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在伦敦带来好文章的 Google,今天来到了 Leeds 城堡和 Canterbury 小镇,走过各大景点、城市的他,仔细看着眼前所见,心里想的却都因心情不同而有所变化,“明年的自己,会在哪里呢?”走过的、拍下的,以为就是拥有,才赫然发现,在手中的,都是失去。(推荐阅读:在拥有中拥抱失去

回到伦敦的时候,天空下起雨了。

一如往常,丝丝点点。伦敦总依恋雨滴,走过街坊,无可避免的被打湿发梢。

今天是来到伦敦之后第一次踏出这个城市。天空纵然灰暗,但是当车子开出市郊,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大片雾蒙蒙的草原,看不清前头的路,只能依稀看到前方的车头灯,早上八点半,偌大的游览车上,大半的人都还在继续沈睡,留下一片宁静。

我们在雾中摇摇晃晃。

Leeds 城堡与其说是城堡,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型的古代建筑。值得一看的不是城堡本身,而是在前往城堡的路上,从湖的另一头望去,耸立着一间小木屋,依山傍水,旁边有着一对老人打着高尔夫球,烟囱扬起袅袅炊烟。那一刻湖景的宁静和安定,胜过人间无数。

总想着在这样的冬天,坐在暖炉旁,煮一壶茶,从茶烟当中安静的看着湖景,什么也不做。

所幸在离开之前,天空微微的破开了一点阳光,稍稍照亮眼前路。

相较之下,Canterbury 反而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人就是这样,住久了城市,总喜欢往小镇走走,而待在小镇久了,又嫌沈闷,然后回到城市。大概我现在是处于渴望小镇的周期吧,喜欢小镇那种安静中热闹的感觉,石砖的小巷,简单的店面,配上各式各样的圣诞装饰,万千斑斓。(延伸阅读:游伦敦必去的五间餐厅

天气又冷了一些,走过街区总要缩着脖子,抬头看到天空中的吊饰写着大大的 Merry Christmas,霎时之间有点恍惚。这几年的圣诞节几乎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度过。今年会在伦敦,去年在尼泊尔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前年在五股山上的靶场。明年呢?我会在哪里?

走在 Canterbury 小镇的路上,一直带着似曾相似的感觉,或许欧洲的小镇都透着一样的底藴。也或许旅行太多的人不应该再旅行,因为都会在不同的景色当中看到类似的东西,带着不同的心情与感慨,看到的都不是眼前所看到的东西。

我走在这里,看见的是印度的科钦小城,是尼泊尔波卡拉的山间,在耶稣庄严肃穆的雕像里头,瞥见的是吴哥佛灯后面的庄严宝相,以及象神遗迹的断壁残垣。耸立云间的教堂,想到 Mysore 的晚间,想到圣歌咏唱的管风琴乐。

眼前的景色没变,变的人一直都是我,为了生活总要改变,不变者少,恒变者多,又怎么会有例外。绕了一圈又回到教堂前面,走了那么久的路,回头还是原点。(推荐阅读:相信,改变是为了更好!

看着一样的耶稣雕像。我想起以前曾经听人家说,大无情的反面就是大爱,大爱的反面也是大无情,以前总是不懂,现在好像才懂一点。

离开前,鬼使神差的忽然回头,然后看见在沐浴在月光下的教堂,仿佛发着光,美得让人屏息。下意识拿出相机,拍完之后怔怔地看着良久,然后再度上路。记得也听过人说,以前一直以为只要把当下拍下来了、照下来了,我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但看着拍过的照片,我才明白我失去的究竟有多少。

时间五点半,前方却已然一片漆黑。路灯照得亮眼前路,却望不尽身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