,惊讶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可是身为台湾人的我觉得这样很正常啊!说实话我觉得当台湾人很幸福,虽然大家都说台湾的公务员很官僚但跟法国的比起来,我们的公务员简直是勤劳的天使呀!!代表处的小姐说她常常处理类似问题,最多被扒手侵犯的地点是在拉法叶百货,许多跟团的台湾旅客都在排队退税的时候被偷。如果读者们有计画去那边千万要小心喔!(和你分享:巴黎奥塞美术馆换新装


驻法国台北代表处附近的风景

最后我要澄清,其实巴黎人真的还蛮亲切的啦!像这次我就是得到很多人的帮忙才能安全抵达警局去报案;此外我跟来巴黎一天的公公去找越南办事处拿签证时,也是迷路好久问了20几个巴黎人,令我很讶异的昰他们都不拒绝反而都很热心的报路。达令说过他很不喜欢巴黎,本来想在那边安定下来的他更把房子卖掉远渡重洋来台湾跟我生活。也有好多当地人跟我说他们恨巴黎想离开,住在南法的亲戚也说巴黎一点都不好!我却跟他们相反(或许我是观光客心态吧!?)即使我遭遇了扒手还费尽千辛万苦重新申请护照,花了大笔钱打越洋电话求援,这些负面的经验却让我更了解巴黎也更深知巴黎的魔力。现在的我更有资格说:Paris, Je t'aime!(延伸阅读:在巴黎蒙马特 Montmartre 遇见艾蜜莉


华丽的拉法叶(老佛爷)百货


最后的最后,想教大家如何用法文求救。但希望亲爱的读者们一辈子都不会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