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高薪又有好生活?国外已经产生了一群有毅力有厉害的上班族们,他们是“超级通勤族”,愿意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每天通勤非常远的距离,这样的日子有好有坏,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生活,也想想是否自己也会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呢?(推荐阅读:没有找不到的工作,只有不够努力的人

你喜欢工作离家近,还是选个买得起的大房子每天通勤上班?在交通越来越便捷的现代,许多人都是依靠大众运输通勤上班,过往全家跟着外派一起移动的光景正在减少中,取而代之的是移动数百公里远的“超级通勤族”。


不管在哪一国,通勤族是很常见的景象。

往来英法通勤上班

过去一到午休时间,针灸师杰拉·凯特(Gerad Kite)多会走在伦敦壅塞的马里波恩大街上,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会在午餐时间看到他出现在自己位在南法的家中,享受午餐时光或是写写自己的新书。
 
不过,这不代表他放弃原本身为针灸师的职业了,他反而是多了个新身分──超级通勤族,换句话说,为了工作,凯特的通勤距离高达145公里以上。 (推荐阅读:通勤族公车体操

生活更好

对许多人来说,他们愿意成为每周或是双周一次长距离通勤的“超级通勤族”,原因是他们想要保有想要的生活方式,而这样的生活方式不是短距离通勤就可以实现的。以凯特为例,他每2周就会从南法的家飞上965公里抵达伦敦,接着在数天内把2个礼拜以来预约的患者一一看诊完毕。当他待在伦敦的时候,他会暂时下禢在市区的租屋处。

当他决定变成这样的生活方式后,他的收入减少了,不过凯特说因为他的通勤费不高,而且住在法国的花费比伦敦低了许多,他还可以继续清偿自己的贷款。“这样的生活更好”他说。

南法普罗旺斯的美好风光。

廉价航空让通勤更方便

研究通勤的专家曾估计,全球有数万名“超级通勤族”,由于科技的进步以及廉价航空的泛滥,现在有越来越多人选择从遥远的地方通勤上班。举例来说,现在全欧洲都有廉价航空可通行,像是 Easyjet 和 Ryanair 在全欧就有超过1,000条航线,不少航线的回程票价可以低到40欧元(折台币约1,564元),这相当于在伦敦地铁买一星期周游券的价格。

事实上,廉价航空 Easyjet 每年的1,200万商务乘客中,有越来越多乘客就是超级通勤族。

根据纽约大学鲁丁交通中心取得的最新资料显示,2002年到2009年间,德州休士顿的超级通勤族增加了两倍到25.1万人,这些人在当地的劳动人口中占有13.2%;曼哈顿地区的劳力人口有60%,也就是约5.9万人来自超级通勤族,他们有不少人是从161公里外的费城一路通勤来到曼哈顿工作。

通勤322公里

事实上,全世界的超级通勤族比你想像的还要多人;例如伦敦就曾有警察是大老远从19,312公里外的纽西兰飞到英国值勤,这位警察每工作2个月后就会休息2个月。此外,黎巴嫩也大约有30万人花上3小时搭飞机到波斯湾的石油公司上班,这些人多半都还是以黎巴嫩为家。

也有其他稍微不那么夸张的通勤族,例如美国最常见的通勤路线是亚历桑纳州图森(Tucson)到凤凰城(Phoenix),这两地来回大约322公里,约有5.5万人过着这样的通勤生活。

不少人是过着空中飞人的生活。

换得舒适家庭生活

52岁的弗隆(David Furlong)是位财经师,他近期在南法地区置产,并开始过着每周通勤到伦敦的生活,会可以有这样的转变,也是因为他的老板允许他如此上班。通常,他周一到周四都会待在伦敦,但从周五开始他就会回到家中远端连线工作。尽管,两地置产花了弗隆不少钱,但他换得了更多时间享受南法阳光,以及静僻的居家环境。对某些人来说,高成本或是少了收入是值得的,因为他们有了更舒适的家庭生活。(延伸阅读:七个原则改造舒适家庭环境

弗隆就说,他许多还年轻的朋友与同事相继过世后,他相信这是一个过度工作的“警讯”,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告诉自己我得做些改变了。我必须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平衡。”

梦幻工作 v.s. 伴侣

着有《超级通勤夫妻档:当工作拆散你们该如何维持夫妻关系》(暂译,Super Commuter Couples: Staying Together When a Job Keeps You Apart)一书的作者梅根(Megan Bearce),她和先生搬到明尼苏达州不久,6个月后她的先生就接到一份梦想多时的工作机会,只是,这份工作距离他们家1,600公里远。夫妻俩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看。


四年过去,梅根和先生从没有后悔当时的决定;当她给其他即将分隔两地的夫妻档建议时,就说“(通勤夫妻生活)其实很棒的,你可以想想看这样的生活会对你们的感情或经济上带来甚么冲击。”

长距离通勤往往会增加支出费用,但“如果你是到纽约工作,那增加的薪资部分就可以弭平你要花在交通上的支出。”

纽约中央车站时时刻刻都是人潮。

为了赚钱

梅根谈到,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选择可做,因为美国经过金融危机后,许多地区的房子难以脱手,同时求职市场的工作机会也减少许多,不少人就必须到外地找工作,但也无法卖掉房子。(推荐阅读:理财不嫌晚,从一万元开始的千万富翁

35岁的阿雅特(Eudald Ayats)是名化学工程师,他住在仍深陷经济泥淖的西班牙巴赛隆纳当地,所以,当他得到远在布鲁塞尔当地的工作时,他和雇主沟通通勤和住宿的问题后,就展开了每周在2座城市当“空中飞人”的通勤生活,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活让他能继续和伴侣一起在巴塞隆纳生活。

阿雅特说:“我们都有更好的经济条件了,我们也爱现在的工作”,“对我来说,现在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是两个极端值,周一到周五的时候我完全是工作模式,但周五傍晚到周日时,我就是家庭模式,工作禁止进入。”

商务人士要耐得住寂寞。

寂寞的通勤族

不论化身成“超级通勤族”的理由是甚么,那些“前辈”倒是有些建议要给考虑成为长程通勤族的人。

梅根就建议,“记得有个B计画,6个月后看看这样的转变是否值得”;南法针灸师则建议在开始超级通勤生活前,先来点实验,“先实验,再进入正式阶段吧。”

43岁的卡尔内(Terrence Karner),他在顾问公司勤业众信(Deloitte)担任谘商师,他大约每6个月调任一次,现阶段的他正在纽约的分公司工作。谈到每周从芝加哥通勤到纽约的生活时,卡尔内就说他感觉这样的生活方式带了压力给自己的太太。
 
“尊重另一半的时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我不在家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太太正忙着照顾孩子和家里”
 
卡尔内说,当他在纽约工作时,有时候因为寂寞想打电话回家,结果更让他难受的是,听到电话那端的太太回话说很忙无法说话。

经济世界中的螺丝钉

虽然有些起起伏伏,但卡尔内表示总体来说是值得的。
 
“这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是场冒险,但他的纽约工作为他带来相当多的好处”

 “虽然听来有点老梗,但这世界的经济运作就是需要这样的生活方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