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女人迷新加入的海外特派记者 黄雨伞 与我们分享在孤身立命的国外,如何更坚定自己的意志、往理想前进。


图片来源:来源

“到底我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这么不喜欢这个地方?明明之前去这么多地方一个人自助旅行都没有问题,来这里住却会有问题?”我边哭着边凹着嘴跟 D 诉苦。同场加映:一个人的旅行,并不总是一个人

“这件事本来就不容易,每个人都经历过自己偷偷哭的时期,不是只有妳会难过。”他双臂展开,示意要给我一个拥抱,我的眼泪和鼻水现在都黏在他的橘色上衣上。

“可是为什么我认识的这些搬来矽谷的男生都不会难过?”

“他们一定都有啊!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为什么男生做得到,我做不到?”我继续哭丧着脸说着,鼻水像尼加拉瓜大瀑布一样流个不停。

我这才体认到,原来搬来矽谷工作不是儿戏,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轻旅行,不是向爸爸妈妈报备“爸妈我自己会注意安全,很快就回来唷!”就可以解决的三言两语。我是真真正正在这里。推荐你看:海外工作要懂!将心比心比语言更行得通

放眼望去这里尽是工业区、商办广场、集合住宅、公寓大厦还有让车子可以开到70、80公里的快速道路。没有必须靠右的捷运电梯、没有彰化肉圆、没有24小时的诚品书店、没有辣妹都穿短裙露腰露胸的 Club Mist 或是 Luxy、没有随招随停的小黄,没有我必须要排队才能买到的 Kreme Crispy,没有即兴演出闯红灯戏码的汽机车。这里是美国,只有两百到三百年历史的美国。有很多印度人,却没有印度庙;有很多华人,却没有观音寺;有很多欧洲移民,却没有哥德式大教堂。同场加映:矽谷大人物的高效能祕诀:勤写笔记

我觉得这里的人活得好寂寞,寂寞到空气都是苦的。


图片来源:来源

“这里真的好无聊!”我开始放声大哭,脸上的妆全部都花了,鼻头被我哭得又红又肿,现在的我看起来活像一头圣诞节麋鹿。

礼拜五的晚上,妳可以去库比提诺吃小肥羊或是台式热炒,可以帮自己贴附浓密的假睫毛、扮成台北东区辣妹去旧金山市区的夜店小酌,也可以不施脂粉穿着邋塌去圣荷西市中心的酒吧和朋友叙旧,可是不论妳再怎么努力,妳都不会属于这里。对我而言,2014年在这里生活的移民,和100多年前怀抱着淘金梦飘洋过海的移工一样,都是为了让原生家庭的经济基础获得改善,或抱着不回去旧社会的决心努力将自己在异地安顿下来。同场加映:打工度假:澳洲究竟是淘金天堂还是苦劳地狱?

我也不例外,拥抱一个务实的淘金梦,只为了以后能买得起一间给自己住的房子,和妹妹一起经营一个事业。

“为什么这么难?明明我可以高空弹跳、可以高空跳伞、可以玩水肺潜水、可以在陌生的国度自助旅行,一个人搭船从这个岛到下个岛、可以不穿救生衣就在海上浮潜被鲨鱼追、可以孤身一人被叫进海关室质询都不害怕?为什么只是生活在这里,每天好好睡觉、好好工作、记得吃早餐、照顾好自己不要感冒、开车注意安全这么简单的事我却做不到?”这里的生活一度让我快要窒息。推荐阅读:想在国外找工作,先认清这四件事

我的朋友只是静静地听着我哭,大概是我太难过了,情绪在无意间感染到他,他的表情也露出一丝忧愁,趁着我吸鼻子的空档,他娓娓地跟我道来美国的历史。

“妳觉得这里没有历史、没有文化,是因为妳待在这里的时间还不够长。”

我愣了一下,想了几秒后说:“好像是这样没错,毕竟我飞来飞去的。”

“对啊,妳停留的时间都不够久,友谊也很难好好建立。”

他的直白让我哭得更惨了,年初到现在因为种种原因,导致我不能够顺利安顿下来,和人之间好不容易刚建立起来的连结,也因为空间、时间不断错置以及自己的死爱面子和无聊自尊而轻易消逝。身分的飘移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让我更害怕对他人产生感情,染上“依附恐惧症”,经常冷淡处理他人的好意和关心,无形之间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延伸阅读:怎么交到真心好朋友?从说自己的故事开始

我的工作、感情、论文在这一刻全都败得一蹋涂地。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过。

“你看看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好。工作处理不好、论文写不完、又交不到男朋友...呜...”我的挫折感让我情绪彻底崩溃,再哭下去我的卧蚕就要变成一颗蚕豆了。

他拍拍我的肩。“妳只需要承认这件事并不简单,而妳已经很勇敢了,一个人来这里,从有到无,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做。”我的朋友在三年前也是只身从加拿大到台湾求学,他承认那时的他也有些脆弱的时刻。“妳为什么非得要这么坚强呢?”

认识我很久的人都知道,我的牛脾气是不允许自己脆弱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和自己的脆弱认输,让它知道我的渺小。延伸阅读: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我墙这么高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倒吸了一口气,准备把自己满腹的委屈倾泄而出。

我朋友点点头,“这我很早就跟妳说过了,妳墙究竟为什么要这么高呢?”

“从小到大我的功课就很好,又是整个家族里最年长的,每个人都在盯着我看,看我有什么表现,能当怎么样的模范,我的工作、我的学历、我的感情,每个人都在看我,我不能失败!”

说完的瞬间我突然豁然开朗,原来之所以难过,不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不是因为感情交白卷,而是自己深深“怕输”的心理。但是又有谁可以有权决定他人的“不能失败”呢?延伸阅读:习惯跌倒,享受失败

从来为难我的都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在这个要求快速成功的社会里——教妳30岁前如何累积到第一桶金、25岁以后该学会的20件事、35岁当上财富500大企业的 CEO。当今社会里,我们已经不容许“匮乏”,只允许“更好”。为什么我就不能给自己多一点的时间呢?[1]

不管失败或成功,人生一定没有白走的路,就像影集 How I met your mother 里有一句台词是这样说的:

妳生命中的重大时刻并不总是源自于妳所做的事,也有可能妳不做什么,它们也就这样发生在妳身上了。不是说妳无法采取行动来影响妳生命里的结果,妳必须有所动作,妳也会这么做。千万不要忘记,在任何时刻,妳可以踏出妳家那道前门,将生活彻底改变一番。妳瞧,宇宙它有一个计画,且这个计画正在进行当中。一只蝴蝶振翅,天就开始下雨。这个想法听起来很可怕但却有它的美妙之处。这个机制里的每个环节都持续运作着,以确定妳最终会在妳应该身处的地方。同场加映:选择与承担,你的人生想要爬楼梯还是爬树?

The great moments of your life won’t necessarily be the things you do; they’ll also be the things that happen to you. Now, I’m not saying you can’t take action to affect the outcome of your life, you have to take action, and you will. But never forget that on any day, you can step out the front door and your whole life can change forever. You see, the universe has a plan kids, and that plan is always in motion. A butterfly flaps its wings, and it starts to rain. It’s a scary thought but it’s also kind of wonderful. All these little parts of the machine constantly working, making sure that you end up exactly where you’re supposed to be, exactly when you’re supposed to be there.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在对的地方、对的时刻,妳会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