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正贤,蓬勃运动事业的创办人,也是台湾运动行销界的传奇人物。举办两场轰动台湾的网球公开表演赛,请来球王球后,举债上亿只为台湾的运动精神奋斗。女人迷的11月 Talk Talk Day 特别请到徐正贤做大来宾,分享他走在梦想上的创业故事,走进我们相约的咖啡厅,帅气的戴着自家代理的运动墨镜,徐正贤大气俐落的说:“叫我 Jeff 就可以!”(推荐阅读:不谈梦想的梦想实践者 林弘全

2011年,世界网坛球王阿格西与俄罗斯球坛传奇沙芬首度来台,在台北以及高雄的两场表演在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网球热;2012年,阿格西带着球后老婆葛拉芙再访,与辛吉丝、伊凡尼塞维奇对打,组合梦幻的4球星邀请赛,更是亚洲首例。

台湾为什么拥有这些?幕后的推手,就是蓬勃运动事业的创办人徐正贤。放弃矽谷百万年薪回台,33岁创业,只为扭转台湾的运动生态;为了举办表演赛,徐正贤背下7000万债务,无怨无悔只为成就台湾的“运动希望工程”。(推荐阅读:从小地方改变大世界!富比世榜上有名的三位女创业家

阿格西曾有一句名言说:“如果你不锻炼,你不配获胜”“If you don't practice you don't deserve to win.“

而从徐正贤的故事,我们更看见了“如果你不敢赌,你不配改变世界”的精神。不但 Dream Big,徐正贤创业七年,也 Do Big,不断颠覆台湾对于运动界的既定想像,要做就做一场大的,让我们一起从他的故事说起。

一场颠覆的革命:打破台湾的运动生态

徐正贤的爸爸是软网国手,自然而然,徐正贤小时候在心里也有过想当“运动家”的念头,并曾两度获得全国青少年14岁级双打的亚军,结果老师和爸爸都告诉徐正贤:“傻孩子,台湾没有运动家。”爸爸用自己的球坛经历劝退了徐正贤,口气严肃的告诉他:“台湾,没这个环境。”

所有台湾人都有感,台湾,并不是个重视体育的地方。求学时期,体育课常常被借课补上国文英文数学理化,热爱体育的人有时甚至会被老师贴上“不好好念书可能变坏”的标签。于是,我们的社会渐渐的只剩下一种价值,一种声音,一种信念,叫做“考上好学校是人生的全部”。而体育,从不在这样的价值选择之中,而且还离得遥远。(推荐阅读:凡事都要必胜的台湾,凡事都要学的瑞典

小时候眼巴巴想当网球国手的男孩长大了。毕业后的徐正贤先是竹科新贵,接着风光外派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矽谷,年薪接近两百万,旁人觉得他的生活过得舒舒服服、一帆风顺,他却觉得人生少了什么。

“一个毛遂自尽,进红袜队无薪实习的故事改变了我。”那时候是2006年,徐正贤在职进修,获选 YEF 国际青年创业领袖计画,到美国波士顿红袜队参访,赫然发现红袜队的行销副总,居然是麻省理工学院 MIT 毕业!这位精英毕业后,毛遂自荐,到红袜队无薪实习,只是为了进红袜队,只是为了在运动届投注自己的一份心力。“听了那个故事,我当下就决定要回台湾创业!我想让台湾人也能这样,没有后顾之忧的爱体育。”

放弃200万年薪和矽谷头衔,徐正贤回到台湾,着手进行台湾运动的希望工程,蓬勃运动事业,就在2007年6月正式创立!从那一年开始,台湾的运动生态正酝酿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传奇邀请赛是徐正贤打破台湾对运动想像的第一步,2011年,他邀请前世界球王阿格西(Andre Agassi)、沙芬(Marat Safin)、世界前十选手尤兹尼(Mikhail Youzhny)及台湾球星卢彦勋、王宇佐,于台北、高雄各举办一场邀请赛,把世界级的赛事和选手带到台湾,总计亏损3800万;2012年,徐正贤再办阿格西、葛拉芙、辛吉丝、伊凡尼塞维奇,梦幻4球星邀请赛,两场下来总共亏损了七千多万。

很多人说徐正贤傻,办了两场表演赛,第一年就亏钱三千多万,第二年还继续办。连续两年下来,多了七千多万的债务。赔了这么多,新闻记者纷纷打来追问“会不会苦?”“还要不要再办?”第一年徐正贤还会辛苦准备财报解释,第二年徐正贤气了,说:“怎么大家不懂,许多事情的价值万万不是钱能够衡量。”(推荐阅读:成功者不是运气比较好

梦想大了,才能真正做大事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表演赛结束的那个晚上,E-mail 收到了上百封的信件,信上写着谢谢你把这些球星带来台湾。其中一个人说自己的爸爸七十多岁了,看到网球明星居然兴奋地跑去找他们签名,签到名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那一刻我更确定,这件事情,非做不可。对于我来说,举办这样的赛事亏钱了没错,但台湾的国际行销,不是钱可以衡量。”徐正贤坚定的说,话语里头听不见犹豫与害怕,只有满满的对台湾未来的期待。(同场加映:【纪录片】看见台湾:不是鬼岛是值得守护的宝岛

徐正贤不傻,他清楚知道自己走在什么样的路上,自己想要带给台湾什么样的未来,于是他比任何人都拼,比任何人都敢赌,一股脑的傻劲与冲劲来自于心中很大的梦。当年的他不敢走上运动家之路,但是未来,台湾孩子是不是该有这样的选择,让他们不再害怕?

“我第一天写在公司网站的任务 Mission statement,我到现在都没有改过。我要做的事情从一而终,是要让网球以及运动在台湾蓬勃发展,我觉得这件事比赚不赚钱更重要。”

于是,2012 年七月一号,还欠着七千多万的债务,徐正贤又向原始股东借了一百万,飞到美国的奥林匹克中心取经,希望在台湾建立专业的运动训练团队。接下来的日子,蓬勃没有因为庞大的债务而害怕驻足,反而越走越快越走越稳。

2013年,蓬勃成立了蓬勃网球学院,邀请来自法国与韩国的网球教练来台执教,立志将台湾打造成亚洲一流的网球学院。

“台湾可以做顶尖的运动训练中心,天气很好适合做训练,成本又便宜。但没有人认为台湾可以做这件事。我们自己都小看了台湾。”徐正贤说。

现在蓬勃网球学院里,除了台湾选手之外,还有来自印尼、乌兹别克、越南、韩国的网球好手。2014年,蓬勃加速前进,成立蓬勃运科学院,邀请美国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培育出的教练来台,协助网球/棒球/篮球/田径/体人三项等选手进行训练,协助选手提升运动表现。

当运动在台湾长期被看作“次等的学科”,徐正贤不甘心,要扭转运动在台湾的长期劣势,而这件事情从不轻松容易。凭着对于运动热爱的执念,加上带着国外习得的经验,徐正贤带领蓬勃从稳稳地走到快速跑,现在正在起飞的路上。

“你要把梦想设得很高很高,而且不停 Push 自己去达成,就算没有达成,你也问心无愧了。”徐正贤分享,而我们在他身上,也看到了梦想大了,才能做大事的魄力。(同场加映:没有搭配行动的梦想,不叫做梦想

人生没有偶然,所有的事都是 Connecting dots

今年 41 岁的徐正贤,仅用了短短七年的创业时间,蓬勃在台湾举办了两场撼动人心的超级赛事;延揽国内外教练,建立国际规格的运动训练中心培植台湾选手;从网球开始跨足职球篮球高尔夫球领域,成立运动学院;举债上亿,却在台湾种下了扎扎实实的运动种子。

我们好奇,徐正贤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方位地从优秀选手培育、业余人口倍增、国际赛事举办三方面改善台湾的运动生态。徐正贤笑了笑,说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 Connecting Dots,过去的经历每一段都同等重要,每一刻、每一个当下,都用心看待,尽力做到最好。

当年徐正贤还在矽谷当科技人,就替台湾网球好手卢彦勋募款了190万台币,支持他继续走在网球的路上,当时卢彦勋才19岁,徐正贤告诉身边的人:“这个孩子不一样,将来他会成为台湾出名的网球好手。”15个月后,卢彦勋以世界排名85名的成绩,回到矽谷参加他人生第一场 ATP 赛事,现在的卢彦勋已是无人不知的世界网球好手!

当年徐正贤以最高规格接待从美国奥林匹克训练中心来台的教练,现在徐正贤着手的运科学院,他们大力支持,更在国内口耳相传台湾有这么棒的学院支持运动。

人生的事情,缺了一个就是断了,所以每个当下都要很尽力。

尽力不是不享受,我一直都很享受我在做的事情。你可以觉得苦,但你去看看别人吃得苦是不是真的比你少?最后,你会发现,很容易找到人比你吃了更多苦,而且他们都是台面上很成功的人。(推荐阅读:享受逆境,更能品味成功

被称为台湾运动行销的第一人,徐正贤说蓬勃“用线性的运动商品收入来养指数的选手,栽培的是未来,看的不是现在的获益。我不觉得我的 Business Model 了不起,但是没人做。我做的事情难被复制,我不是砸钱请来一群优质教练,我用心让他们知道我看中这件事。做运动行销,有很多软性的东西在里面,其他人做不来,因为多数人没有亲身体悟过放弃运动的痛,他们都小看了运动。”

徐正贤感叹,台湾有一股认定“有钱就是全部,看扁专业”的风气,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有钱就可以复制所有。你用心投入的每份心血以及努力,都是钱再多都拿不走的东西。

耐心的等,大胆的赌:极致的运动家精神

“我这个人比较天真,我觉得越是能用价值形容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回到你身上。如果你急着想要即时的收益,你就会失去长远的价值。”

创意就是愿意等。要忍,其实很难,你要忍到旁人都觉得你是疯子,为什么不做马上可以赚钱的东西。你还是相信自己做的事更长远的价值。“对!我就是要赌这件事情值得!”徐正贤说。

细看台湾的运动生态,徐正贤认为许多企业短视近利不愿投资长期价值,不够了解运动产业又想来分一杯羹,难以发展台湾的运动生态圈 Ecosystem。徐正贤换个角度,自己来做,从“教育”面稳扎稳打,在培育选手方面,成立学院;用一个教练共带四名选手的方式,降低比赛成本;签下多名运动好手,棒球界的高志纲和林琨笙也是他们经纪的选手。从教育面去做,收益全都拿来栽培选手,影响深远。

徐正贤说自己欠下一屁股债务,但银行还是愿意借钱,大概是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具有某些意义吧。”

徐正贤说台湾该更尊敬运动家以及推崇运动家精神,“各位,你一生为自己做几次决策?但运动选手几乎每一秒钟,就要做出一个困难的决策,只有很少的分析时间能在脑海中里算。网球选手打上打下打高打低,棒球要投变化球还是直球,每一场球赛都做上百次的决策。所以运动选手不可能笨,都是绝顶聪明的。”

“运动很现实,你不是冠军就是输家,所以你要一直承受输球、输球、又输球这件事,怎么可能耐挫力不好?”

徐正贤相信运动这件事情会让国家的力量变得更强大,让每个运动的人耐挫度更强,也培养判断的精准力。在徐正贤身上,我们同时看到运动家大胆赌的狼性,也看到了不怕挫折、静待时机到来的耐性。徐正贤没有当上网球国手,却用了另一种方式实践运动家精神。

给年轻人:不要让别人定义你的价值,你自己定义

曾经徐正贤走着旁人眼中的成功之路,从竹科再到矽谷,年薪两百多万,觉得自己就会这样一辈子了;现在徐正贤的梦不再只有自己,更有台湾,他决定把价值的定义拿回自己手上。当年他放弃了自己的网球梦,现在他要帮助更多台湾的孩子勇敢做大梦。

“永远不要让别人定义你的价值,由你定义自己的价值。”

当所有人都告诉你“这个不可能!”的时候,你更要记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从“不可能”开始。照着就有的“可能想像”,就不可能创造“从零到一”的格局。

徐正贤鼓励年轻人更大胆,去赌一个自己想要的未来。而在赌的过程,心智要够强悍,才能做得了大事。不要怕累,不要怕难,多方尝试,更要培养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与其小小的活着,不如干一场大的。”徐正贤最后笑着说:“依照国际的最新标准,60岁才算中年人。所以我也还是年轻人吧,年轻人,让我们用新的方法,新的作为,去闯,千万不要局限自己。”(推荐阅读:年轻人,挫折就要趁早

徐正贤,西装笔挺也掩盖不了的运动魂,对于自己与台湾充满了疯狂想像,运用自己的专业跨界整合,从无到有打造台湾的体育生态圈。更用运动家的耐心以及狼性,大胆的去赌未来,徐正贤证明了:“钱不是最重要的,长远的价值才会对社会带来根本性的改变”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徐正贤颠覆性的改变了台湾的运动生态,我们更期待下一步,能看见越来越多台湾的运动好手登上国际舞台,更多人可以拥抱运动精神。


女人迷 Talk Talk Day 与徐正贤的谈话现场!

两个小时的谈话时间,我们体会了他曾感受过的挫折,感动于他看待台湾体育界无比的温柔,我们多了几分坚定,是啊,还背着七千多万债务的徐正贤都能无惧且扎实地走在追梦的路上,我们还怕什么?也想把这样的两个小时浓缩分享给萤幕前的你们。

勇敢做大梦,踏实做大事。