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夜依旧繁忙。闹区穿梭来去的人潮如织,即使已是下班时间,衬衫浆直套装整齐的上班族,快速的脚步没有任何疑惑,离去迅速与赶打卡上班似乎并无不同,城市的步调那么快,急促得彷佛容不下一丝犹疑,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人坐下来好好吃点东西、说些话,享受片刻的悠闲、或者与朋友相聚的时光,那该有多好。

 

在一整天上班累积的疲惫中,晚饭后日本人总习惯三三两两来到熟悉的居酒屋,与朋友喝点小酒,聊聊近况,甚至纵声大笑──把压力啊疲倦啊一次通通用力释放。近年来,日式居酒屋纷纷在台北亮起招牌,让这份放松的感觉渐渐弥漫开来,试图感染这个太过忙碌的城市。


 

像家的感觉

 

乐利路一隅,温暖的黄光照亮了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的店门,喧闹的小店里,日文与中文夹杂着出现,店员亲切地引客人进门,戴着草帽、蓄着小胡子、围着围裙的北村老板造型十足日式风味,嘴里一口流利的中 文却令人惊艳,或许你会觉得似乎在哪看过他,这可不是巧合,北村老板其实是个演员,曾出现在许多偶像剧与广告中,2009 年更执导剧情长片《爱你一万年》,来往厨房、吧台、外场,一楼、地下室不停忙进忙出的他,每天亲自在外场服务,殷勤的态度,为的就是一份像家的感觉。

 

营造家的感觉对老板北村丰晴而言可不仅仅是口号而已,来自日本的他,可真的是几乎把整个家都搬过 来了,居住台北十三年,北村老板在此娶妻生子、落地生根,北村家更是顾名思义,是由北村爸爸、北村妈妈和儿子北村丰晴三个人共同撑起的一片天,在日本滋贺 县高尔夫俱乐部工作四十年的厨师北村爸爸,负责北村家大大小小的菜肴,北村妈妈每天的四样爱心小钵更是每位客人桌上少不了的家常小菜,两位六十几岁的老人 家从日本迢迢来台,与儿子一起经营这家小居酒屋,店里头一会儿忙接电话、一会儿招呼客人的北村丰晴,忙碌的身影更让人心头泛起一股暖意。


 

跋山涉水来开店

 

和日本的爸妈提起来台湾开店的事情是好几年前北村老板结婚时的事了,当时显得意兴阑珊的爸妈,没想到半年后却认真盘算了起来,彼时北村老板早已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听到时着实吓了一跳,从日本到台湾的跨海搬家工程确是一件难事,放下过去熟悉的一切,来到全新的未知国度,把知贺县的旧宅出租,移居来台的北村爸爸妈妈等于没有家了,决心背后藏着莫大的勇气, 想着就令人肃然起敬。

 

2009 年底《爱你一万年》才刚杀青,一月爸爸妈妈就来到台湾,还找不到店面时,家里每天是爸爸、妈妈、北村老板与老婆四个大人对坐,应该要带爸妈到处吃喝,四个 人却都没有工作,好像也不太能尽情玩乐,一下子压力全落到北村老板身上,幸好找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开启了北村努力将想像化为现实的筹备时光。


 

虽然对父亲的料理有着深厚的信心,但准备期间北村老板也曾担心反应不如预期,幸好开幕后客人的喜爱证明了这只是无谓的烦恼。为了做出美味的料理,北村爸爸即 使一天忙碌十二小时也从不喊累,或许,对已届退休年龄的他而言,做菜不只是一份赖以维生的工作,早已融入生活之中,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每逢星期二公休时, 北村爸爸依然没有休息,总是早早来到北村家的厨房,开火准备接着几天要端上桌的菜肴,对于丈夫一头埋进厨房的投入,北村妈妈笑着说:“不理他没关系。”北 村老板说,厨房就是爸爸的城堡,有他坐镇其中,一切都没问题。

 

丰富多变的菜色

 

这份全心全意专注在料理上的热情,除了表现于工作的殷勤,更反应在菜单上,北村家在不定期更换菜色的固定菜单外,每天还有随当日食材变化的本日菜单,而为了让客人安心,即使是本日菜单也会将价格标示清 楚,点菜时不必担心超出预算。为了这多变的菜色,厨房的冰箱已比开店时多了四台,每逢星期二店休,北村一家便外出吃饭寻找灵感,菜单版图亦随之蔓延扩张, 令来客每来必能尝鲜。


 

作为“和风洋食”的代表,北村家的正宗日式红酒炖牛肉半熟欧姆饭酱汁浓郁道地,这日本随处可见的欧姆蛋饭做起来却不简单,除了严选新鲜的蛋和软嫩多汁的牛肉外,酱汁的调配更是费尽心思,连续炖煮好几天才完成,欧姆蛋的熟度恰如其分,似乎快要融成蛋汁流下来的表面,有着滑嫩的口感,加上颗粒饱满的白饭,身为北村家菜单上少见的淀粉类主食,是店里最受欢迎的单品之一。


 

明太子爱上透抽顾名思义便是新鲜的透抽与明太子的组合,明太子本身的咸味与透抽的鲜甜完美结合,妈妈的爱心小钵多是下饭的小菜,我们吃到的山药秋葵、腌茄 子、皇宫菜、凉拌莲藕,口味都清爽得让人忍不住一口接着一口,北村老板看着我们满足的表情,还开玩笑地问:“是不是很想来碗白饭呢?”原来北村家是不提供 白饭单点的,想来碗白饭配配可得在里头工作才吃得到。


 

还是想“回台湾”

在台湾生活的十多年中,北村老板对这块土地的爱是逐渐萌生的,并非一见钟情的火热,然而在相处与磨合之中,台湾成了一个“跟我很合的地方”,问及原因,北村老板也只是搔搔头:“不知道是我变了,还是台 湾变了,现在即使想去大陆阿、日本拍戏,可是最后说要‘回去’,就是想要回去台湾。”

 

有时候缘份太奇妙,误打误撞的,也就定了下来,生活在台北,对北村老板而言最美好的一件事,就是 在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一起吃饭、喝酒、天南地北地聊天,对他来说,晚餐和酒是分不开的,喝酒的习惯已融合进每日的生活之中,尤其星期二店休,和家人朋友坐下来分享生活的种种,让他感到放松而自在,在每日如工蜂般地穿梭巡弋、辛勤工作中,这个城市已然渐渐属于自己,变成家乡。

 

城市的风情总是相似,川流不息的道路上永远不缺忙碌的身影点缀,比起北村老板曾待过的大阪与东京,台北是小了点,却也亲切近人了点,东京地铁电车网繁复如蛛网,待上几年都还不一定能全摸得清楚,大站如新宿更是一站可比一个微型城市,什么都有,却让 人不免迷失其中,连和朋友相约都可能找不到对方,反倒在台北无论去哪,大多半小时内就能抵达目的地,更常常遇到朋友,让本来给人疏离印象的都市变得温暖起来。

 

像是一盏等待游子回家的小灯,在夜里每日殷殷点起,因为生活里留时间与家人朋友一起吃饭聊天是如此重要,北村家为台北筑起一方小小的温煦,与人们分享日式家常的温馨与惬意。


 

北村家
地址:台北市乐利路17号
电话:0929-200-518

 


文字:曹曼资(BIOS 编辑部)
摄影:赵永宁(BIOS 编辑部)

本文转载自 BIOS Mont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