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年前结婚的家庭,赶上了“爱你一世”的祝福,但同时也得面对第一次围炉的生疏。总说嫁出去的女人像泼出去的水,来到一个新的家庭。从陌生开始适应、努力成为他们的家人。听听新婚妻子说:“除夕夜晚,我需要的不是多一份碗筷而已,而是理解。”(延伸阅读:今天我要嫁给你!11首最浪漫的求婚必胜歌曲

 

亲爱的迷粉们,请猜猜看:2014年的12月,哪一天最具话题性?

Christmas?New Year's Eve?

这两个节日的确都令人期待,连我自己也满心盼望、为之雀跃。

不过,很抱歉,答案无法像这两个节日般美好。

至少,在以下这8000多人的感受里,心情很难美丽。


(截图来源)

10月底,当行政院公布元旦连续假期中的1月2日(上班日),提前至12月27日补班补课时,透过网路与脸书的串连,短短数小时内即有超过3000人响应参加“还我好日子”的连署活动。

决定用哪一天补班补课,实在非我们这些市井小民说了算,从以前到现在皆然。特别的是:以往到现在,少见像此次争议这么大。我们不禁好奇:这一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据说这一天是今年农历年前难得“宜嫁娶”的好日子;若以西元年来看,更是迈进2015年前的最后一个好日子。所以全台的婚礼相关产业几乎总动员,从婚纱、新秘、婚摄到婚顾,准新人们都抢得凶!连我都得重操旧业、跨刀相助担任好友婚礼的摄影师。(推荐阅读:

但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宴会厅的卡位战。

好不容易预约到宴客厅,细心打点好所有婚礼的细节、安排好婚宴的桌次,却突然获知当天全国要补班补课,错愕之余,还必须面对最实际的问题:还剩多少人会出席?多余的桌次怎么办?

再者:即使临时改日子,是否还预约得到饭店与婚礼工作团队?(同场加映:

或许有人会问:那为何非得选在这段时间办婚礼、然后跟自己过不去呢?

许多人选择在年底结婚,其实是有原因的。在华人文化里,有这样一句话:“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虽其确切典故已不可考,但无可否认,这句话至今仍被朗朗上口、传颂甚广,有些长辈还奉为圭臬。

亲爱的,你也在年底新婚的行列吗?(延伸阅读:

从一个人过日子,迈向两个人的生活,是不是有些担忧?

担忧“结婚后住哪里 / 靠谁的工作地点近一些?”、“需不需要跟公婆一起住?”、“要不要有孩子?”、“家用开支怎么分配?”、“我可不可以保有工作?”…等大小不一、却都很重要的议题。

更遑论,关于婚礼日期的决定、婚礼习俗的协调、宴客地点的挑选…等,这些细琐的婚礼事务,几乎耗去你所有心力。

就在你耗尽心神、跳完婚礼的“最后一支舞”,自以为舞步完美落地、终于可以喘一口气,好整以暇迎接农历年来临的时刻,有一件事悄悄来临了。(推荐你看:

我的好友 Fei 与 Anita,两个都选在农历年前完婚的女性,相隔数年不约而同跟我分享同一件事:

“我一直以为,婚礼结束一切就都结束了,也为自己在筹备婚礼这件事上感到骄傲,觉得自己调适得真好!可是,我却怎么都没料到:结完婚后紧接而来的第一个年夜饭,我是和着眼泪一起吞下肚的……”

“到那一刻,我才惊觉:原来,从现在开始,除夕夜的围炉,围的是他们家的炉,吃的是他们家的团圆饭,不再是我的家人、我家的餐桌。想到这儿,我的眼泪就很不争气的滑落。”(同场加映:

“我也很爱他的爸、妈,我的公婆,但这却使我更辛苦!因为,我不敢在他们面前落泪,怕他们误以为我不喜欢这个家,但其实我只是非常想念我的家人。所以只能偷偷躲到厕所掉泪;然后,擦干眼泪、整理好心情,装作若无其事,回到餐桌上。”

亲爱的“新手丈夫”们,眼前的这位女性,因为爱、因为我们,离开了她过去数十年来习惯吃年夜饭的家,离开那张总是有爸妈陪着一起围炉的餐桌,把那副碗筷挪移到我们的家里。如果可以,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然后帮她拨个电话回家:

“爸、妈,我们也好想回家陪你们吃年夜饭。您们的女儿,很想念您们,让她跟您们说说话,好吗?”

然后,在旁静静等候,帮她抵挡催促的声音。

“除夕的这个夜晚,我们要的幸福,不是多一副碗筷,而是一份理解与同在,仅此而已。”Fei 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