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阵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那么我将在这里坐下,享受那份清凉与悠闲;这里是ICEBLUETE,冰花。

2011 年四月底,在每天必经之路上出现了一小点紫色的装饰性遮阳伞,它总是擎住我的视线,隔着街的距离亮亮的、闪闪的反光好像一位曼妙女郎扭着腰身,浑身上下散 发的异国风情。随着店面的装饰整修趋近结束,挂上了招牌开始营业,我才露出会心一笑:这样一家冰店、咖啡馆的确是一家小巧可人却又弥漫着一种远东风情的气息在其中。

藉着womany,我上门询问小小采访一事;果然得到正面回应,约好时间,我再次上门。

在我刚进门,也同时间有位熟客上门,她点了杯浓缩咖啡,然后出了店门在(我想是她的)老位子坐下。没有多余思考,一切怡然自得的神态,令我心往。整场采访四十分钟的时间内,我偶尔眼角瞄到她,她静静看着书、偶尔做点笔记,啜饮一口咖啡,遇到熟识的人点头微笑。那天温度很高,在角落里的她好像有一把自备的隐形电扇,她遁隐在俗世间的小缝隙里享受片刻清凉。

老板 Khumalo 先生来自南非祖鲁族,在年轻的时候离开家园远赴纽约在剧场担任舞台剧演员。

‘在纽约的六年当中,我见识到华丽且宽广的舞台世界;我与世界上许多知名的演员合作过,他们让我的心、我的眼界往更远的方向与距离 前去。随后,我跟着剧团前往欧洲巡回演出,有长达五年的时间我们居无定所,剧团团员就是我们的加人下榻的饭店就是我们的家园。一直到1999年,我才和妻子在伦敦落角定居,一待就是十一年。’

在二十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当然 让老板 Khumalo 先生有机会旅居世界各地,过着丰富有变化多采多姿的生活;不过也正是相同的原因,他和妻子在2010年中的时候觉得,是时候回到家乡定下来了。

‘我的妻子,Doris 是我进入剧团之后就认识的。她一直在电视圈工作,后来在剧团里也担任一职。我们夫妻俩就一起在全世界走了好几遍。去年(2010)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想着,好像是时候回到家乡(Doris的家乡,慕尼黑)稳定下来了,不管是在年龄上或 是生活稳定上,于是我们就把很年轻时的梦想实现,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家 ICEBLUETE。’

‘我们很幸运,这店面是 Doris 的爷爷所拥有,我们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主张来改造这家小店。你相信吗?这店里头所有的颜色和装饰组合,完全和我们梦想里的规 画一模一样。我们都喜欢丰富的颜色、让人感到开心的色彩组合,加上Doris天性浪漫的因子,一点一点在我们脑海中将蓝图实现。’

‘我们的糕点、轻食点心也都是 当天现做,采用的都是有机食材。我们提供的是每天自己会吃的食物,也希望顾客可以和我们一起享受美好品质的食材。’

‘其实我们店面的地点也许不是最完美,但是却有一份优雅的娴静气质;来往的车辆没有喧嚣的噪音,过路的客人也许不如闹区频繁,但是一旦经过都很容易成为我们一再光临的老主顾。有人说他 们很喜欢外头那几张椅子,好像在自己的花园里坐着,享受下午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的短暂时光。’老板 Khumalo 先生说,这与他和 Doris 希望达到的目标很接近:让客人 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或者可人把我们当成他们的一份子。

‘脚踏实地是我们一直勉励自己 的话,也是做事情的原则。我们先把目前这家小小的店面稳定下来,与顾客发展出比较扎实的关系之后,如果有机会,等隔壁的邻居退租之后,我们就可以继续将隔 壁的店面承租下来,将中间的墙面打掉,也许可以改造成一家轻酒吧,周末夏日时,我先生可以来场小型演唱会,继续将她以前舞台上的光芒绽放出来。’老板娘 Doris 轻轻地笑着,反到是老板 Khumalo 先生开始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很佩服他们,历经过万紫千红的世界如尽繁华已成为往事,不但没有成为他们拿来打嘴聊杂的八卦,反而是转成想要安定、平静生活的动力来源。老板 Khumalo 先生开朗的笑容下,其实拥有一颗缜密、严以律己的心,加上 Doris 浪漫、天真完全奉献的情怀,我想他们精彩的人生正开始,从这一家小小的店面开始,从两个人这二十年来始终紧握的手开始。

世界各地的特色小店
〉〉在德国,遇见 Julia 与风格小店 Livingroom
〉〉罗马假期遇见百年英式茶店 Babington Tea Shop
〉〉穿着纯白衬衫的文艺青年 - 台北 CAFÉ SHOW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