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king,为街舞里的地板动作,从前被归类成一种“男生玩的活动”,现在,它可是一个中性的词!听听北京女孩玩街舞的追梦故事,你看见她打破传统礼俗对中国女孩的框架、看她懂得为梦想转弯,就能明白,一个真正领会梦想真谛的人,努力的并非做一株韧性不拔的小草,而是一条能屈能伸的弹性橡皮筋!(同场加映:《同一种世界》竞选影片消失的女性脸孔,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嘻哈女人味吗?

“HELLO! 我是苗一霸!”,一把爽朗铿锵的声音震动着我的耳膜。第一次和眼前这位来自北京的霹雳舞姑娘(Break Dance Girl / Bgirl)相遇,看着她那在敏感的眼皮上纹着“Bgirl”一字的刺青,骤眼看来已经不禁猜她应该是一个“硬芯”(Hard Core)派系,会为着坚守理念而分毫不退的女汉子,后来在我们相识一段日子后,这个猜想果然得到认证。

BGIRL 苗一霸,人称“苗苗”,是在中国街舞业内其中一为富有个人风格并广为人认知的 Bgirl。出生于护士世家的她,在小时侯一直都是循规道矩的好女孩,作为中国一孩政策下的新世代,家中身为独女的她,一直都努力走在父母期许的首路上。她坦言走进护士学校就读,为的不是兴趣,而只是因为家中有人是大医院中的护士长,方便她毕业后可以立即为她安排一份无忧的护士职业。然而在七年前的一个夏天,一个流行电视节目《街舞动感地带》的播放,却让苗一霸的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在闪动的电视屏幕前,苗苗难以忘怀眼前晃动着,一个人类的身体竟然可以在地上高速旋转翻腾的感受,那种“活着”的感觉,令她不单令感动和雀跃,是一生都在跟从着父母和长辈意见成长的过程中,从未感受过的,因此为这份感受,眼前萤幕上晃动的这个身影,更令她决心要投入街舞的世界。(延伸阅读:


(图: 苗苗童年与妈妈的合照)

为了实践这个街舞的梦想,她和父母有过非常激烈的争吵,而当时还在护士学校还有一年就毕业可以正式注册护士的苗苗,甚至向父母提出想辍学的要求,因为当时的她只是一心希望可以把时间和精力都投放到成为一个职业的舞者身上。然而,相比起欧美,因为在中国街舞文化仍是刚开始发展的阶段,一般父母会难以接受孩子,特别是女生,投入这类“街头坏孩子”的文化中,苗苗激烈的改变令她父母措手不及,同时也忧心不已,因此她的父母选择了以很多攻击侮辱的语言去打击苗苗,希望可以借此熄灭女儿这个“不切实际”梦想,回归主流的“正途”,这种沟通方法不单令苗苗和父母的关系亦陷入谷底,也逼使苗苗决定以“离家出走”作为抵抗。(推荐阅读:

天津、西安、云南、哈尔滨,这也是苗苗曾经由北京离家出走过的地方,由一星期到两个月她也试过,在经过一年多与父母之间的战争后,苗苗终于取得“胜利”,辍学成功,投入她的全职舞者梦想世界。然而梦想总是美丽,但现实却是残酷的。虽然苗苗是本着她巨大热情去决定要展开她的新生活,但当她走入这个“全职舞者”生活不久,她便开始感到迷失

 

她表示在自己没上学没工作的时间表的规限下,自己其实并无法实践当初想像的,白天整天练习,晚上回去准时休息的运动员刻苦训练模式。同时在缺乏同样是全职的同伴的支援和督促下,辍学以后的她,大部份日子里其实也只是睡至午后两三时才起床,黄昏时间出外练习数小时,便回家通宵玩电脑,看跳舞比赛影片。同时在成年后还依赖着父母给她的零用钱,去买跳舞的衣物装备,去出外地比赛的生活,也令她背负着的就是自己辍学以后,“人长到那么大还要依靠父母的供养自己梦想”的传统道德压力。(延伸阅读:

在那段日子,她感到迷失,同时亦感到压抑。当她出外比赛时,每次脑袋里都会想很多,她会担心自己表演得太差,不能取得名次,浪费了父母给她的钱和苦心,也愧对了当初那个因为梦想,把父母亲都激得快发疯,也要离家出走的那份“傲慢风骨”,种种心理压力就犹如千斤铅般在苗苗心里不停地堕下。在这段日子,成为“全职舞者”的身份不单没有为苗苗在跳舞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相反她的舞蹈状态反而每况愈下。

直至在一次大比赛中的失利后,她开始重新反思她自己对于跳舞和人生的看法。“我不想再过这种生活,我想跳出真正的自己”,在反思过程中,苗苗发现对梦想的偏执,原来有时会使自己忘记和看不见很多事情。当她发现当太专注只想不顾一切把自己的梦想去实现,但却少了生活的滋养和历錬时,梦想最后只成为了一个“离地”的令人膜拜的天空神话,而非活在血肉之中的行者善念。因此经历了这段风风火火的日子,近年苗苗决定在北京798艺术区的一间涂鸦店内找到一份店务员的工作。(推荐你看:

由打扫洗厕所,点货联络国外涂鸦客,协助举办中外交流的活动,一份全职的工作不单令苗苗大大解决了她脾胃口喝饱足的难题,令父母不会再如此忧心。苗苗更开始领略到女孩行走在梦想的路上的一些小智慧。她分享道梦想的开始有时并非一定是要放弃一切,孤掷一注,才是够“成功”和“义无反顾”。相反,它更多的是一种能收能放的平衡能力,直至今天,苗苗还是没有放弃要当一个舞者的梦想,只是她选择了换一个形式和方法去实现自己梦想,她说工作的历錬令她在舞蹈上可以体现更多生活的想法,少了经济的压力,反而让她更自由地享受舞蹈的乐趣,而她亦开始联合了几位不同内地不同省份的 BGIRL,组织了第一队属于她的 BGIRL 队伍,希望将来可以让更多女孩可以出国交流比赛。同时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也开始转好了,大家不单少了冲突,家人有时还多了点兴趣去和她了解什么是“街舞文化”。

苗苗的故事令我再一次想起一件事,在这个世代中的华裔的青年人,每一个都是追梦者,我们不甘平凡,也不愿成为云云之中。然而我们在成长中知道了自己不想要什么,却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因为我们的教育和文化从来没一刻让我们发掘和寻找属于我们的天赋和热情。梦想与现实之间,是一条窄路,开始走的人多,能走到目的地的人少,然而时刻头脑和内心时刻保持弹性和松容,却是我们在这个路途上重要的工具。每个人生阶段,我们需要的事情都不一样,莫忘自己出发的初衷,忠于自己在不同阶段的使命,让我们的梦想保持年轻,并永远“活着”。(延伸阅读:没有走错路的人生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